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官员自杀是社会畸形发展的产物

2012-09-22 20:06 作者:姚树洁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9月13日,海南琼海市国土局一姓戴的副局长跳楼自杀,留下遗嘱说工作压力太大,身体吃不消,只好寻短见。

中国中层干部,也就是所谓处级干部压力最大,他们不仅成了压抑症的高发人群,也成了非正常死亡的高发人群。

据不完全统计,过去3年,中国中层干部自杀人数高达46人。这样高密度的自杀,跟老百姓认为当官就是升天的感觉,形成了鲜明对照。

当今中国,还有1.7亿人生活在每天每人1.25美元的贫困线以下,有接近3亿的农民工像候鸟一样,从落后的农村,飞到全国各地的城市和沿海发达的农村,居无定所。这些人每月工资在1500-3000元之间,但是,他们当中有70%以上的人,不能在城市定居下来,造成中国城市化的虚假性。

造成贫困和虚假城市化的主要原因有:(1)高房价,(2)不稳定的就业,(3)子女没有地方上学,(4)有病无处医,(5)各种各样的歧视。

正因为有那么多贫困人口和弱势群体,在中国能够有一份体面而稳定的工作就已经非常令人羡慕了。要是能够当公务员,又是高人一等。要是能够进入垄断部门,不仅地位高,而且收入也高。

但是,不管你如何努力,中国最令人羡慕的人群就是当官,而且,越大越好。在地方来说,处长以经了不得了。

然而,当官的人,却不一定认为自己非常幸福,有的人还要自杀,原因何在?

我认为,造成官员自杀的直接原因是社会高度畸形发展,大大地提高了人们对未来,尤其是对金钱的期望值,严重超过现实中可能达到的水平。

例如,一个处长,每月收入可能是8千元,加上油水,1万,甚至数万都有可能。

这种灰色收入的不确定性,导致有些看不透的官员,以为大家的月收入都是数万,而自己要是达不到这个目标,就会抑闷。而为了排解抑闷,就挖空心思的寻租。如果第一次寻租成功,就有第二次,而且,每次的胆子会越来越大,最终成为腐败官员。而腐败的官员,一方面腐败,一方面又怕被双规,因此,天天生活在罪恶和纠结当中,变成了压抑症。

有的官员,心高气大,无才无德,却很能嫉妒别人不断得到提升的机会。要知道,中国的官场非常有竞争力。一个公务员,尚且有数百,甚至数千人竞争。如果是一个带长的位子,可想而知,要有多少人竞争呢?

有了长,还要往上一步一步地爬。科,副处,处,副厅,正厅,副省部,省部,等等,到常委。

我每次回国,都是听到人家在讨论什么人已经提到了什么级了。大学同学里,有个正厅,副部和部,那都是同学们的骄傲。

这种官本位,在中国人的脑海里,已经成为一种根深蒂固的文化,是一种中国特殊的文化。

因为,只有当官,才会得到社会,家庭,同学,同行的承认。如果级别不够,面子没有了。如果连一个公务员都混不上,那没有人把你当一回事。

在大学里,大家不是谈论某某教授已经发了多少文章,拿了多少真的对人类或者工业生产有用的科研成果,而是讨论当了系主任,院长,校长了没有?当了杰出专家了没有,拿到了大课题了没有?等等。

连大学里评价学者的标准都按官本位,在政府系统就更不用说了嘛。

于是,我们出现了这样一种社会扭曲的现象:每人都想当官,有钱成了大老板也要当官,最少搞个什么代表也好。

对那些一天到晚相当官,而又当不上的,压力能够不大吗?于是,压抑症出现了,严重一点的就跳楼或者割喉萨迪。

为了防止官员出现压抑症,自杀,必须改变人生心态。官是做给人家看的,钱太多花不完是人生最划不来的事。把自己的小孩惯的连书都读不好,富不过二代,更是白搭。还不如,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人民多做点好事。这样一来,心放下,压抑症也就没了。对自己,对社会,都能交待的过去,难道不是这个道理吗?

俗话说,知足者常乐。乐,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