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加拿大移民政策的未来动向:“功利主义”为本

2013-09-04 02:3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3年09月04日讯】加拿大移民政策的未来动向

哈珀总理最近对联邦政府内阁的改组,移民部也是受牵连的部门之一。移民部长康尼调任,新部长接任。不过,加拿大的移民政策基本上还是不变。

当然,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新移民部长虽然没有更动原有的移民政策,但还是向社会的有关组织团体发出了征求意见的公函。要求各方面对加拿大移民政策的未来远景和今后方向提供更多的改进主张。

基于加拿大广阔的疆域,稀少的人口,以及低下的出生率,不断提升的人口老化,劳动力越来越短缺等严重现象,加拿大移民政策的基本面是不会改变的,那就是它必须长期依靠大量外来移民来充实我们的人口,发展我们的经济,增强我们的国力,提高加拿大人口的素质。

另一方面,由于2008年以来的世界经济衰退,国内失业率的持续高企,国债和赤字的不断上升,包括移民阶层在内贫困阶级的收入停滞不前,主流社会部分族裔的传统排外和歧视心态,以及移民中间某些族裔的社会价值和宗教文化与加拿大基本社会价值观之间的冲突的不断发生,对加拿大既定移民政策持有另一种相反观点的民众也不在少数。

加拿大人对移民看法两极 

所以,人们也可以说,在移民问题上,加拿大民众基本上具有两种相反的看法:一种是加拿大将持续需要大量的移民,另一种是加拿大需要移民,但对移民种类和他们的文化背景必须有所选择,在数量上也必须量力而行。

而且,就是在对移民动向上具有同一个思想类型的群体之中,也存在不同的思想分歧。

比如在招徕移民的具体方式方法上,人们就有两种基本的分裂观点。

首先照顾加拿大经济 警惕穆斯林移民

一种群体认为,在移民的选择上,首先应该联系和照顾到加拿大的经济发展,这种具有比较自利观点的民众认为,移民的素质应该以是否对加拿大的经济发展有直接的利益为准,因此,我们的移民政策应该注重于吸收年轻的,有语言沟通能力的,又有工业和科技生产技术背景的移民。毫无疑问的是,具有这种观点的民众,对于家庭团聚和难民身份的移民具有暗藏的对抗或犹豫的心态。当然更有民众认为来自世界某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移民,不应该成为加拿大移民政策的首选对象。

有很多人感到,来自中东地区的很多穆斯林移民,他们来到这个国家的目的纯粹是经济上的,仅仅是因为他们向往于加拿大社会慷慨全面的社会福利,医疗保险,和我们对不同文化习俗的包容态度和宽松政策。他们不但不想融入这个社会,相反地是坚持自己的固有宗教观念,意识形态,道德标准,乃至远远落后于当代世界的人文价值乃至法律观念,他们甚至于有非常强烈的把他们的价值观念强加在加拿大主力社会的顽固态度;或者要加拿大主流社会去服从他们的生活方式和道德标准。更有甚者是他们中间的某些极端分子,还意图和以实际行动(暴力或恐怖主义行动)来改变我们的社会价值和社会秩序。虽然具有此类极端思想和极端行动的伊斯兰移民只占少数,但是他们对加拿大社会和民众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是非常深刻的。

家庭团聚优先

另一种人的移民观点则是,移民只有在家庭团聚的情况下,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积极性和正面作用。从表面上看,放宽对移民申请没有生产能力的父母来加的政策,不但不利于发展加拿大经济,更是对加拿大医疗保险和社会资源的一种没有回馈的消耗。

但是人们不应该忘记的一点是,这些父母中间的绝大多数,一旦与他们的子女团聚以后,都能够成为负担起看管第三代学龄儿童的”最佳免费保姆”的责任。正因为有了这些“保姆”,很多移民可以外出工作,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直接贡献的纳税人。

这也就是说,那些所谓的对社会经济发展没有贡献的老年父母,实际上是间接地为他们的子女和社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他们不但并没有浪费任何社会资源,还为此奉献了一份宝贵的精力。他们实际上不是社会资源的消耗者。

加拿大只要在移民政策上作某些修正,有限度地限制没有能力照管家庭事务的、年龄超过一定程度的老年移民申请个案,就可以令这一类移民,成为自食其力的对加拿大社会有间接贡献的成员。

其实,移民政策的“功利主义”原则,应该是显而易见和可以理解的。一个国家招徕移民的最重要目的当然首先是为了自己,然后才考虑到与此同时也能够对移民本身有切身的利益。而实际上这两个议题是相辅相成互为因果的,它们是不应该和无法进行功利主义形式的单独探讨的。

一方面,如果移民没有加拿大所需要的语言知识,教育程度以及工艺技巧,而移民的宗教信仰,风俗习惯,价值观念又与主流社会和其他族裔格格不入,或会因此导致严重的冲突,那么移民就无法对加拿大的社会安宁和经济建设做出有效的贡献。

