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被江泽民推到了前台 故作愤怒(图)

江泽民何故高喊打台湾

2013-09-10 23:5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3年09月10日讯】离台湾总统选举还有不到三天的时候,朱镕基被江泽民推到了前台。在星期三的记者会上,故作愤怒的朱镕基用拳头捶击著桌面,以非常强硬的口气警告说,搞台湾独立的人没有好下场,中共政府不允许任何形式的台湾独立,这是中国的底线。朱镕基说,现在台湾人民面临紧急的历史时刻,何去何从,切莫一时冲动,以免后悔莫及。一位西方记者当即向他提问:大陆有可能在什么时候对台湾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朱镕基只能闪烁其辞地回答:几天后你们等著看吧!

台湾大选

一进入2000年,世界各地的华文媒体就聚焦在3月份将举行的台湾总统大选上。这次大选政党竞争激烈,3个主要的总统候选人分别是民进党主席陈水扁、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以及国民党主席连战。陈、宋民意测验指数相当接近,连稍低。

江泽民对于台湾这次备受全球瞩目的选举有点六神无主,不知所措。一直以来江泽民都指示中宣部把民进党描绘成激进的“台独”派,不断对之施以舆论打击,期望以此左右台湾民意。但是看起来台湾民众并不买账,陈水扁获得的民众支持率居高不下。如果陈水扁真的当选,江泽民不知自己该怎样反应。要打仗的话,江泽民自己是一摸枪杆子就发毛的人。而且江更担心那些老军头乘机坐大,一旦战争打响,弄不好自己的军权都被架空。因此,对江泽民来说,仗肯定是不能打的。可是如果不打仗,长期以来国内舆论的导向早已煽动起了中国民众越来越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面对军方和民意的双重压力,江泽民又不敢显得太软弱,怕处理不好自己的权位都可能要受到影响。一想到这个进退两难的可能局面,江就觉得脑袋发凉。

但是作为最高当权者,江泽民必须对台湾大选这一重大事件做政治表态。所以江最后玩的又是做秀的本事。

3月4日,江泽民在北京向参加第九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代表发表讲话,故作义正词严地说,如果台湾当局无限期拒绝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两岸统一问题,就只能被迫采取一切可能断然措施。江呼吁代表在台湾和中美关系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

不过明眼人能够看出,这是一个玩文字的游戏。这个讲话实际上已经为自己留了后路。“如果台湾当局无限期拒绝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两岸统一问题”,到底谁是当局,已经没有明确的指向,因为不管谁当选,都将成为“当局”,因此江的讲话实际上等于没有态度,其中并没有中国媒体炒作的“坚决反对台独”的含义。“无限期”也是一个没法解读的字眼,如何才算做“无限期”,几年,几十年?总而言之,如果台湾在江泽民任内所剩的这几年不谈统一,都绝不可能算做“无限期”拒绝和谈。这个台阶搭得真是够宽的。

不过,就在2月1日,美国众议院通过“台湾安全加强法”,对台海可能发生的战争表示强烈关注,所以江泽民想再硬起腰板都硬不起来。1996年台海演习江泽民栽的大跟头记忆犹新。对江泽民的铁锈腰板来说,洋人无疑是强大的硫酸。只要碰到外国人,江泽民的骨头就一定会松软下来。

但江会做出姿态。正在这时,中央电视台播放了系列片《中国军队》,带着强烈的恐吓意图。部队也不断往台湾对面集结,显出如果陈水扁当选,台海难免一战。民间到处充满硝烟弥漫的紧张气氛。但当北京有几所大学的学生计划上街游行,发泄不满时,却没有被批准。一些零星游行也被当局驱散。江泽民怕的是一旦开放民意自由表达的渠道,民间长期压抑的各种不满,都会发作出来,那么中共的统治也就岌岌可危了,自己这个总书记位置自然也就泡汤了。

每当遇到难题,江泽民就会想到朱镕基。他是江泽民深为妒忌,又常常无可奈何的人。但江瞧不起朱的没有心机,也知道该什么时候利用朱,把他当枪使。只有想到这点的时候,江对朱强烈的忌恨才会稍稍缓解,取而代之的是暗自窃喜。

朱镕基掌管经济,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家当到底有多少,所以他心里压根儿就不希望台海发生战争。虽然朱长个铁面,但对台政策实际是个温和派。

但在3月15日,离台湾总统选举还有不到三天的时候,朱镕基被江泽民推到了前台。在星期三的记者会上,故作愤怒的朱镕基用拳头捶击著桌面,以非常强硬的口气警告说,搞台湾独立的人没有好下场,中共政府不允许任何形式的台湾独立,这是中国的底线。朱镕基说,现在台湾人民面临紧急的历史时刻,何去何从,切莫一时冲动,以免后悔莫及。一位西方记者当即向他提问:大陆有可能在什么时候对台湾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朱镕基只能闪烁其辞地回答:几天后你们等著看吧!

