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知青农场“动物园”里发生的打鸡血狂热

2013-12-06 13:20 作者:杨威森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3年12月06日讯】1967年的秋冬季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的如火如荼,革命群众的创造力和传播力得到空前的释放。我们这帮奔赴新疆支边青年虽然地处神州西段边陲荒漠里,也能非常及时地得到最新最高指示和革命造反精神的哺乳!

那时传来了一本小册子“鸡血疗法”,伟大领袖的最高指示赫然在目: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我们如获至宝的反复研读,贯彻伟大领袖毛主席革命卫生路线的豪情壮志让我们热血沸腾!

当时的连队建制虽然还在,但是地窝子里住的人员已经是因为派性或者彼此相处的性格投缘和喜好自然而然地重新组合了。我(绰号山羊)和陈绍敦、顾志芳(绰号带鱼)、项延文(绰号项“象”二)、刘伯和(绰号小圆头)、刘建生(绰号牛头)合作自己动手建起一个有2层结构的半地下土坯屋子。屋内床底还有地道通到屋子外面一棵(中间半空心的)老胡杨树根下。由于我们的绰号都有动物的相似音,大家就诙谐的戏称我们屋子是动物园。陈绍敦是园长,其余有羊、鱼、象和两头牛。

我们从“鸡血疗法”册子里得知:

人打了鸡的血,不用几针就能治好癌症!又听说打鸡血可以提高身体免疫力!特别有滋阴壮阳的作用,是治疗阳痿的良方!对半身不随、脑中风、妇科病、阴道瘙痒、不孕症、牛皮癣、脚气、脱肛、痔疮、咳嗽、感冒等都有治疗和预防的作用!

这种疗法的来源是:某国民党中将军医被公安机关抓获判了死刑,行刑前献出这个“秘方”以求自保。称,其疗效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治愈百病。不但当地行政首长深信不疑,还有一帮效仿的下属。文革中该首长被批斗,在催逼追问下坦白了打鸡血的事情。于是被当作“延年益寿,想抢班夺权,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深揭狠批。”

鸡血疗法的方法是:抽取小公鸡(也有说4斤以上重的叫声好听的纯种白色“来航鸡”最好)的鸡血几十到一百毫升,注射进人体,每周一次。

小册子还披露:在北京和上海地段医院的注射室门口,排起长蛇般的队伍。人人提着装鸡的篮子或网兜,一边等待护士打针,一边交流打鸡血的经验与传闻。鸡血不仅是养生的圣药,还让革命的热血奔涌在身上,而革命的烈火则会熊熊燃烧在祖国的大地!

我们立刻兴奋地加入了这股革命洪流!我到医务室借来了注射器和大号的针头。顾志芳在我们饲养的的鸡群里敏捷地抓住了一只美丽的大公鸡,虽然不是纯白的来航鸡,也是一只雄赳赳的血气方刚的公鸡!因为顾志芳生性聪敏,当时自己有病还会自己打针。他熟练地掰开鸡翅膀,找到鸡皮下最粗的血管,拔去血管表皮的鸡毛,用酒精消毒后果断地一针见血。抽了十毫升鸡血,接着又迅速更换针头对着做好臀部皮肤消毒的我们依次肌肉注射5毫升鲜鸡血。如此循环操作不误!很快,这只可怜的公鸡那不长的血管被我们钻的千疮百孔,翅膀都耷拉着收不回去。怎么办?咱家的公鸡要休养了,但革命步伐不能停!我们灵机一动老脸皮厚的向连队其他养鸡户借鸡。这下热闹了,小小连队给我们捣鼓的鸡飞狗跳,人畜不宁。经常能看见顾志芳那披着蓝色棉大衣的瘦削身躯抱着一只公鸡在连队里游来走去。煞是一道令人忍俊不禁的风景线!

而打了鸡血的我们呢,“动物园长”陈绍敦连发了几天低烧;山羊浑身燥热难耐;象二也是浑身发冷打寒战;带鱼和两头牛没啥感觉。但是每人的屁股硬是打出了一个红红的硬块,疼痛、红肿,久久不消。

现在回想起来很后怕,如果50年前禽流感病毒提前发育变异完善的话,我们就注定是早早为“革命捐躯”了。

(本文有删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