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与毛左论理,是世上最痛苦的事情!”

2013-01-04 20:30 作者:李悔之 桌面版 正體 37
    小字

中国有一个很特殊的群体,为尊重起见,咱称之为“毛粉”。不过,时下流行的称法叫做“毛左”。

有人对“毛左”这称谓很有意见,说“左派”隐含“变革”和“进步”之义。将一群天天闹着要唱语录歌、跳忠字舞的人称之为“毛左”;将要求变革和进步的群体称之为“右派”,比跳忠字舞还搞笑!

唉,在一个“正”和“邪”都可以颠倒过来注释的特色国度中,既然都流行开了,“毛左”就“毛左”,凑合着称呼吧!

中国的毛左又是一个十分有趣的群体——只要稍加观察,人们就会发现:他们都患有程度轻重不一的“雄辩症”。何谓“雄辩症”,王蒙先生在短文《雄辩症》中,用“医生”和“病人”的对话方式,对毛泽东时代“四人帮”写作班子“梁效”的“雄辩症”有过生动、经典的描绘:

医生对病人说:“请坐”。

病人说:“为什么要坐呢?难道你要剥夺我的不坐权吗?”

医生:“请喝水吧。”

病人说:“这样谈问题是片面的,因而也是荒谬的,并不是所有水都能喝的。例如你如果水里搀上氰化钾,就绝对不能喝!”

医生说:我这里没有放毒药嘛。你放心!”

病人说:“谁说你放了毒药了?难道我诬告你放毒药了?难首检察院的起诉书上说你放了毒药?我说你没放毒药,而你说我说你放了毒药,你这才是放了比毒药还要毒药的毒药!”

医生说:“今天天气不错。”

病人说:“纯粹胡说作道,你这里天气不错,并不等于全世界今天都是好天气。例如北极,今天天气就很坏,刮着大好,漫漫长夜,冰山正在撞击………”

医生说:“我们这里不是北极嘛。”

病人说:“但你不应该否认北板的存在。你否认北极的存在,就是歪曲事实真相,别有用心。”

……

病人终于走了,医生经了解,这位病人原来是“梁效”写作班子的成员。

列位看到“病人”的上述“雄辩”,不知心中有何感想?

毛时代虽然结束三十多年了,习惯了“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的毛左先生们,“雄辩症”不但丝毫未减,还有“与时俱进”之势。下面,摘录毛左网民的几条经典语录:

“‘文革’武斗杀了太多人?怎么你没死啊?怎不说你们美国干爹杀了多少印第安人?”

“三年自然灾害饿死几千万人?拿照片来!拿医院的死亡证明来!如果没有,就是污陷!”

“饿死三千万人?你家里死了几口人?你爹妈又怎样生下你的?”

遇上患有如此“雄辩症”的毛左们,纵然古希腊的第一雄辩家德摩斯梯尼,恐怕也难免落荒而逃吧?

这就难怪有网友一再感叹:“与毛左论理,是世上最痛苦的事情!”

上述网友的感叹并不很夸张:毛左们的“雄辩症”发作起来,确实会让耐心不够的人气得干瞪眼的——你说:“‘文革’武斗杀了不少人”?他回敬道:“怎么你没死啊?”甚至鄙视道:“怎不说你们美国干爹杀了多少印第安人?”——虽然欧州白人屠杀印第安人的恶行,主要发生在美国建国前后!

不要以为“毛左”将“文革”杀人与“美国干爹杀了多少印第安人”联系在一起太荒唐,他们却认为理由十足:因为毛左们一贯的逻辑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凡是闹民主的人,都是美帝暗中勾结的汉奸、卖国贼!

让你更干瞪眼的还是这句:“三年自然灾害饿死几千万人?拿照片来!拿医院的死亡证明来!如果没有,就是污陷!”——在国人讲错一句话、喊错一句口号都可能被打为“现行反革命分子”,乃至判重刑、枪毙,外国新闻记者严禁进入的毛时代,面对大面积饿死人的惨状,有人敢拍下照片作“证据”吗?医院更可能敢出相关死亡证明吗?

