Quantcast

私人财产制度下 两蒋死后两袖清风

2014-01-26 02:10 作者:双腔龙 桌面版 正體 14
    小字

【看中国2014年01月26日讯】所谓“三座大山”和“四大家族”,或是指蒋宋贪污等等,要知道中华民国是私人财产制度!

不管是中共理论专家笔杆子陈伯达生造出来的或过去任何报导或引用自美国也好香港也好的指控,到今天事实就摆在眼前:蒋家是什么通通都没有!连钱、房子、土地也没有,蒋经国的妻子蒋方良如果不是政府让她住到老死,她连属于自己私人的栖身之所也没有,蒋纬国是个将军唯一住的房子还是国家配给将官的宿舍都让陈水扁给查封了。

我记得几年前有一次李敖上台湾电视,理所当然又是在批蒋介石与蒋经国,主持人问:那至少两蒋在清廉度操守上是没问题的!李敖立刻回嘴说:不!没问题是因为两蒋他们认为国家就是我的,干麻贪污!

先不议李敖斗狗式的偏见,至少在这里不管如何曲解,两蒋真的就是两袖清风,没给儿孙留下任何东西,这位薛青先生拿蒋经国孙子蒋友柏说:蒋家欺压台湾人,我只能说:蒋家能有这样的孙子,说明了什么?‘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看看毛泽东的孙子,看看其它军阀叛将、中共高官的子孙,想抬高其家族的荣耀都还来不及呢!而偏偏他们的先人都是对我们的民族或多或少是有犯下罪行的或做错误的选择!

而且在这同一篇专访中:蒋友柏还提到他们到美国后,因为家里已经没钱了供不起他念书,他自己先中断大学学业去打工赚钱,再回来把大学给念完了。

蒋宋贪污 绝对是捏造

中国“四大家族”敛财?宋仲虎为文澄清诬蔑

旧金山世界日报发表诉诸海外,宋氏家族子孙宋仲虎全文:

在参加蒋夫人追思礼拜后,从纽约飞回旧金山的途中,我的思想仍浸沐在追思礼拜的情绪中,许多人赞美蒋夫人口才、气质,甚至对于她面对危险的勇气,几乎每一位都会提及1937年十二月她毫无武装,徒手地飞到西安去与张学良协商,救回蒋公,于圣诞前夕突然返回南京的英勇事迹。

周联华牧师并回忆,蒋公及夫人如何地在受难日对政府要员们传讲福音。时代广场教会的康伦牧师是一位纽约市中心戒毒、戒酒工作前线的服事者,他提到有一天,无论是有钱的、有智慧的、甚至有权势的人都要站在神的宝座前,在那里,只有耶稣基督的宝血可以赎他们的罪。甚至政界代表钱复先生(当天代表陈水扁总统),国民党主席连战先生,美国前参议员鲍布多尔,保罗西门都强调我姑妈的宗教信仰影响了她的性格及一生的功业,我想这对基督徒或非基督徒来说,都是一个有基督信仰生命很好的见证。

当我看到我最喜爱的新闻杂志上的一篇报导,其中提到在二次大战期间,美国的援助都被浪费,美金的援助也被蒋家中饱私囊…等。让我们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国外援助在我们八年生死搏斗地与日帝国主义抗战的中途才进来,多少中国同胞在中国独自抗战时已阵亡及被杀害,蒋家的居所是日军锁定轰炸目标,家人亲属死伤甚多,就连蒋夫人本人在一次从南京到上海的途中,被日军轰炸,从车中被炮震到车外并受伤,险些丧命,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任何人连保命都来不及,那还能忍心将国家救急的款项转到自己荷包里?就算有权势的人想中饱私囊,也需要下属的帮助才能完成他的企图,但在全国同胞被日本人大屠杀的惨境下,谁能保证那些贪官污吏的部属会保持缄静?他们能保密五十多年而不说出来?况且有许多更投到共产党的旗下,难道他们不会把眼见贪污的事实揭晓来换取在共产党的信任与奖赏?

虽然肯定自己没有巨富名人的生活型态,但生长在舒适的加州,早年常和家人亲属接触,我也确信那些盗占上亿款项的故事,绝对是捏造出来的。

蒋夫人的长兄宋子文先生曾是中国的外交部长,在珍珠港事件之前,一直到第二次大战结束,当时透过一个在华盛顿的中美合作公司,及中国国防供应公司,管理美国对中国的支持借贷款项,这些公司的高级成员中,都是由美方推荐著名的有实质经验的杰出优秀企业、财物管理人才。当时有名的威廉扬勉先生就是由罗斯福总统指派在中国国防供应公司的总经理,战后,他参加美国国际保险集团公司被选为最资深公司C. V. Starr & Company的总经理。

1971年在宋子文先生死时,指定他为遗产执行人,据他在1985年三月十八日所写的一封信中提及“…战后宋子文从中国只带了很少的财产到美国来,在他死时,拥有相当的产业是因他在美国勤奋地靠着他的才能、成功的投资而得来的。你如果不怕麻烦,你可以到纽约遗产律师事务所(Surrogate records)找到所有的详细资料,借着纽约著名的律师事务所(Sullivan and Cromwell),我曾查了宋先生所有银行及财务纪录,我确定他没有任何一点未登记的财务。”

