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停劳教 习近平今天还敢引蛇出洞吗?(组图)

2013-02-28 01:13 作者:横河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横河评论】停劳教、尖锐批评和燎原的火

最近中共的高层到各地在多个领域释放出一些信号,这些信号却是相当混乱和自相矛盾的,这说明了什么问题?今天我们跟大家来讨论一下。首先来谈一下关于司法不公的问题。

从劳教看中国司法不是改革问题

2月5日,中国的官方媒体报导了一条印证早先关于劳教的消息。在1月7日的时候我们知道,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宣布准备停止劳教制度,后来新华网在发通稿的时候,又退回到了改革劳教制度,这个我们曾经已经讨论过了。2月5日报导的是云南率先宣布停止劳教,它的主要内容关于停止劳教方面谈的是,一个是三种行为统一停止劳教审批,就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缠访闹访、丑化领导人形象,其他的违法行为是劳教审批全部暂停,然后说这些暂停就依据相关法律进行处理,不再采用劳教手段。还提到目前在教人员,就是在劳教所的已经被判了的怎么办,说是继续执行自然消化,说在原则上不受理涉及劳教制度历史问题的上访,确有执行错误的按个案处理。这个我们来分析一下。

它停止的三种行为,这三种行为其实本来并不是在劳教的适用范围之内,只有缠访闹访是中央政法委在2009年加进去的。我们知道劳教本身是非法的,这个就不用说了,就是这个非法的劳教,它也只是公安部的一个部门规定,经过国务院批准的,从法律上,从行政上怎么也轮不到中央政法委来规定什么人可以加进去劳教。就是劳教已经非法了,还再加上中央政法委非法规定的。

另外还有两条根本就不是任何人规定的,在这个适用劳教的六条标准里头,他的第一条是罪行轻微不够刑事处分的反革命份子、反党、反社会主义份子。大家听到了可能觉得很奇怪,现在居然还有叫“反革命份子”的,不是都改成“颠覆煽动罪”了吗?这是中国所有的法律、法规和部门规定里面唯一一个保留反革命罪的,还有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这是典型的阶级斗争时期的产物,居然到现在堂而皇之的在执行。也就是说这个阶级斗争的思维,其实中共从来就没有放弃过。

好,这个统一停止的,我们已经看到原来就不是劳教里面规定的。它说其他违法情形的劳教审批是全部暂停,也就是说原来运用劳教的这些条款是暂时停止,而不是停止,更不是废止。为什么是暂时停止呢?显然他留一条后路,如果说停止使用的过程不能够满足中共统治的需要的话,他在必要的时候还有可能再恢复。这里有多种因素,其中很重要的因素很可能就是阻力太大,就是公安部门或者是司法部门,或者是中央政法委系统,或者就是中共自己感觉到有必要再恢复。

因为我们以前说过,劳教为什么要用这种非法的手段,就是因为它是非常方便的一个迫害人民的工具。这里也就是说尽管说是停止了或者暂停了,他也不承认劳教这个制度本身是错的。你看现在正在劳教的还要继续劳教,法律的特点就是它的统一性、它的平等性、它的延续性,也就是说法律不能说今天变、明天变,变了以后原来的该错就继续错下去,这是不对的。既然说现在已经认为不适用劳教了,那么现在正在执行的也应该至少纠正,就是现在正在劳教的也应该按照新的标准来处理。这是常规也是法律实行的一个最基本的成规。当然我们知道劳教它不是法律,本来就是一个无赖,所以跟劳教系统或者劳教系统的任何改革都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

现在我们看为什么他在原则上不受理历史问题的上访呢?我想这个问题也是很清楚的。劳教制度从1957年正式开始,有很多地方更早,像这一次,最早出来宣布停止劳教的云南省就承认是从1955年就开始实行劳教了,也就是说从镇压反革命开始,历次政治运动,这个劳教都对人民犯下了罪行,就是这个劳教制度是历次政治运动最主要的打击对象的受迫害的地方。所以它至少包括了镇反、反右、反右倾、四清、文革、六四,尤其是到后来的迫害法轮功,到现在的上访民众等等。就是说如果要受理的话,那就不仅仅是劳教问题,而是清理中共的历史罪行了,所以中共绝对不会去做的。而指望它废除劳教以后会把过去劳教制度所犯下的罪行能够承认或者是清理的话,那可能寄的希望太高了。