而另一方面,如果移民不能够在加拿大安居乐业和家庭团圆,得不到公平待遇或受种族歧视,他们就无法安心和有效地融入社会,无法对社会作出最大的贡献,无法达到移民政策所期待的发展和建设国家的最高效果。

真假难民 

加拿大移民政策的另一个目标是以人道主义的原则,收容从集权国家或严重违反人权的国家逃生出来的难民,和因受严重自然灾害而生活无依的部分灾民,这是西方民主国家必须承诺的人道主义国际义务之一。当然,与此同时,加拿大也必须严格甄别真假难民之别,不应该让虚假的难民抢夺了真正需要救助的灾民移民加拿大的机会。

加拿大的移民政策,对于国际准许难民的配额一向是比较慷慨的。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尊重人权的国家之一,也是以接受大量国际难民着称的移民国家。这当然与加拿大尊重人道主义精神原则的国策有关。但是,在难民申请个案中,加拿大所面临庞大的假难民人数,大概也是各国之首。

这些假难民通过不同的渠道,从海陆空进入加拿大国境,一旦落地,他们今后的一切生活起居和医疗费用全部都得由加拿大移民部负担。接下来联邦政府就要对他们进行审查甄别和查询。那些具有合格身份的难民当然被逐个接受,但是他们中间的很大部分都是不符合难民资格的投机分子,或甚至是在原居地有犯罪记录或不受欢迎的逃犯或投机分子。他们来到这里的唯一目的是为了逃避当地的法律麻烦,其余的唯一目的是享用我们慷慨的社会财富和福利资源。

这些假移民占用了加拿大移民局很大部分的宝贵人力物力资源,抢夺和霸占了有真实难民的申请机会,延长了合法难民获得批准的时间,甚至于减少了他们被批准的机会。这不但是对有合法难民申请人的极大不公,也增加了移民加拿大工作的操作费用。但更重要的是,那些有犯罪纪录和有法律麻烦的假难民一旦蒙混过关,进入了加拿大的社会,必然会降低加拿大移民的整体素质,影响到我们的社会治安和经济发展。

有鉴于此,保守党政府上台以后,就开始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许多重大的改革。其中一项就是宣布世界上没有触犯基本人权纪录的国家为“安全国家”(Safe Country)。令这些国家的公民,今后无法利用“难民”的身份到加拿大骗取合法居留权。

加拿大是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规定哪些国家才是属于有"安全纪录"规格的国家?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容易界定的标准。像脱离了前苏联共产主义集团的东欧各国,现在应该是已经完全放弃了共产主义政策而采纳了西方资本主义政治模式的民主国家。所以,这些国家应该再没有政治迫害。

另外很多民主国家,有上轨道的政治机制和人权纪录。所以,来自这些国家的政治难民和其他形式的难民申请人,有极大部分也都应该是假难民。可是令人意外的是,来自这些国家的难民申请个案却非常拥挤。自从加拿大移民部开始公布了世界上具有“安全纪录”国家的名单,同时规定凡是来自这些国家的难民申请一旦遭到拒绝,也不会像普通难民那样具有上诉权利,而且会被迅速递解出境。加拿大政府因此已经得到了遏制假难民申请的惊人效果。

从2012年十二月到今年五月为止的这段时间里,加拿大又公布了额外的37个“有安全纪录”的国家名单,加拿大难民申请个案直线下降。移民部的统计显示,在这批名单宣布以前的半年里,来自安全国家的难民申请个案是10375件,可是自从名单宣布以后的六个月,这些国家的总共难民申请案件下降到只有4558件。

其中来自匈牙利的难民申请案件从去年的1389件急降到今年同期的104件,而墨西哥的难民申请人数也在同期从224人下降到68人。难怪加拿大《难民顾问组织》(Canada Council for Refugee)的主持人Janet Dench对这个戏剧化的巨变感到无比的“震撼”。试问,要是加拿大移民部早在十年八年以前就实施了这样的举措,其效果将会如何。

可以想象,加拿大移民部把拒绝假难民申请个案中节省下来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对真正需要帮助的难民和移民工作是一个如何巨大的推动。

当然,像所有的争论都有正反两面的意见那样,加拿大移民部的“安全国家”名单政策的推行,也同时遭到某些人权组织和特殊利益团体的质疑乃至反对。他们认为新政策实施后,来自匈牙利和墨西哥那样国家的难民人数还是没有断绝,而且也有很多得到批准的难民申请个案。他们由此争论,简单地把某些国家列为没有政治难民或不可能遭到人权虐待案件的“安全国家”的举措是错误的。

加拿大移民政策应该与所有国家的移民政策一样,应该是以本国久远的经济发展和人口的持续和健康增长的“功利主义”为本。但是它也必然要建构在符合移民根本利益的基础之上。两者必然是互为因果的不可分割的有机结合。

来源:碧海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