朱镕基发表谈话后,台湾总统候选人反应各不相同。两个领先的候选人对朱的谈话却都持反对态度。

民进党候选人陈水扁星期三晚上在屏东举行的造势晚会上表示,只有台湾人民有权利选择自己国家的领导人,中共并没有这个权利。陈水扁问到:是台湾人民在选自己的总统,还是中共领导人在替我们指名?我们是在选台湾未来的新领导人,还是在选特首?

独立候选人宋楚瑜同一天在台北市中正纪念堂广场向支持群众表示,台湾所有的民众绝对不接受武力恐吓。

另外一位独立候选人许信良指出,朱镕基星期三的谈话某些部份台湾必需正视,但某些部份也势必激起台湾民众的反感。许信良一方面劝台湾人民不要用直接的情绪回应,另一方面,他表示要告诉朱镕基,走向一个中国原则的困难之一,就是中国经常动不动就用这种武力恫吓的语言来对台湾喊话。

2013/09/10/20130910214929602.jpg

令江泽民没有想到的是,朱的谈话在台湾民间引起了更强烈的反弹,很多台湾年轻人对此威胁性谈话感到愤怒,结果反而朝江泽民更不希望看到的方向发展。“统”、“独”之争实际上是意识形态之争,而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陈水扁就职演说中,讲了段意味深长的话,“历史证明,战争只会引来更多的仇恨与敌意,丝毫无助于彼此关系的发展。中国人强调王霸之分,相信行仁政必能使‘近者悦、远者来’、‘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的道理。这些中国人的智慧,即使到了下一个世纪,仍然是放诸四海皆准的至理名言。”这恰恰反衬出借“六四”投机爬上来的江泽民笃信强权,只相信强制与恐吓,丝毫不尊重中国古人的智慧。

18日,台湾选民选出反对党民进党领导人陈水扁为下一届总统,结束了国民党在台湾超过半个世纪的统治。陈水扁以39%的得票率当选,居第二的宋楚瑜得票率为37%,国民党侯选人连战得票率仅有23%。这次出席投票选民占所有符合条件的选民的82.7%。毫无疑问,不久前中共当局对台湾选民的威胁和对民进党的攻击,促进了陈水扁的当选。

选举完毕,中南海一夜灯火未熄。江泽民怎么也没有想到,国民党会败得如此之惨,如此轻易被民进党拿走了政权。这让江气急败坏,大骂下面的人饭桶。后来很多人把责任归咎到朱镕基身上。朱在台湾人中的形象也受到打击,成了凶神恶煞的代表,对他没有半点好感。朱成了江一手导演的戏中受伤最重的人。

这次选举结果不但对江泽民震动很大,实际也震惊了整个中共高层。

2000年3月19日晚上,中共官方电视新闻的播音员用沉闷的语调宣读了中共中央台湾事务办公室的一份声明:希望刚刚执政的民进党当局不要走得太远。中共的无奈显出北京当局束手无策,对台湾民意了解与判断严重错误。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孙玉玺在星期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采取观望的态度。

江泽民的态度,和选举前夕的宣传调门相比,一下子温和多了。他若无其事的态度,好像选前他根本没有发表过强硬谈话,也忘掉了他让朱当黑脸的事情。反衬之下,倒像是朱镕基自己没事找事搞了一场闹剧。朱镕基对自己当初被江利用发表谈话后悔不已。

几年后,吕加平上书中央领导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披露江泽民利用台湾问题搞两头敲,以打台湾的担保,取得军队将领和官兵的信任继续执掌军权,而同时又向美国总统许诺:只要你们支持我连任中央军委主席,我就不会让解放军打台湾。

江泽民始终喊要打台湾,并几次作出要大打特打的样子,其实都是故作姿态。江泽民实际上是把台湾当成了手里的一张王牌,每到自己的权力发生危机时就拿出来晃悠晃悠,作出要大打特打的样子,让军队过过干瘾,然后再收回去,留着下次危机时再用。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