这时有人或者会说:凤凰卫视不是报道了一个记者在“文革”期间冒着生命危险拍下十万张反映“文革”暴行照片的新闻吗?这就是铁证啊!——如果你这样认为,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毛左们会立马像重庆的雷政富书记回答记者一样矢口否认:“那是假的!”

上述之言,绝非主观臆断——凡是有损毛太阳光辉形象的,甭管你搬出铁证、钢证,毛左们也是绝不会承认的!——多少年来,不少中共老干部写了许多反映“三年大饥荒”惨状或“文革”暴行的回忆录,毛左们皆一口否定:“那是假的!”甚至恶狠狠回你:“你家里死了几口人?你爹妈又怎样生下你的?”

须要特别提醒的是:不要以为网络上普通的毛左才会如此“雄辩”,像孔庆东、张宏良、韩德强一类的重量级毛左,也经常如此理直气壮地“雄辩”的!

最有趣的是:可爱的毛左们还十分喜欢拿华盛顿深受美国人民高度拥戴的例子,来教训对先主席润之毛公不敬的“右右”们。比如,他们经常这样痛心疾首、忿忿不平地说:

“美国人从来不诋毁他们的国父华盛顿。美国人也十分敬佩毛主席。而中国一班汉奸卖国贼们却数典忘祖诋毁国父毛泽东。”

“没有华盛顿,就没有现在的美国;没有毛主席,哪有现在的中国?做人不能忘本啊!”

“真正说起来,毛主席他比华盛顿还伟大——他解放了全中国,把劳动人民从苦难中解救出来。华盛顿却没有解放美国的黑奴。他家里就养黑奴!”

毛左们对毛太阳同志深厚的无产阶级革命感情还真让人有些肃然起敬的。不过,他们称毛作“国父”,却让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来:“在战争中居于首位,在和平中居于首位,在同胞心目中居于首位”的华盛顿之所以被美国人尊称为“国父”,是因为华盛顿和富兰克林、杰斐逊、汉密尔顿、麦迪逊等战友们建立美利坚合众国之前,美洲大陆只是大英帝国的十三块殖民地;而咱们脚下这块土地呢?夏朝开始就是一个国家了。数千年间,只是不断发生政权更迭而已。

换一个角度来看“国父”这个问题:毛当初尊称宋庆龄女士为“国母”,毛左们则称毛作“国父”,岂不是乱伦了吗?

下面,毛泽东果真与“比华盛顿还伟大”吗?下面无妨作个比较:

美国人确实“从来不诋毁他们的国父华盛顿”的,因为华盛顿不但是这个国家的“开国之父”,是这个国家走上繁荣富强、长治久安的开拓者,还是一位人格高尚,不恋权位的伟大政治家!——这位亿万家财的大庄园主,具有慈悲、博爱之心,很早就建立了极高声望的伟大爱国者,无论是作为英国公民与法国人打仗时,还是在独立战争时,都携数量可观的金币、马匹和其它物资上前线。而且作战之时或身先士卒,并自始至终与战士、同僚同甘共苦,从不闹特殊化。因而,赢得了美国民众空前的、发自内心的的拥戴和热爱。

而自诩为“马克思加秦始皇”的先主席老毛同志呢?却活脱脱是刘邦、朱元璋等的组合体,并将前辈身上各种“优良品德”发扬光大!在“大公无私”方面,这位富农毛顺生同志的公子哥,与大庄园主华盛顿先生实在相差太远——他从来没有像上战场自带金币、马匹的华盛顿那样,将家里银元奉献给党,把家里的牛牵给组织,相反,近年还有人透露:他连章士钊先生给的两万大洋,也没有向党组织报账(幸好那时还没有中纪委!)。

