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维基解密:20年过后 六四仍有重大影响

2013-02-24 13:10 桌面版 正體 25
    小字

《看中国》编译的维基解密系列,完全依据原电文进行翻译整理。读者可在文章结尾处点击原文链接,阅读英文原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看中国”。

 【看中国记者李婉君编译】本文为维基解密公布的一份美国驻北京大使馆2009年5月22日发往美国华府的电报。电报代号09BEIJING1387,保密等级:保密(Confidential)。以下为电文译文:

电文摘要:据大使馆一系列的联系人反映,20年过去了,尽管(北京当局)1989年6月4日暴力镇压民主示威者的事件仍是一个禁忌话题,但它继续对中国的社会及政治产生重大影响。据称,中共建立了一个特别的“六四领导小组”,以确保“六四”周年“顺利”度过。绝大多数使馆联系人认为:因严密的安保,不可能出现重大的公开抗议或是纪念。互联网上,人们使用“5月35日”来暗指“6月4日”,展开有限的讨论。中国20出头的年青人对“六四”的了解也并不那么无知。

1989年的“政治风波”

据大使馆一系列的联系人反映,20年过去了,尽管(北京当局)1989年6月4日暴力镇压民主示威者的事件仍是一个禁忌话题,但它继续对中国的社会及政治产生重大影响。在当今中国,公开提及六四大屠杀极为罕见。当偶尔在媒体或官方场合提及,总是用1989年的“政治风波”一词。如果用受到严重过滤的百度搜索该词汇,会给出中国官方版本的链接,即指一小群“反革命分子”试图劫持学生运动,企图“推翻”共产党,但没有任何近期的文章。中国媒体对即将到来的“六四”20周年保持沉默。在北京,人们可以看到唯一公开提及“六四”的地方,是北京警察博物馆,那里对数名在1989年的“风波”中丧生的警察表示纪念。

党的领导层确保“六四”平稳度过

确保“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这一一年中最敏感的日子平稳度过,成为党的重中之重。据中央政治局常委贺国强的侄子陈杰仁(Chen Jieren 音译)说,中央领导层已组成了一个特别的“六四领导小组”,他们频繁地开会,以确保不出现与“六四”有关的重大事件或纪念活动。

陈杰仁5月13日对领馆官员说,互联网对“六四”纪念日的审查非常严密。例如,最近一个帖子敦促驾车人士在6月4日那天打开车头大灯,该帖子遭到迅速审查。

虽然在媒体及互联网上讨论“六四”被大幅限制,该议题今年在党内和政府会议中频繁提及。5月18日这一周,领馆官员利用谷歌定向搜索关键字“政治风波”及“gov.cn”的网址,可以下载众多警告“六四”周年所带来的“危险”的众多内部讲话和党的文件。例如,一份由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党委给镇级干部的一份文件警告说“国内国外敌对势力”将在2009年展开“一轮新的颠覆活动”,并列举了“六四”周年纪念日是在4月至7月期间一个重大的考验。使馆官员还在江苏、江西、浙江省及其他地方的地方领导内部讲话中也发现提到了“六四”。

悲痛的家长举行悼念

5月17日,多达50名子女在1989年的镇压中被杀害的父母出席了一个在北京的追思会。据称,国家安全部允许他们举行该活动,条件是保持低调并在室内进行。但是,报告说,安全人员把天安门母亲创始人丁子霖限制在家,阻止她前去参加。此前,5月10日,在北京召开了一个“六四民主运动”的小型会议,有19位学者参加,包括来自清华大学和中国社科院的自由派学者。

记住“535

尽管在“六四”周年纪念日临近,当局加强了网络审查,但对天安门事件相关主题的在线讨论明显增多。一些中国的网民用“5月35日”作为替代“六四”的暗语。

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并不那么无知

最近与20多岁及30出头的大学生及其他中国民众讨论发现,他们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六四”,有的还对这20年前的事件具有非常详细的了解。1989年时,那时还是孩子的他们,对“六四”事件有生动的记忆。

例如张东晨(Zhang Dongchen 音译),1989年时他12岁。在镇压前一周,他们家从北京的中心地区搬到了市郊。他说,他记得非常清楚解放军的军营,在他临时住的地方就能看到。当6月4日临近时,高校的学生示威者们来到那里,堵住军营的大门,阻止士兵们出去。

另一位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林玉哲(Lin Yuzhe 音译),1989年时她7岁。她记得那场镇压,因为一辆坦克在6月4日镇压后,就停在他们家院子外面长达一个月。

1982年在内蒙古出生长大的李翔(Li Xiang 音译)说,天安门事件是“她童年中最可怕的事件”。虽然她没有亲眼目睹任何抗议或暴力,她对领馆官员说,在镇压后,(官方)电视报道中播出的画面(被当局戏剧化展示“反革命分子”的罪行)仍在她的记忆中。李翔说,她现在住在北京,“六四”已经成为她与朋友们之间一个经常讨论的话题,他们其中大多受过良好教育,是在公关及服装业工作、20多岁不关心政治的年青人。

有多少学生了解“六四”?

高校学生中,有多少人听说过“六四”镇压?大使馆的联系人中,给出不同的估计。大多数仍一致认为,只有少数学生完全了解1989年的事件,特别是解放军朝手无寸铁的平民开火的事实。经济学家陈子明(Chen Ziming 音译),被当局作为1989年学生运动的幕后“黑手”之一,而被判入狱13年。他对领馆官员说,90%的学生知道“六四”是个有关学生抗议的大事件,但只有10%的学生知道天安门的“细节”。陈说,他的侄子曾对“六四”一无所知,直到他出国。陈的嫂子禁止他对侄子讲天安门的事,怕影响了侄子在中国的前程。现在,他的侄子到了美国读大学,他常发电子邮件回来,问有关1989年的事件。

点击看维基解密原电文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