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绝对震撼!薄案被删除庭审细节出炉(图)

网传薄熙来庭审最后陈述完整版

2013-08-29 20:53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看中国2013年08月29日讯】绝对震撼!薄案被删除庭审细节出炉

在济南结束了持续5天的对薄熙来案的公审,由于薄案的庭审采取了微博文字转播的方式,让外界看到了庭审过程。但是,中共官方媒体掩耳盗铃,删除了已经公布的所谓敏感细节,如包括承认妻子吸毒,以及处理王立军事件是受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指示等,十分震撼。

薄案虽然已经结束,但是薄案仍是各大媒体的热门话题。尤其薄在庭审过程中的爆料,仍在网上热传。29日,网上现薄熙来庭审期间自述和证人对答,遭到官方删除。删除敏感情节如下:

王立军向谷提供毒品

在上周四(22日)薄案在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首日,当公诉机关指称谷开来“目前已经不再具备摄入精神性活性物质条件”后,薄熙来在庭上首次披露妻子谷开来吸毒,令许多在场旁听的人士和部份薄家亲属感到震惊。

但次日他在与重庆前副市长王立军的对质时,王立军也证实他曾为谷开来提供过毒品,也通过(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局长)王鹏飞(为谷开来)提供过毒品。薄熙来闻后十分气愤,要求当局对王的行为进行查处。

如不配合发红色通缉令抓瓜瓜回国受审

薄熙来还透露:“办案人员几次提示我,如不配合(调查)就发红色通缉令抓瓜瓜回国受审。”他称,正是上面这些因素,使其违心做出了虚假的供述。

薄称“谷开来疯了”

在第二日庭审,谷开来曾透过视频指证薄熙来,官方微博称薄熙来指“谷疯了,她说杀人有荆轲刺秦王的悲壮……”之语,其实是误记。薄熙来的原话是:“办案人员跟我讲,谷疯了,她说杀人有荆轲刺秦王的悲壮,是民族英雄。我不知这话从何而来?但既然你们认为她疯了,怎么可以拿她的证言来指证我呢?”

周永康给王虚假证明

薄熙来认为,给王立军做虚假的医疗证明,是中央政法委六点指示之一,“以健康为由,用人道主义的名义,处理王立军逃馆事件”,是谨慎履行职责的表现。谷在2012年2月7日凌晨的提议,仅仅是与中央精神不谋而合。谷开来在晚上参与讨论,是因当时并不是开会,而是在家庭中那样特殊情景下才没有想到让谷开来回避的,而时任政法委书记为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

薄熙来同时否认曾经出动4.000军警包围领事馆之事、更没有对王立军身边的人违规进行审查及搞失踪等。找狙击手对付王立军更是无稽之谈。

后悔错怪李望知下毒

薄熙来在反驳谷开来证词“徐明出这些机票钱,我事先或事后都告诉过薄熙来”时,他称“我有两个儿子,我不可能对瓜瓜的情况事无巨细都过问;而对我的大儿子不过问,这是违背常识的”。他突然话锋一转:“当然,因为王立军和谷开来认定12.6案件是薄望知(现跟母姓叫李望知)给谷开来下毒,我非常气愤,导致有六年的时间,我对望知的上大学、结婚、生子都毫无所知,后来我知道错怪了望知。”

所谓12.6案件是指2007年12月6日,时任辽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经大连实德集团创办人徐明介绍,与谷开来结识。当年,谷开来身体不适,医生发现在她服用的虫草胶囊中混合了铅及汞。她指控有人下毒,徐明要求王立军调查。


网传薄熙来庭审最后陈述完整版

中共前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贪污、受贿、滥用职权案历时5天的庭审已结束三天,但薄案仍是各大媒体的热门话题。薄案庭审纪实仍在网上热传,但据称其中不少敏感内容被中共当局删除。28日,一份据说是薄熙来案庭审纪实的完整版本在网络热传。

/2013/08/27/20130827233221261.jpg

自称亲历薄熙来庭审的多维博主老董8月28日发布《薄熙来的最后陈述(完整本)》,补充了一些据说是官方不曾披露的内容,原文如下:

薄熙来的最后陈述:

审判长:被告人薄熙来,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93条第3款的规定,在法庭上你有最后陈述的权利,现在你可以做最后陈述。

