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南都被删文:他们写下到北京集体自杀申请书(图)

2013-12-12 14:03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不满拆迁补偿 12武汉访民北京集体喝农药,此图被新浪微博屏蔽

【看中国2013年12月12日讯】12月10日下午4点过后,12名武汉访民(3男9女)在北京前门附近喝农药集体喝农药,以此抗议4年来的上访无效。喝下农药约半小时后,他们被警方送往多家医院抢救。11日上午,其中7名访民被转送到北京解放军307医院住院治疗,2名女性访民逃离医院,未继续接受治疗,其余3名女性访民和外界失去联络,情况不明。

他们原是武汉“城中村”江岸区塔子湖街新春村的外来居民,2010年城中村拆迁改造中,他们认为拆迁补偿标准过低,没有和村委会达成协议,房屋被强拆。四年来他们多次到北京上访。在307医院接受治疗的访民朱诗桂说:上访四年,失去正常收入,走投无路了才自杀。离开武汉前,他没有告诉家人。

除了朱诗桂,另有6名访民正在解放军307医院接受治疗,他们是汪裕平、蔡运生、张东桂、周翠饵、李翠兰和梅翠英。昨日中午,几名武汉访民试图去探望他们时,被医院的保安和武汉政府的工作人员挡在病房外面。昨日傍晚,记者到达病房时,政府工作人员已离开,给访民们留下了几盒方便面。7名访民躺正在病床上打点滴,能清晰回忆10日下午的情况。

解放军307医院的一位医生表示,这7人的检查结果还未完成,很难判断是否脱离了危险,他们喝下的农药,对中枢神经和消化系统有毒性,重则至死,轻则可能有手抖、恶心等后遗症,需要观察几天才能确诊。

41岁的汪裕平说,11月8日,他们就打算到北京喝农药自杀,但被武汉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发现,未能成功。12月8日他们再次来到北京。在11月20日,他们向武汉市多个政府机构发送了《到北京集体自杀的申请书》,希望能引起政府重视,考虑他们的诉求。

汪裕平说,12月10日下午,他们12个人带着各自购买的农药来到天安门附近的正阳门(又称前门),先在面前摆上了一排诉状和农药,几名警察和协管人员在旁观望,但没干涉,他和同伴喝下农药后,多名警察上前抢走了他们的药品。汪裕平喝下大约半瓶农药,就迷迷糊糊地倒在地上,大约半小时后,他们两人一组,被救护车送往北大医院、友谊医院等多处救治。医院给他们洗了胃,打点滴。梅翠英喝了两口农药,她说刚喝下去时,舌头发麻,味道极苦,过了一会胃里就发热。

昨日上午,他们被送往解放军307医院住院。聂玉华、胡秀琴说,上午,跟着政府工作人员走出抢救她们的医院大门时,因害怕被送往访民学习班,就趁车流繁忙逃走了。聂玉华的腿还有些浮肿,胡秀琴的眼睛视物模糊,但她们不敢去医院,也不敢打开手机,怕被政府工作人员发现。

这些访民都是近年从农村搬入武汉市的小商人。聂玉华,49岁,1993年从老家湖北省汉川市南河乡到武汉市经商,在汉正街上卖服装。2006年她和丈夫花费100万买下新春村的两套小产权房,供自己和两个儿子居住,另外买下6间村民盖的厂房,开设绣花工厂。2010年,新春村被武汉市列入城中村的改造规划,政府提出以每平方米400元的标准,给聂玉华和其他外来居民补偿。聂玉华说,投资还没能收回,补偿只有70万,无法接受。

朱诗桂说,2005年,他和亲戚花了60多万买下村民的宅基地盖了两栋房,拆迁补偿只有30万,从2010年至今,他中断收废铁的生意,来北京上访18次,失去正常收入,生活艰难。据他说,这些访民的情况基本类似。经过四年的上访,他们还未能拿到过任何拆迁补偿款。

截至发稿时,他们尚未能联络上另外三位女性访民,蔡会琴、何雪珍和温玉香。汪裕平说,非常担心她们的情况,他也希望聂玉华和胡秀琴能回到医院接受治疗。

当地官方尚未公开回应此事。

(原标题:12武汉访民北京集体喝农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