而在与部下同甘共苦方面,毛同志也是做得很不“伟光正”的:在条件极为艰苦的“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躲在后方静听“黄洋界上炮声隆”的他,竟严重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使得贺夫人屡结“龙胎”——结婚十年,怀十胎生六个小孩!“抗战”时期,在延安吃特供小灶的他,还经常“没事偷着乐”,沉迷于“歌转玉堂春,舞回金莲步”的“革命享乐”之中;“解放战争”期间呢?经过延安整风,将对手整得跪地求饶、建立了党内绝对权威的毛老大,十分坦然地享受“每天吃一只鸡”的革命待遇!1949年之后,“特别热爱女青年”的泽东同志,更是“老夫聊发少年狂”,四处传播革命种子。甚至在专列上也不忘与李服务员弄一番“革命的浪漫主义”!

再对比一下:

华盛顿人生一个最大的亮点就是:反对君主立宪,拒绝做国王。两任总统届满后,坚决拒绝再次连任,绝不当终身总统!

而毛太阳呢?虽然没有黄袍披身,却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权力最大的“无冕之皇”!他老人家一辈子嗜权如命。纵然躺在床上动弹艰难、喉咙中发出的声音浑浊不清,实在让人难以分辨之时,仍将权柄死捏在手不肯放松一毫!

再对比一番:

华盛顿另一个人生光辉亮点就是:没有权力欲念的他,当开国元勋汉密尔顿、杰斐逊、麦迪逊、亚当斯等人发生争斗之时,他完全站在公义和公正的一方,极力调解他们的纠争。像慈父或兄长一样爱护他们,保护他们!所以,虽然华盛顿在任期间也发生过“路线斗争”,却没有整肃过一位“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没有将与他唱对台戏的老战友打成“反党集团”头子进而从肉体上消灭之。

而毛同志呢?自从“时间开始了”之后(参见胡风长诗“时间开始了”),在位二十七年间,留下给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是不堪回首的记录和回忆!——不但把无数“地、富、反、坏、右”弄进地狱,还将无数同打江山的战友、部下弄得家破人亡!尤其是“反右”、“三年大饥荒”、“文革”,将这个国家折腾得水深火热,生灵涂炭!

唉,可爱的毛左先生们,将先主席润之拿来与华盛顿比,也真难为你们拿得出手!

更难为毛左先生们的是:连“没有毛主席,哪有新中国?做人不能忘本啊”的话都说得出口——没错,“没有毛主席,哪有新中国”!但,一个国家不在乎“新”与“旧”,最要紧的是国民要有自由,要活得体面、有尊严!如果没有这些,国家再“新”又有何用?!

“做人不能忘本”这句话说得好!但,真正“忘本”的,是毛太阳和他的战友们!——靠“农村包围城市”的他,是千百万农民兄弟将其抬上龙椅上去的。然而一旦稳坐金銮殿,便将农民兄弟一脚踢开:农民兄弟拿得的土地证在手里还没捏暖和,便被“合作化”和“公社化”。在“一大二公”、“统购统销”等政策无穷尽的盘剥下,全国农民只有在火炕之中痛苦地挣扎——“三年大饥荒”饿死三千多万国民,死者绝大多数是可怜的农民兄弟!

老毛另一件最不起中国数亿农民兄弟的,是弄了个“二元户籍”制。它如同画地为牢,将数亿农民兄弟钉死在“人民公社”的田头上几十年动弹不得。至今仍是这个国家的二等国民!

究竟是谁“忘本”?难道十三亿中国人都要像焦大老哥那般——对灌马粪的主子永远感恩戴德???

“毛左”们认定:“毛主席他比华盛顿还伟大”,理由是“他解放了全中国,把劳动人民从苦难中解救出来。”而“华盛顿却没有解放美国的黑奴。他家里就养黑奴!”

呜呼,可怜的“毛左”先生们:“解放”是啥意思?毛领袖究竟是将“劳动人民从苦难中解救出来”,还是在原来的枷锁上再加上一把“解放牌”的大锁???