被告人:谢谢法庭,首先我想讲王立军叛逃在中外形成了恶劣的影响,给党和国家带来了影响上的损失,我在这个过程中严重误判,我深感愧疚,但是我没有滥用职权之心。

我自知我是很不完善的人,我主观主义,脾气暴躁,我有严重的过失和错误。我深感治家无方,给国家造成了不良的影响,我诚恳地接受组织的审查,也接受司法机关的审查。对我有关贪腐的指控是不实的,王立军叛逃在美国领事馆滞留一天影响恶劣,之前我不该情绪失控打了他一耳光,实在是很粗暴的。但我决没有想掩盖11.15案件,没有企图造假搞虚假证明。

被告人:我绝没有逼走王立军的意思,一个巴掌能打出一个叛国者??现在事实逐渐浮出水面,他给谷开来私下写的被我收走的信里面,说到暗恋开来、情感纠结、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恐怕也是他叛逃的重要原因。

徐明对我儿子留学的资助如果是真的,那也是我失察少教,难辞其咎,我有责任,作为父亲,子不教父之过,我对他受助的机票、住宿等等不知情。徐明和谷开来尼斯房产的事,我现在也不知晓,我对该房产概不知情。与我有关的关于尼斯房产的证据,只是说“十年前有一次偶然我回家碰到徐明、谷开来。谷开来只是给我提起了几句,我当时只是点了头微笑了几下”,其实对这个情节我没有印象。对于工程款一事,实际上这个事情我早已在脑子里也没有印象,上级机关早已明确500万元的工程款是拨给大连市政府,在此前一年我已经到省府上班,且王正刚也两次明确告诉他该工程的请款去找李某某,我认为此款的运行过程我已经讲清楚了,此款我没有直接的管辖权,怎么可能既不询问又无嘱咐,还当着王正刚在电话里毫无避讳地明确要贪占此款。不符合常识,王正刚说当着我听到了电话,而谷开来的证实和他不相同。唐肖林3次送钱的事,子虚乌有,十年前他就是个投机倒卖、假话连篇的人,我不想对他的证言再作评论。

过去16个月,办案部门工作人员对我的生活是照顾的,谈话文明,多数同志有素养,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是有压力的。他们讲他们有几百名精兵强将,我越不认,他们投入的越大,而且他们还有电脑,而我在过去十几个月里与外界隔绝,只有一个肉脑。

被告人:我得知此事在劫难逃,所以我内心有软弱的时候,我一直想保留党籍,因为我对党有着很深的感情,这是我童年时代的理想。我视中国共产党为我的生命,我的父辈为了党的事业两次坐监狱,我不是被国民党反动派审查,而是被自己深爱的党审查,所以我有机会主义的侥幸心理。因此当时办案人员不止一次跟我讲,中央还是对我有包容有期待的,只要我态度好,可以给我保留党籍。这话,季新华(音)跟我讲过,其他人也讲过。我问什么是态度好?就是主动供出几个大单,因此,我违心的承认了这两件事情。但没想到我一承认,紧接着是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然后就是移送司法审查。速度是如此之快。

我现在深陷牢狱之灾,百感交集,也只剩余生。我对党没有二心,我在接受司法审查之前曾经给中央写了一封信,这封信在后来办公室被搜查时被收走了,中央应该能看到。在信中我请求中央,让我继续效力重庆,为重庆人民服务一届。说我有做总理之心,这完全是不实的。众所周知,十七大以后,中央的人选其实已经确定,李克强同志任总理已经是确定的事情(被审判长打断)。说我想做中国的普京,这也完全是不实之词。

这三十年来,我走过大连、走过辽宁走过商务部,走过重庆,我深爱我的人民!我想对他们说,我没有辜负你们!我不是贪腐分子!如果能找到我一笔的贪腐我也认!平心而论,作为一个部级干部,我没有衣食之忧,党和人民已经给了我很多,我还能有什么需求呢?我唯一的爱好就是做一个工作机器,服务于国家和人民。我刚才说过,我的西服和夹克,还是三十年前在金县做县委书记时的乡镇企业做的,因为我对这些根本不在意。这也是我家的家风。

我扪心自问,能力不高,学识不够,也有很多缺点,比如刚愎自用、比如草率鲁莽,比如自以为是,这都是我的缺点。但我没有贪腐行为。

我想对我的家属,我的兄弟姐妹们说,我不是贪腐分子!我没有辱没家风!我穿的毛裤,也还是60年代时母亲出国给我买回来的。多年来一直穿着。中纪委的同志们说想给我留些钱,给我留套房,我现在想说,我名下没有一套房,我现在北京的住房还是商务部提供的家属楼,我现在提出来,交还给商务部。钱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我不准备留下任何钱。