所以我们看到,就是即使是全国范围都像云南今天这样去停止劳教的话,那也远远不是废除劳教,更何况后面的那些描述,他谈到了很可能有很多劳教的要用其他的方式去取代,就是云南他们提到所谓社区矫正、强制隔离戒毒、基层基础建设等等,还有没有提到的在拟议中的违法行为矫治法。矫治法实际上就是用法律来代替原来的非法行为,它的性质如果没有变化的话其实更糟糕,因为原来的人家还会批评劳教是个非法行为,现在它制定这个法律了把它合法化了,你还不能说它是非法行为。而这个社区矫正等等,它是强化原有的在最基层的一些非法拘禁,或者更低级别的私下的非公器的酷刑、刑罚等等,比如说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等等。所以它并不是说废除了这个就废除了,而是说它要寻找一些取代的方式。这是我们从现在中共官方所公布出来的信息所能够读到的。

作为一个法外的惩罚系统,它是一个大规模侵犯人权的工具,本来就应该是彻底废除,而且不仅要废除,还要向受害者道歉请罪。现在只是停止,它不承认这是错误,不愿意纠正。如果说这就是司法改革的话,那么对这个司法改革我觉得不需要抱什么指望的。并且即使真的废除了劳教,中国离法治社会还相差非常非常远。

中国的司法不公,根本就是全面的司法不公,从公安立案到检察院起诉到法庭判决到关到劳教所和监狱里面去,没有一步是符合国际标准,没有一步是符合中国自己的宪法法律。就刚才讲的所有的司法不公当中,劳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谈到司法不公,就牵涉中国的司法究竟是不是需要改革的问题?我们来看几个现在发生的案例。

第一个案例是深圳原来的警官王登朝,他是因为宣传民主思想、主张全民免费医疗、全民平等养老等等,主张这些思想、这些作法而失去人身自由,然后以其他的罪名判了14年。这是前几天发生的事情。提审的时候法官不让律师和王登朝说话,不让他们辩护,那王登朝就说,他说我自己无罪,你们判多少年甚至活埋了,我都无所谓。两位律师当场退庭抗议,这是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是很著名的“福清纪委爆炸案”,两名死缓被取保回家,福清冤案的吴昌龙在看守所里关押了12年以后,回家与家人团聚。第三个是明慧网最近有个报导提到昔阳县有个法轮功学员王国慧被枉判了5年,她的亲属问,为什么律师辩护无罪而且法庭上没有办法去证明她有罪的情况下,还判5年?法院怎么说呢?法院说的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判决是对照周边和先前的案例来定刑,不以法律和事实为依据。还有一起案子是山西的阳泉市有个法轮功学员王巧兰被平定县检察院非法起诉,平定县检察院的起诉科的科长说只要炼法轮功被关押过、现在还相信就得判刑。这是几个比较典型的案例,我们来分析一下。

第一个是王登朝的案例。王登朝的案例在法庭上不允许律师和他本人进行辩护,这就是在法庭上法官公然违法,而对于法官的违法行为是要用法律来惩治的问题,根本就不是改革什么司法体系的问题。这一些中国法律上都有明确的条文规定的,就照这些法律条文执行就行了,你再进行改革,法庭不理你有什么用!中国的法庭为什么敢不理会法律呢?那就要谈到中国的法庭从来就不是为执行法律来设置的,它是为了执行中共的政策而设置的,是为了保卫现在中国的庞大的权力和利益集团设置的。所以法庭只要能够保护这个权力集团,只要能够按照中共的路线走,它根本就不需要去理会法律,这就是中国现在法律存在的最主要问题,根本就不是什么司法需要改革的问题。

第二个案例是吴昌龙12年被关在看守所里面,你说中国哪一条法律允许把人关在看守所里面没有一个说法,关12年的。你说司法再改革能够改到这个地方吗?因为本来这就不在司法的范围之内,就不在中国的法律体系范围之内的东西,你再改能改到它吗?