蒋夫人的弟弟,宋子良先生,在几年前他的妻子死时,并没有任何继承人。他所有的几十万遗产都捐赠给Vanderbilt大学。蒋夫人最小的弟弟,也就是我的父亲,宋子安先生,虽然我不透露任何人的隐私,但我可以说我父亲大部分的财产都投资在旧金山广东银行一半的股份上,这财产的价值在他死的时候,是很容易被估值得,因为银行是被加州银行管理部所管理,每间银行每年都要公告银行的资产。

先总统蒋公死时,没有任何遗产,连蒋经国总统也是一样。蒋方良现仍住在政府配给的房子里,因她没有一栋自己的房子,蒋夫人自己也逝世在孔家的公寓中。

蒋夫人的大姐,宋霭龄女士,嫁到孔家以后,有了更多财富上的祝福,孔家早在国父革命之前就是一个巨富之家,以经营钱庄及许多投资事业,但是在1949年大陆沦陷之后,失去了大部分的财富,孔家现在仍拥有的财富乃是因为长子令侃有眼光的土地投资而来的,在佛罗里达迪斯耐世界未建之前,他就买了土地在附近,结果变成了天价。

许多家人都陆续在美过世,他们的遗产或在法院查验,或是经过其它不同的法律程序,在美国超然巨大的财富都会在公开纪录上留下纪录,但前面所提的都不被列入其中。

有些人或许会更进一步的问;“如果没有火,那来的烟?”我个人认为有两个因素:第一,1920年因中国共产党的宣传,故意毁谤蒋介石及他的家人,在这个工作上,他们得到许多西方所谓的懂得那些煽动性故事的新闻杂志记者的支持,不管是真是假?只要能销售他们的书,往往一个编织的谎言,被重复了太多次以后就变成真的了。

第二个因素:在当时美国政府,面对许多“谁丢掉大陆”的争论,有些人为了推卸责任,很随便地造出一些让人很能接受的故事,来博得别人的认同,掩盖自己所做的错事而引来中国如此悲惨的下场。我们不应该忘记是同一个政府,因为国务卿一句话“南韩是在美国国防之外之事。”而促成了韩战。

也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家人要等这么久才解释那些谣言?答案是澄清的事实早就已经做了,只是被媒体疏忽了。在1950年二月六日,美国《时事周刊》杂志这样叙述:“美国内阁有一个诡计,如果有人批评他们台湾和中国的外交政策太激烈的话,他们就准备发表中国国民政府的官员,出卖自己国家,把自己和别人财产拿到美国来,美国的财务部都有那些名单。”有人问他们为什么不发表,财务部就说:“那些财务人员就说为了别人隐私不可拿出来。”孔祥熙先生和宋子文先生的朋友要他们让美国政府发表他们的私人财产,(在这些朋友中包括John Foster Dulles,后来成为艾森豪内阁的国务卿),宋子文拒绝,他说:“如果公开一个谎言,往往更助长那个谎言。”

结果,美国纽约时报一位有名的记者Constantine Brown,作了同样的攻击和报导说:“有人告诉他,孔祥熙和宋子文在美国拥有八亿五千万的财产”;于是孔宋二人同时写了一封信给国会,要美国政府公布他们二人所有的财产,在1950年五月十日,上议院国会纪录中登出,孔祥熙写着:“我完全同意让美国国务院或财务部公开我个人在美国所有的私人财产,”他的信又说:“基于共产党的灾害,我失去在中国所有的事业及财产,我当时所抢救出来的钱财只能勉强维持我和家人的需要。我相信这足够可以证明我现在只不过是美国一个普通居民而已。”宋子文先生写着:“我绝无反对美国财务部或政府公布我所有财产。”他又写了一封信给国务院的Dulles先生,解释:“虽然我是一个外国人,在这个国家,我当然希望不要牵入任何争论,我只想在被不公正的攻击里,澄清我的名誉!”

后来对以上的事件,美国对华政策委员会(一个由著名人士组成的机构,如Clare Boothe Luce, William Loeb, Congressman Walter Judd, and Mrs. Joseph Schumpeter等人)发出一则挑战信给六百五十间报社的编辑,向美国政府挑战,要求国务院公布所有关于媒体报导的上项争论的详细资料,结果,国务院当然没有任何一点资料可以提出来,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证据。很奇怪的,在以前有那么多媒体控诉,现在居然这些新闻媒体,竟没有报导关于国务院说谎的事实,及在被挑战时没有办法提供任何记录及资料的窘态。

虽然蒋夫人的家属没有因私盗国家财产而致富,但我们是很被祝福的!她留给我们的遗产是她一生对国家的贡献,及留给中国妇女在政治及社会上该有的地位,以及她事奉神的美好榜样。在追思礼拜中,蒋夫人在南京及台湾创建的那些遗族学校的孤儿们,露出感恩的笑容及伤心的泪水,比任何金钱所能代表的一切更有意义。我们心中永远感激!

( 作者宋仲虎先生,是蒋宋美龄女士的侄子,是位企业家,并在教会服事。)

来源:百家争鸣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双腔龙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