可爱的“毛左”们为了反衬先主席毛太阳的“伟大”,经常发表“华盛顿却没有解放美国的黑奴。他家里就养黑奴”的言论。而这一点也常常将一些不了解美国历史的中国人引入认识之误区。只要读过美国历史的人都知道:美国最初是由十三块英国殖民地(州)组成的。各个殖民地(州)都有自已独立的宪法,以及各种法律法规。各州高度自治、独立性极强。联邦政府在重大问题上稍为不慎,合众国就有解体之虞。

而当时美国半数以上的州,州宪法是充许蓄奴的。如果要废除蓄奴制度,就必须有一半以上的州议会同意。而美国是一个三权分立的民主国家,绝不充许搞“紧密地团结在以华盛顿同志为首的党中央”那一套。在国家公民力量还没有强大到一定地步的时候,权力有限的总统,是极难撼动蓄奴制度根基的。而在建国之初,维护合众国的统一,则成了联邦政府压倒性的“政治任务”。在林肯之前,历届总统无人敢贸然提废除蓄奴制。而后来美国的南北战争,导火索就是因为南方的奴隶主知道林肯是一位具有强烈废除蓄奴制度意图和决心的总统。所以,干脆来个“先下手为强”。

值得一提的是:林肯虽然“久有废奴志”,但基于策略考量(怕中间力量滑向南方),在南北战争暴发的很久一段时间里,仍然不敢公开《解放黑奴宣言》。值到战争到了拉锯状态,林肯才毅然将其公诸于众的,从而赢得广大黑奴的支持,并取得战争主动权的。

最后要谈一点的是:华盛顿虽然至死没有解放黑奴。而且他家里仍然蓄奴。而这些黑奴是他从祖上继承而来的。按照原有的契约,他是无权解放这些黑奴的。然而他十分尊重和爱护这些黑奴。他死后并立下遗嘱,要在他的妻子去世以后解放他家中的黑奴。他还特别嘱咐:禁止对他去世时留下的奴隶加以出卖。对年老、多病和年幼的黑奴,或赡养至死,或予以治疗,或予以扶养成长!

像华盛顿这样的人,才是“人民的大救星”啊!

而毛太阳同志呢?他究竟是一颗啥星?还是由读者自己决定吧!