我也想对我的两个儿子,薄望知和薄瓜瓜说,爸爸很想你们。

我想对我的太太谷开来说,我最近听别人说你收了很多钱,的确是不应该的,但我也听说,你收的钱里边大部分是合法的。我希望你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来日方长。

我只想强调起诉书对我贪腐的指控,是严重失实的。我没有管好家人和下属,我有大过,对不起党和群众。王立军叛逃有责,但不是我逼走他的。

这次审判历时五天,让控辩双方都有机会充分发表意见,还有微博传送了资讯,表明了中央搞清事实、追求公正的决心,也使我对中国司法的未来又增添了信心。在看守所,我的医疗饮食都好,今天早晨还吃上了鸭蛋,表明山东人厚道,没有落井下石。我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对于绝大多数办案人员,我认为是有素质的,办案是文明的,我在此予以肯定。

谢谢审判长,中正平和理性的主持了庭审,谢谢我的辩护律师,谢谢!

审判长:(征求其他合议庭成员意见后)本次法庭审理结束。合议庭将在休庭后依法评议,择期宣告判决。请法警把被告人带出法庭。

薄熙来案庭审纪实非完整版

目前尚不知这些内容是否属实,不过,之前媒体就曾报导说薄熙来案庭审纪实非完整版。

前两天多家媒体报导说,薄熙来案审理期间,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共召开8次通报会,并通过官方微博公布海量资讯的庭审纪实,但一些情节被删减。一些特定证言,没有出现在对外公布的纪实中。至于删减多少,引发公众诸多猜测。

26日薄案最后一天审理中,法院早上首次公布的公诉人意见纪实中,公诉人在陈述薄熙来滥用职权时举例说明,薄熙来在得到上级六条指示前已同意出具王立军虚假诊断证明。这一段说明,在济南中院微博发出的庭审纪实更新版中被删除。

27日晚11点多新华网发布的薄案5天庭审纪实中也删去舆论热议的薄熙来辱骂妻子谷开来、徐明、唐肖林等证人“疯了”、“疯狗”、“品质极其恶劣”,及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暗恋谷开来无法自拔等情节。


新华网发薄案纪实略王谷恋剩“治家无方”

新华网日前发布约有1万字以上的长篇报导,把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委员薄熙来案长达五天的庭审过程逐一爬梳呈现。同时喉舌媒体央视官方微博也播出薄案庭审的纪实画面。台媒观察指出,薄案庭审过程中,有关薄说妻子疯了,和王立军暗恋其妻,以及薄辱骂等关键部分被切掉了。

报导去掉了薄骂谷疯了等部分

8月27日夜间11点多《新华社》刊发的薄熙来案长达五天的庭审过程报导,28日,这则报导已成为该网站的头条,标题为“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庭审纪实”,内容分五个单元,包括“庭审进行时”、“涉嫌受贿”、“涉嫌贪污”、“涉嫌滥用职权”、“庭审前后”。

台湾《联合新闻网》认为,这应该是报导文字已被高层核准后立即发出的。报导注意到,对薄熙来说妻子谷开来已经疯了,或是王立军爱慕谷开来无法自拔等情节,以及他辱骂徐明、唐肖林等证人的过程,新华社报导都予以省略,只有自评“治家无方”的最后结语曾简略出现在第一单元中。

5万人民币给薄瓜瓜添文具

新华社在报导中提到,薄熙来当庭否认收受贿款,但公诉人出示了薄熙来的亲笔供词。薄熙来承认,唐肖林曾先后三次送钱,一次以谷开来为儿子“陪读”为由,给了5万美元。一次给5万元人民币,说是给薄瓜瓜“添些文具”。

有关薄案涉及受贿罪最大一笔贿赂的法国尼斯别墅,报导中也透露徐明替薄家在法国尼斯购买别墅后,谷开来曾拍了很多照片,并制作成两套幻灯片,以供日后出租与装修使用的情节,谷开来说,幻灯片做好以后,她带回到沈阳家里,在电脑上播给徐明看,而此时薄熙来下班回家,三人还一起看,证明了薄熙来确切知道受贿情节。

而徐明替薄瓜瓜买飞机票的情节中,报导也指出机票共分三类,一类是薄瓜瓜读书从美、英往返大陆,一类是薄瓜瓜去旅游,包括去德国看世界杯、阿根廷、古巴、非洲等,一类则是薄瓜瓜的老师、同学数十人到北京的机票。

报导薄案特别用打、查、免小标题

在薄案“涉嫌滥用职权”罪中,特别用“打”、“查”、“免”等3个小标,简述薄熙来在王立军向其报告谷开来涉杀人时,赏了王立军耳光,并以查处杀人案的承办人王智、王鹏飞的手段,以及将王立军公安局长与书记的兼任职务予以免职等,阻挠办案。

