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一声炮响 四年之后一场浩劫

2013-09-27 07:1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3年09月27日讯】1958年“大跃进”,中国人的狂热也传染给了在华的苏联专家,他们把“定向爆破堆石坝”的技术介绍给中国,说用它修建水库最符合“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

定向爆破堆石坝,就是利用炸药的爆炸能量,把山体岩石按预定方向抛掷,在设定的地点堆筑成水库大坝,以代替人力或机械的挖、运、填、轧实等工序,功效高,速度快,省劳力,投资少,工期短,技术设备简单,且不受地理条件和施工季节限制。中国水利部和河北省水利厅经过调查研究,把试点选在邢台县东川口。

东川口位于太行深山区和丘陵地的交界处,七里河由西向东流过,峡口背后有个小盆地,正好兴建一个中型水库。七里河发源于西面的凤凰山,本来林密草盛,羽毛丰满。后来因为乱砍滥伐,植被破坏,水土流失,山成和尚头,坡是光屁股,满沟大石头。洪水来时一泻千里,激流滚滚。山洪过后,流水渗漏,暗暗流去。当地人管它叫“泻肚子河”,越泻沙越多,土越瘦,人越穷。一位民工说,他过去闹肠炎,吃了就拉稀,别的药不灵,吃“金霉素”就不闹肚子了。如果定向爆破能根治泻肚子河,那它就是金霉素。

1959年1月13日上午,一行38辆大汽车向太行山驶来,卷起一路飞尘。10点钟,到达东川口东边、黄店村南山的观炮台,一排新扎的席棚。他们当中有苏联专家,有中直37个部委的代表,全国25个省、市的代表,共计400余人。不知是寒风刺激还是过于兴奋,个个面部通红,眼睛放光,聚精会神地期待着那个神圣时刻的到来。十里方圆以外的山头上站满了人,他们是奉命撤到安全区的群众和闻讯赶来的看热闹的人们,光秃秃的山岭上好像一下子长出了一排排小树。几万双眼睛盯着峡口南面一座山峰,紫褐色的山头在那里已经沉默了亿万斯年,没有人注意它,甚至连个名字也没有。如今它有幸被专家们选中,作为中国第一个定向爆破的试点,下部被开挖了若干药洞,埋进了204吨黄色炸药,只要一按电键,随着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它便一鸣惊人天下知了。

11时55分,三声信号炮响,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瞪大眼睛。12时整,总指挥按下电键,电流通过电线冲进药洞,触动雷管点燃炸药。说时迟,那时快,只觉得脚下松软了一下,山峰从西面骤然断裂,接着像海啸裹挟海水一样,把整个山头高高举起,飞过天空,重重抛下。此后才听见一阵沉雷,地动山摇,飞沙走石,浓烟滚滚,弥漫山谷。那连环炮声不仅在耳膜经久不息,还钻进人们的胸膛,跳动不止。20分钟后,烟雾渐渐散去,只见峡谷中平地呈现一座新的山头,堵住了峡口,一座庞然大物的大坝眨眼间形成了。真神了。

经工程技术人员测量,爆破石方十三万五千立方米,落到坝上七万立方米。这样的大坝如果用人工,至少需要七十万个。而定向爆破只用清理坝基、开挖药洞等共需三万个工,真的多快好省了。稍加修整后,高峡出平湖,赞歌鹊起。“一炮能造千米坝,一炮能移千丈山,一手提起七里河,霎时挂到高山尖。”“当年霸王力拔山,召集我们把山搬,要让五帝观新景,南天门上划彩船。”“大红旗下逞英豪,端起水库当水瓢,不怕老天不下雨,哪方干旱哪方浇。”

人们的头脑处于高度亢奋之中,也便没有了深思熟虑,听不得不同意见,只图多快省,忽略了一个好字。一炮崩出个大坝,基础不牢,也没有层层夯实,表面上巍巍然,煌煌然,其实是一豆腐渣工程。东川口水库成为悬在坝下黄店村头上一颗定时炸弹。

噩梦终于发生了,定向爆破堆石坝仅仅支撑了四年多。1963年8月初,邢台山区24小时降雨950毫米,被气象学命名“63·8”特大暴雨。8月4日上午9时45分,洪峰漫过坝顶,2060万立方米蓄水超过204吨黄色炸药的能量,大坝根基不牢,一下子被推倒,在洪流中翻起了跟斗。百丈水头像一面墙一样颓倒下来,首当其冲的黄店村,一个漩涡便没了踪影。噩耗发生在夜间,猝不及防,黄店村103人葬身洪水,其中包括3名驻村县干部、5名水文站职工。一个社员抱根木头,一直冲到天津静海县。洪水肆虐势不可挡,所到之处,房倒屋塌,良田被毁,下游十个村庄被淹,50里以外的京广铁路,被拧成了麻花,直接经济损失60亿元。四年之前一声炮响,四年之后的一场浩劫,之间因果关系如何,令人想都不敢想。好在定向爆破堆石坝这项技术1963年之后在中国便被封杀了。”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