第三个案例是对于法轮功信仰法官可以公然宣称不按法律和事实为依据,而且检察官就可以宣布现在还信法轮功就要判刑。我们以前谈到过中国没有一条法律禁止过修炼法轮功,也就是说在中国的法律和宪法所有的规定里面,修炼法轮功至今仍然是合法的。而法官居然就不懂法律,而且也公然宣称可以不依法律来判。

这些案例我们只是随手拈来的,全国多去了,都是执法部门犯法,而且都是在新的领导班子释放出这个司法改革信号以后发生的。那你说会不会说有人在顶风做案呢?其实还真的不能这么说,因为对于中国的司法界任何一个部门,公安、法院、检察院来说,这就是常规操作,他们只知道按照这个做,他们并不知道还有其他的方法,就是说还需要按照法律去做的。相信在中国,检察官、法官、公安部门懂法律的不少,但是认为法律是用来实行的还真找不到。这是一个体制所形成的,积重难返,这不是说能够去用改革司法制度就能做到的。

中国现在的司法现状,实际上是一个共产党干预司法和司法已经完全堕落成权贵集团的工具,这一个现实他不是什么改,因为改革是条文,而不是制度。而制度在现在不是一个改革问题,而是彻底废除中共统治的这个体系。

2013/02/27/20130227121004711.jpg

欢迎提意见和因言获罪

第二个就谈到一个最近比较热门的话题,就是欢迎提意见的问题。习近平在2月6日在中南海对中国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领导和无党派人士说,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嘉勉;对党外人士而言,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真实反应群众心声,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对这个提意见最好的注脚就是四川的网友南充程爱华又叫程婉云,她对“学习粉丝团”发了一个微博,发了以后就被刑拘了。大家知道新浪微博上有个学习粉丝团,官媒对这个是一片吹捧之声。几天之前程爱华的微博讽刺这个粉丝团,结果被抓了,现在证实一个是以颠煽罪刑事拘留,第二个刑拘的理由是因网络言论。别的我不好说了,由于针对一个自称是民间自发的微博的博主发了一个网络议论就被刑事拘留,被司法部门刑事拘留。从这一点来说的话,我认为大概很简单的一个结论就是,学习粉丝团不会是真的像现在他们所说的是自发的了,我想大家对这个应该不会有特别大的不同意见。

美联社发了一个独家报导,这里面所描述情节可以说真的是匪夷所思,因为如果说真是像这个博主所说的是自发的话,这里有几个问题我们可以提出来讨论。第一个就是对于习近平的各地活动的报导,这个粉丝团报导的时候,有的时候比中央级的喉舌媒体还要早,央视曾经为这还抱怨过。别忘了在重大事件的报导上,中共领导人的行踪从来都是新华社通稿级别的,不要说是个人,就是地方的喉舌媒体都不敢抢先报导的。

第二个,就是美联社的报导的一些比较是不合适的,比如说他解释那些在这个粉丝团里面发出来的报导一些照片的来历,他说是一些民众用手机拍摄的,比如他说官方出访的时候,他会有一些偶然的事件可以使民众能够拍到一些照片,然后传给他,他发表出来,所以比官方媒体还要早,而且是官方没有发表过的。但是美联社去比较了李克强最近访问普通人家时一个光屁股小孩的照片,说这个照片就传出来了。这两个是不可比的,因为李克强访问的是中央级的媒体放出来的,他没有删,不表示没有审查,正好说明官方发什么完全是要靠最高层的审批,至少是中宣部的审批才能够发出来的,而且发出这个镜头来更不表示一般人就能够拍出这些镜头,更不要说一般人就能发表出来,这个比较是不合适的。

第三个是我们都知道在中国微博是严格审查的,最近有不少人的微博被封了,一个有70万粉丝的微博没有严格的审查是不可能的,况且最高层的活动是中宣部直接管的,不可能说有人对乱发中央最高领导人的照片会不去管他,如果说地方官员或者是微博的管理因为摸不清底细不敢去乱管的话,中宣部不可能不管,而且中宣部难道还怕他不成,它还能不知道底细这是谁在操作的?所以他能够存在这么久本身就说明问题。

第四个,程爱华她是由于对学习粉丝团发出观点而被刑拘的,那就说明这个学习粉丝团本身是被严格监控的,或者是被严密保护的。这一种情况下,这个学习粉丝团是不是自发的,实际上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他已经成为中共现在塑造领导人的形象工程的一部分了。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本来这个学习粉丝团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习近平的亲民形象,但是网民只是调侃一下粉丝团还不是调侃领导人,就以颠煽罪刑拘,这明明是在破坏习近平的形象,而且和所说的要叫党外人士敢于说话完全是对立的。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呢?明明是一个矛盾,这两个现象是矛盾的。