最后的“庭审前后”中,薄熙来的辩护律师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李贵方对新华社表示庭前曾查阅所有卷宗材料、并复制相关证据,并与薄熙来见面达20余次,就辩护思路充分交换意见。新华社则指出,办案人员共调查了97位当事人与知情人士,并且告知薄熙来有权委托律师辩护。

薄熙来大打“失忆牌”、“攻击证人牌”等

薄案26日已结束,在山东济南中院庭审的5天里,薄熙来当庭抵赖了对他的所有指控,关键处均以“记不清、没有”等词狡辩。

8月27日香港《大公网》刊文称,薄熙来为脱罪打出了以下四招。

第一招,打“失忆牌”。在庭审上,从薄熙来口中最频繁迸出的关键词,莫过于“记不清”、“没印象”。在涉及受贿罪最大一笔贿赂的法国尼斯别墅上,薄一再辩称对看枫丹别墅幻灯片“没有印象”,对相关数码照片“没有见过”。公诉人指控其纵容没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薄谷开来参与王立军叛逃事件的研究应对,并同意薄谷开来提出的由医院出具王立军患有精神疾病的虚假诊断证明时,他在多个关键问题上也均辩称“记不清了”。不过,在反证其清白时,薄熙来对即便十几年前的细节也表现得胸有成竹、记忆犹新,一口咬定“没说过”、“没做过”,看来这失忆也是“选择性失忆”。

第二招,打“攻击证人牌”。此次庭审中,面对这些指证自己罪行的证人,薄熙来大多采取主动攻击的策略,以毁其信誉来反证其证词之不可信。对“发小”唐肖林,薄熙来称其“出卖灵魂、像疯狗一样乱咬、以此立功减刑”;对追随其多年的下属王立军,他断然指其“品质极其恶劣”,“证言充满了欺骗,而且是信口开河”;对与其结婚长达27年的妻子薄谷开来,他以“疯了、经常说假话、精神不正常”予以形容。就连公诉人也一针见血地指出,对于这些至亲好友,薄“不惜以诋毁人格的意见来否认证言”。

第三招,打“温情牌”。薄熙来在庭审陈述中不时流露感性话语,他以“我现在穿的夹克,我柜子里放的西服,还是大连新金县乡镇企业生产的,我现在穿的棉毛裤,还是我母亲60年代给我买回的”,来表明自己对金钱欲望不大;以“我深感治家无方,给国家造成了不良的影响,我诚恳地接受组织的审查,也接受司法机关的审查”来唤起公众的同情。不仅如此,他还多次评价庭审“文明、理性、公允,体现公平正义”,认为办案人员“有礼貌、有素质”,试图以此赢得法官好感。

第四招,打“爆料牌”。此次庭审可谓“猛料”不断,薄熙来除了自我披露“旁人跟他讲话前必须关手机”、“下属太随便会立马扇耳光”等习惯外,还自曝“曾有外遇”,并因此激怒薄谷开来携子远走他国。更出人意料的是,他在最后一天的法庭辩论中,更曝出王立军与薄谷开来存有私情,称王深陷暗恋、不能自拔,从而引发出逃风波,以此切割自己与此事的关系。


世界媒体看审薄:自拉自唱全球笑话

五天的薄案大审过去了,世界媒体是这样评论薄熙来一案的审判:在现场跷着二郎腿的被“双开”的薄熙来,这名举世瞩目的被告曾是一位红色官僚的表率、“官二代”的典范,及唱红打黑的明星;他代表的是整个中共专政体制的一个样板,五天来,坐在被告席上酣畅演出。世人从薄熙来的人品及案情之中,看到了中共专政体制的底蕴与真相,一场自拉自唱闹剧成为世界笑话。

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对薄熙来连续五天的庭审,部分记录首次通过微博发布,中共控制的新闻媒体大力宣传对薄熙来的庭审体现了中国的法治“公开、透明”。

《美国之音》发表文章说,有许多批评者指出,中共当局宣称对薄熙来的庭审是公开审判,但中共却严令禁止中国媒体进行自由的报道或评论,中国主流媒体有关的报导和评论必须在当局规定的宣传口径之内,当局也不准许真正的公众旁听,不准许外国媒体目击庭导审,这一切也使中共当局竭力宣传的法治或法治的重大进步成为笑话。

审薄用透明性作为烟幕弹

文章说,批评者还指出,中共当局当初作出这种所谓的透明性决策的本意,无非是用透明性作为烟幕弹,用透明性来搅浑水,让耸人听闻的奇闻吸引中国国内外的看客或观察家的眼球。从而掩盖薄熙来案所暴露出来的中共当局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

耸人听闻的奇闻包括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从非洲带回来的可以吃一个多月的名贵肉,薄熙来的前心腹王立军迷恋薄熙来妻子谷开来,谷开来一度把王立军的皮鞋拿回家让薄熙来上火,等等。

这些的批评者还指出,薄熙来案所暴露出来的中共当局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包括:

薄熙来家到底大致有多少来源不明财产?