附:王蒙的《雄辩症》

话说某公在患厚皮逻辑症之后,经过手术削皮,看上去皮薄了些,然而这只是“锯箭法”,治标没治本,不久皮又长厚了。更让人不解的是,此公在服了《逻辑学》之后,出现新的症状。
一日,此公又来到医院。正好这天在医院就诊的患者寥若辰星。
医生说:“请坐!”
此公说:“为什么要坐呢?难道你要剥夺我不坐的权利吗?”
医生无可奈何,知道此公曾有过的事情,于是倒了一杯水给他,说:“请喝水吧。”
此公说:“这样谈问题是片面的,因而是荒谬的。不是所有的水都能喝。假如你在水中搀入氰化钾,就绝对不能喝。”
医生说:“我这里并没有放毒药嘛。你放心!”
此公说:“谁说你放了毒药?难道我诬陷你放了毒药?难道检察院的起诉书上说你放了毒药?我没说你放毒药,而你说我放了毒药,你这才是放了比毒药更毒的毒药!”
医生毫无办法,便叹了一口气,换一个话题说:“今天天气不错。”
此公说:“纯粹是胡说八道!你这里天气不错吗?即使是天气不错,并不等于全世界的天气不错,比如北极就在刮寒风,漫漫长夜,冰山正在撞击……”
医生说:“我说的今天天气不错,一般是指本地,不是全球嘛。大家也都是这么理解的嘛!”
此公说:“大家都理解的难道就一定是正确的吗?大家认为对的就一定是对的吗?如果公众的价值观出现问题,那真是可悲的事情,比如文革就是这样。要知道真理有时就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医生已经有厌烦了,忍不住和他辩起来:“难道真理就掌握在你手里?”
此公说:“你的理解,我看是很平凡的,你们这些医生都给人看病,唯有我是被看病的,我虽属少数人,但我也没说真理就在我手里呀?”
医生说:“我们医生都是平凡的人,你是不平凡的人,不平凡的人也会得病,也要我平凡的人来治病。”
此公说:“我不平凡的人即使得病,也是得不平凡的病。”
医生说:“对!你得的是不平凡的病。”
此公说:“你才得病了呢,我说过我得了病吗?”
医生说:“你没病来医院干嘛?”
此公说:“我没病不可以来医院吗?医院是公众场所,我无权来吗?”
医生说:“你可以来,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此公说:“你无权命令我走,你是医生,职业道德不允许你赶我走。”
医生说:“医生的职业道德是对病人而言。闲杂人等都跑到医院来,医院不成了椒公园么?”
此公说:“你没有调查研究,怎么就知道我没病吗?难道我就不是病人吗?”
医生说:“你不是说你没有病吗?”
此公说:“难道我说的话就一定正确吗,难道我说过我没病吗?”
医生说:“我不用调查研究也知道你有病了。”
此公说:“你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因此,你这是在骂人!”
医生摇了摇头说:“你的病我治不了,你去找其他的医生给你看吧。”
此公说:“你们医生都是穿一条裤子,木秀于林,风必吹之,那位医生都会说我有病的。”
医生无可奈何:“既然大家都说你有病,那你肯定是有病的,你大概不知道,还有木‘朽’于林,风不吹也自烂一说呢。”
此公说:“你们都说我有病,难道就我一个人有病,你们就没有病?”
医生苦笑着说:“你、我、还有其他医生都有病,好么!不要再说了!”
此公说:“你难道要剥夺我的话语权吗?”
医生说:“好!好!你有说话的权利。”
此公说:“不对!我还有不说的权利!”
医生说:“那你就坐下继续说吧,说累了,就喝点水。”
此公说:“这样谈问题是片面的,因而是荒谬的。不是所有的水都能喝。假如你在水中搀入氰化钾,就绝对不能喝。”
医生说:“我这里并没有放毒药嘛。你放心!”
刚说完,医生心想,又转回去了,看来今天无穷无尽。于是苦笑着说:“今天真倒霉……”
此公说:“你还是医生吗?你知道医生的职业道德吗?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医生说:“那你就少废话,让我给你瞧病吧?”
此公说:“谁说我有病?你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
医生心头一惊,进入狗咬尾巴的逻辑怪圈了,因此就闭口不语。
此公说:“你为什么不说话?”
医生说:“我为什么要说?你难道要剥夺我不说话的权利吗?”
此公说:“那你就喝点水吧。”
医生说:“这样谈问题是片面的,因而是荒谬的。不是所有的水都能喝。假如你在水中搀入氰化钾,就绝对不能喝。”
医生忽然感觉到,这话原是从此公嘴里吐出来的,自己怎么传染到了呢,就差点没晕倒在地上……
第二天,医生找到院长,说:“本人虽是主治大夫,但因某些特殊患者的病症——雄辩症的出现,本人深深感觉到知识的贫乏,无法给病人治病,想脱产去进修哲学、逻辑学。”
院长说:“就为一个特殊的病人?”
医生说:“特殊病人就不是病人吗?你可以剥夺特殊病人治病的权利吗?难道医院只是为了大多数人开设的吗?如此歧视特殊病人是没有道理的!假如你是特殊病人,你需要治疗吗?”
院长一听,一屁股瘫在沙发上,怔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慢慢地说出一句话:“我看你已经有雄辩的能力了,不用再去进修,否则我这老院长也得去进修。”

(本文略有删减,原标题为:毛泽东果真比华盛顿还伟大码?)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