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英雄”制造厂备忘录(组图)

2013-06-06 12:40 作者:李文西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按:中共统治大陆六十多年的软手段洗脑术之一,是制造一个接一个的“英雄”,粉饰残暴镇压的恐怖,欺骗和毒化青少年,从“对敌人要残酷无情”的学雷锋走向红卫兵的打砸抢杀,是一显例。对此没有教训,今天仍然在树立愚忠样板。记录真相之余,亦盼大陆千万文艺家深思。


雷锋是中共63年当局为了配合全国强迫学毛著,刻意树立的一个样板。提倡青少年做螺丝钉,
用心极为卑劣。今年还纪念50年,拍了雷锋电影,竟然零票房。

每年的三月五日,是“革命样板”雷锋同志的纪念日。今年这一天,南京推出一部由湖南潇湘厂制作的传记电影《青春雷锋》。据报导,当天连放四场,竟无一人购票观看!

一九六三年以来,雷锋一直是中共从上到下刻意塑造的典型。当年除毛泽东写了“向雷锋同志学习”几个歪字之外,题词的还有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陈云、林彪等。

六十年代:雷锋和王杰

在中共制造的所有“英雄”中,雷锋是最历久不衰的一个。每一茬领导人都要时时祭起“学习雷锋”的红幡,要人民像雷锋一样,老老实实做党的螺丝钉。连胡锦涛“裸退”前还要号召人民要好好“学习雷锋”!

这里不想去探究学雷锋的究竟。我只是回忆起,当年宣扬雷锋的时候,我就对他的死算不算牺牲有怀疑。

一九六二年雷锋死的那年,我已读完大学三年级。他当时是汽车兵,死前是个班长。八月十五日上午,他与助手乔安山出车回来后,准备把车开去清洗。因为抄小路,雷锋下车指挥乔安山倒车。汽车拐弯时撞断了营房前面一根柞木杆子,倒下来的木杆正好砸在雷锋的头上,把他给砸死了,你说邪也不邪?

这本来是一桩开车意外事故,雷锋最多也只能算是因公死亡,有什么可学习的?可那正是三年饿死几千万人之后,才缓过一口气来,共产党要转移人民痛苦的记忆,就立一个为民牺牲的好青年,消费老百姓的同情心。

为此炮制出大量的文字、歌曲和照片:中央领导题词;出版《雷锋日记》;创作歌曲《学习雷锋好榜样》;雷锋的“好人好事”照片⋯⋯在全国主要是青少年中掀起学雷锋高潮。

一九六五年又出了一个王杰,是济南军区一个坦克师工兵班的班长。一次在地雷实爆演习时,他违规用一个炸药包代替地雷作示范,在摆弄时拉火管冒出火花,燃著了导火索。“轰”的一声,王杰被炸死,周围的十多个民兵受重伤。

这又是一桩意外事故!王杰是工兵班班长,违规操作,导致死亡,却吹嘘他“在大家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扑向炸药包,保卫了民兵和干部。接踵而来的又是一系列宣传:《王杰日记》和《王杰专辑》;歌曲有《王杰,我们的好榜样》、《愿把青春献人民》、《王杰的枪我们扛》、《王杰小唱》⋯⋯

还记得当年一位中文系教授对我说过的话:你读读《雷锋日记》和《王杰日记》,一样的笔调,一样的语气,无疑是同一人或同一小撮人所写。只是我读理科,没有兴趣。

意外事故造就了两个“英雄”!今天打个对折,留下一个“雷锋精神”。可是早在文革中批走资派时,就揭露了相关领导假造《雷锋日记》的事,今天还会有人信吗?


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故事,由张良主演,拍电影,
搞得人人不得安宁。文革后才有人提出质疑。

战场英雄:邱少云和董存瑞

过去大陆的小学课本有一篇教材叫《我的战友邱少云》,写“抗美援朝”志愿军邱少云的“英雄事蹟”:邱少云的连队要发动突袭,拿下敌人控制的“三九一”高地,天没亮就摸进高地下面的山坳潜伏。“前面六十多米的地方就是敌人的前沿阵地,不但可以看见铁丝网和胸墙,还可以看见地堡和火力点,甚至连敌人讲话都听得见。敌人居高临下,当然更容易发现我们。我们趴在地上必须纹丝不动,咳嗽一声或者蜷一下腿,都可能被敌人发觉。”