中国公众普遍认为,中共当局说他只是贪了不到三千万显然是个笑话,是当局给薄熙来也是给中共众多的其他贪官打掩护,如今连许多村长的贪污都要超过甚至是大大超过这个数。

王立军为什么要跟薄熙来翻脸?

文章说,王立军多年来一直是薄熙来的心腹和打手、杀手;他本来是全力配合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搞谋杀,但后来又跟薄熙来耍计谋,保留谷开来和薄熙来的罪证,王立军是否是突然决定停止作恶,是听到了来自上头的内部权力斗争的风声,决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薄熙来治下的重庆当局以“唱红打黑”的名义贪赃枉法、抢夺民营企业家数亿百亿计的财产,实行酷刑都是有案可查,人证、物证、档案证堆积如山,甚至还有录像记录。当局如何竭力回避或掩盖薄践踏法律、践踏宪法、独断专行的罪行?

审薄局限性或欺骗性

《纽约时报》在8月26日发表记者黄安伟(EdwardWong)和安思乔(JonathanAnsfield)的报导说:通过互联网公布的庭审记录显示了薄熙来痛斥指控他的人,但他的发言都是在中共规定的界限之内。

美联社驻中国记者黄敬龄(GillianWong)8月27日从北京发出的一篇长篇报导说,通过分析庭审记录不同版本的差异,展示出中共当局所谓的透明性和司法公开性的局限性或欺骗性。

黄敬龄说:“第一份原始的庭审记录提到薄熙来的一种说法,这就是他的上司告诉他要掩盖他的副手失踪。那份记录很快被另一份记录取代。后来的那份记录既没有提到薄熙来的说法,也没有提到薄熙来的中共上司。”

“在公诉人指控薄熙来的经济和滥用权力问题的时候,北京乐于让薄熙来把重庆市前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称做撒谎的人,或说他的妻子发了疯。但当局对庭审纪律的删减显示,中共领导层是多么一心一意地掩藏自己插手司法。”

日本主要报纸《读卖新闻》8月27日发表社论,对这种审判表演失控以及由此而来的对全世界、对日本的影响表示了担忧。《读卖新闻》社论的题目是:“薄熙来被告公判中国权力斗争的危险的火种。”

去年,王立军被薄熙来解除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职务,成为重庆市主管文教的副市长,几天之后,他在2012年2月6日逃奔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有关消息通过微博传开之后,重庆市通过喉舌新华网官方微博发布假消息说,“据悉,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

黄敬龄指出,这一弥天大谎成为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至今津津乐道的笑话。济南中院先发布后隐藏的庭审记录显示了薄熙来在法庭上表示,那份成为世界笑话的消息发布不是他的作品,而是他的上司,也就是中共最高领导层的作品。

黄敬龄也从更大的方面指出中共当局近来一直在对网路言论和公民社会进行镇压,拘捕揭露贪污腐败问题的记者,逮捕一些敦促官员公布个人财产的网路作家和维权人士在法治的问题上言行不一。

联合报社论文章说,五天的薄案大审,世人从薄熙来的人品及案情之中,看到了中共专政体制的底蕴与真相。

文章说,如果不是薄熙来挥了王立军一拳,现在世人见到的令人瞠目结舌的奇事可能全都不会揭发。因为,海伍德命案在此前早以“饮酒过量致死”结案,尸体也已火化;倘若王立军不是奔赴美国领事馆,而是向内部举发,也可能因兹事体大而“政治吃案”。

如果一切都掩饰得天衣无缝,薄熙来亦不无可能现在已是十八届政治局常委。薄熙来二十余年来兴风作浪的红色官场大戏,却让王立军奔赴成都美国领事馆才有可能为他划下句点。

从薄案的发生与审判,不论就政治上或司法上看,可见中共的治理距“中国梦”有多么遥远。因为,薄熙来匪夷所思的今日,是中共专政体制造成的;在法院背后的真正审方中共当局,与被告薄熙来在政治上原为共犯结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