我们说可能有几种情况吧,一种情况就是操作粉丝团的和抓人的人他们不是同一批人,也就是说有人在设法建立形象,有人在设法破坏形象,各人干各人的,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矛盾的作法,这是第一种可能性。

第二种可能性就是有人在故意和习近平过不去,蓄意制造事端,你想树亲民的形象,我就故意专门去找一些批评你的人或者甚至是批评你粉丝团的人去抓,抓了以后呢,让所有的人对你都不满。这个可能性有没有?有的,毕竟政法系还没有完全被收编,制造混乱、有意制造一些矛盾的情况是可能存在的,但是我个人认为这种可能性并不是非常大。

第三种可能性就是一种惯性使然的,就是网路监控以颠煽罪抓人,这是维稳机制过去十几年的作法,它有一套成熟的作法,就不需要人指挥了,在没有人告诉他应该怎么做的情况下,他就一定会是去监控,有人发了言论,就去以颠煽罪抓人了,这是一般司法系统的常规操作。在中国的司法系统做恶是一个常态,要做恶你不需要叫他去做,他自然就做恶了,你只有说对某一件做恶的事情你不能做,于是这一件事情他就不做了,但是他并不会类推到其他的恶不能做,因为这一类推的话,所有做恶的事情他不能做了,都主动不做的话,他就没有事情可做了。

以前有西方律师曾经问我,法轮功学员在海外曝光出来的很多迫害法轮功时候使用的酷刑,就问有没有文件是要执行这样的酷刑的。我说有没有文件我不知道,但是在一个酷刑是常态的系统下面不需要文件,只要不制止就是让你施行酷刑的命令,而如果把警察看守的工资福利和迫害的结果挂起勾来的话,那就是强制这些人施行酷刑了。当然我不是说否定,可能真的会有文件,但是那个不需要明文规定来做恶的,因为它自然就做恶。这个可能性也是比较大的。这个系统你不太可能去每一条都规定你这件坏事不能做,那件坏事不能做,全都规定了还是人治不是法治。

2013/02/27/20130227120723452.jpg

今天还敢引蛇出洞吗

最后就谈一下引蛇出洞的问题。这里需要讨论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有人认为习近平要求党能够听尖锐的意见是引蛇出洞,就跟毛泽东1957年反右一样。引蛇出洞最有力的证据就是程爱华被抓,但是我认为这个可能性不是特别大。第一个就是还没有引出蛇来,就是一个普通的网民抓了,那不是所有引蛇出洞的计划都白费了吗?因为其他真正的蛇都没出来呢,引蛇你也得引出一大批来才打嘛,按照1957年的规矩。

第二个,所谓要引蛇出洞的“蛇”指的是谁?习近平要求给党提意见是对民主党派中央说的,民主党派早就驯服了,现在是彻头彻尾的花瓶党,除了举手以外,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当年毛泽东反右,他是要把传统文人和受西方教育的知识分子打下去,因为那些人是中共夺取政权以前留下来的,他们还留有所谓的旧社会的文人的骨气,所以要把他们脊梁给打断掉。现在的民主党派里面,尤其在民主党的中央领导层里面,根本就没有需要引出来的蛇,你逼着他们提意见,他们也想不出来怎么能够提意见,这都已经不是有没有提意见的勇气的问题了,就是提意见这件事情本身就不在他们的脑子里面,你安不进去的,他不会提的,他除了歌功颂德没有别的事情可干。其实真想听不同意见的话,根本就不用去问民主党派,就把关在监狱、劳教所的那些因言获罪的人放出来就可以了。

第三个问题就是星火燎原的问题。就是说星火燎原的这个火,根本就不在乎是谁点的火,就只要条件符合,谁点这个火都是一样的。中国现在国内矛盾已经激化到了可以说是遍地干柴了,这个和1957年反右的时候,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中共领导人,我相信他们对这个中国现状的了解是非常清楚的,可能比外界、比西方人了解要清楚得多,因此我不相信现在谁敢玩这个火去引蛇出洞,因为一旦这个火点起来以后,恐怕就不是哪一个人能够决定把它引到什么地方去的。

这些互相矛盾的信息不管是在司法系统改革也好,还是在舆论提意见也好,这些矛盾的信息说明中国当前的情况并不在当政者想不想改的问题,而是有没有改的可能的问题。就说这个系统、这个体制已经彻底烂透了,恐怕不是任何人力所能够挽救的,这不是一个想不想改、敢不敢改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可能改的问题。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