突然,邱少云被敌人乱打过来的燃烧弹烧着了。课文说:“邱少云只要从火里跳出来,就地打几个滚,就可以把身上的火扑灭。”但他没有这样做,为了不暴露部队,“像千斤巨石一般,趴在火堆里一动也不动。烈火在他身上烧了半个多钟头才渐渐地熄灭。这位伟大的战士,直到最后一息,也没挪动一寸地方,没发出一声呻吟。”

当时《人民日报》的随军记者郑大藩在看了邱少云的简要事蹟后,产生两个疑问:一是燃烧弹落在什么地方?是打中头部死亡后燃烧起来,还是从远处烧过来?二是谁看见邱少云烧死的经过?他一直想弄个水落石出,可是部队作战行踪不定,无法调查清楚。

还有人提出质疑。邱少云在战斗前被烧死,他随身携带的武器(如手榴弹、爆破筒等)在燃烧过程中为什么没有爆炸?埋伏的地点离敌人那么近(只有六十多米),烈火在邱少云身上燃烧半个多小时,居高临下的敌人大白天为什么没能发现目标?

事实上,邱少云是一个被“解放”的前国军士兵,并不“根正苗红”,在部队里被目为相对落后的份子,在即将执行潜伏任务时内心忐忑不安,充满恐惧。他很可能是被燃烧弹直接击中而死,课文里所写的情节完全是后来编造的“官方故事”。

一九五五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了一百分钟的黑白电影《董存瑞》,由郭维导演,张良主演。是当年一部十分有名的片子。

导演郭维说真话,被控告

电影最精彩的地方是董存瑞舍身炸桥形碉堡那一幕。他没有死的战友郅顺义到处做报告说:“突然间,董存瑞猛地托著炸药包,就手拉下了导火索。我见到这个情景,惊呆了,就奔著董存瑞跑去,边跑边喊:‘你放下,你放下⋯⋯’董存瑞瞪着我喊:‘卧倒!卧倒!快趴下⋯⋯’接着,一声巨响,桥是炸断了,敌人的机枪也哑巴了,可我们的战友,却壮烈地与敌人同归于尽了,我的心像刀绞一样,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二○○六年,郭维已经八十四岁了。这一年的四月十五日,《大众电影》第八期发表了署名沙丹的文章:《〈董存瑞〉:“真实”创造的经典》。文章介绍郭维讲述《董存瑞》的创作过程,强调“没有谁亲眼看见他托起炸药包的情景,这完全是事后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推测出来的。当时董存瑞没有带架子,桥柱上也不能放炸药。”

在中央电视台制作的《电影传奇——董存瑞》中,郭维接受访问。他说:“郅振标(顺义)是真正跟着董存瑞冲上去了。但董存瑞冲到碉堡前头后,他找不着他了。以后怎么知道、确定他是托著炸药包炸的呢?就来了一些军事专家,因为谁炸的不知道。这是一个英雄啊!怎么着呢?那就是托。托可能吗?最后有人建议挖桥底下。结果挖到一定深度的时候,挖出一个袜底来,就是董存瑞媳妇(老婆)给董存瑞缝的。班里的同志都知道,这是董存瑞的袜底,就这么确定这是董存瑞⋯⋯”

郅顺义的瞎吹加上电影的情节,使“董存瑞英勇献身”从“极有可能”变成“实实在在”。“英雄”就是这样诞生的。

郭导演的爆料引起董存瑞生前战友和亲属的强烈不满。董存瑞年近七十岁的妹妹董存梅状告《大众电影》杂志社、导演郭维和中央电视台,称三被告侵犯了董存瑞的名誉权,要求公开致歉、消除影响、停止销售播放《电影传奇——董存瑞》,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律师代理费、其他经济损失共计十万元。

为什么提出诉讼,因为三被告揭出了弄虚作假的老底,损害了他们过去赚得的名声和利益。知情人说,郭维老人之所以要在生命的最后日子披露出人们不知道的秘密,是因为作为一个一九五七年的“错划右派”,他相信只有坚持说真话才能真正永远记取“反右”的教训;还有就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再不还原历史的真相,就没有机会了。

冒名顶替的“铁人”王进喜

一九七四年,“文革”已经进入尾声,长春厂拍了一部名叫《创业》的电影,宣扬“铁人”王进喜的“奋斗精神”。

“铁人”是如何出炉的呢?根据教材所说,一九六○年三月,王进喜率队从玉门到大庆参加石油大会战,组织全队职工用“人拉肩扛”的方法搬运和安装钻机,用“盆端桶提”的办法运水保开钻,不顾腿伤跳进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压井喷,因而被誉为“铁人”。当然还离不开他也和雷锋一样,出身“苦大仇深的无产阶级”,有着高度的政治思想境界,经常带领石油工人们在井下点起篝火学习马列著作,等等等等。

根据当年石油工人的回忆,王进喜从玉门油矿调到大庆油田时,大庆已经打出了二十口油井,并不是王进喜来后才创业出油。泥浆固井也只是开采油井的一道工序,并不是发生井喷时采取的紧急措施。当年用身体搅拌泥浆压井喷的人是两位技术员,是他们不顾一切跳进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才有了大庆第一口油井。石油部长康世恩了解情况后,想树立典型,但不能是“臭老九”,一位元老工程师领会了领导的意思后,推荐了自己的手下王进喜。至于点起篝火学马列,是因为当年工人工作辛苦,而油田只给他们菜窝窝团吃,吃不饱而怨气很大,领导才强制他们学习马列。

《创业》是名副其实的文革产物,从阶级斗争的概念出发,歪曲历史,丑化知识份子,虚假地创造出一个冒名顶替的“无产阶级英雄”——“铁人”王进喜。


1964年一对蒙族女孩在风暴中迷路的故事。编成《草原英雄小姐妹》,闹得家喻户晓,后来两人成了内蒙干部,零八奥运还出来传圣火。造孽。

尽情编造的《草原英雄小姐妹》

另一个故事说:一九六四年二月九日,蒙古族女孩龙梅(十一岁)和玉荣(八岁)利用假日自告奋勇为生产队放羊。“中午时份,低垂的云层洒下了一串串的鹅毛大雪,怒吼著的狂风席卷著飞扬的雪花。刹那间,白毛风吞没了茫茫的草原:暴风雪来了!”

故事说:为了不使生产队遭受损失,姐妹俩始终追赶着羊群,与暴风雪搏斗,直至晕倒在雪地里。因为严重冻伤,两人都做了不同程度的截肢。因为这个英勇事迹,她们被誉为“草原英雄小姐妹”。

《草原英雄小姐妹》成为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故事。三月十二日零时,新华社向全国媒体播发《暴风雪中一昼夜》通稿,当日《人民日报》等许多报纸都转载;一九六四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了彩色动画片,其主题歌《草原赞歌》后来被改编为多种器乐曲和无伴奏合唱;一九七三年,名作曲家吴祖强、王燕樵和琵琶演奏家刘德海合作创作了《草原英雄小姐妹琵琶协奏曲》;一九七四年又有人改编成古筝独奏曲;其他还有京剧、话剧、木偶剧、现代舞剧、油画、连环画、剪纸、幼儿园教学挂图、唱片等,再加上数不清的文学作品⋯⋯

真实的故事是:一九六四年二月九日,牧羊人吴添喜喝酒去了,把羊群交给女儿龙梅和玉荣照看。突然起了暴风雪,小女孩失去方向感,盲目地跟着羊群乱走了七十多公里。二月十日上午十一时左右,牧民哈斯朝禄和他九岁的儿子那仁满都拉看见了羊群,并发现了龙梅。他把龙梅救到白云鄂博火车站的扳道房交给扳道工王福臣,然后呼叫其他铁路工人一起到山里救出了已经休克的玉荣。两姐妹被送到矿区医院抢救,由于严重冻伤,龙梅失去左拇趾,玉荣右膝以下、左踝以下被截肢。

王福臣得到了极高的荣誉。第一个发现并抢救龙梅、玉荣的哈斯朝禄,不但没有得到表扬,后来还不断被批斗,被诬陷成“偷羊贼”、“反动牧主巴音”(蒙语“巴音”是地主、牧主),“偷偷把羊群赶了出去,还想杀死姐妹俩!”为什么?只因为耿直的哈斯朝禄得罪了领导,被定为“反动份子”“内控右派”。哈斯朝禄后来活了下来。

二○○五年哈斯朝禄离世。二○○六年三月十日,某电视台记者与当年那个九岁男孩那仁满都拉一起回到达茂旗草原,对当事人作了采访。年过七十的王福臣终于承认第一个发现龙梅的人是哈斯朝禄。对于当年他顶替哈斯朝禄受表彰,他说没有办法,人们不准他说出真情,他必须保护自己。在那个是非颠倒的年代,王福臣是情有可原的。

来源:开放杂志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