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为何中日冲突未因拔旗升级?

2012-09-02 12:32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8月27日,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的座驾在北京遭到拦阻,车头的日本国旗被拔。吊诡的是,尽管中日关系近来因钓鱼岛等争端日趋紧张,中日双方对拔旗事件却表现出了相当的克制与理性。两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但是在谴责拔旗行为上却有共同语言。

丹羽宇一郎被认为是“亲华”的大使,他反对石原慎太郎的“购岛论”,还曾经为此在日本国内受到指责。所以,丹羽遇袭得到了很多中国人的同情。对于这样一位友好的日本有识之士,还进行挑衅与羞辱,显示了中国国内某些极端的民族主义者不理智的一面。

相比之下,丹羽大使作为受害者,虽然对拔旗之举表示遗憾,但是一再强调此事只是个案,不会影响中日关系大局。中国外交部也对事件表示遗憾,承诺对此调查,并重申中国将严格遵守《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

8月29日,日本公使前往北京市公安局确认“拔旗”嫌疑人,通过法律手段处理拔旗事件,避免外交纷争升级。中国前外长唐家璇8月29日在一次学术会议上表示,拔旗不是理性爱国行为,而是害国行为。这种做法违反了国际交往的惯例与公法。虽然在此之前不少媒体对极端的反日情绪有所反思,但这次拔旗事件让更多的中国人警醒:有人将此次拔旗事件与一百年多前盲目排外的义和团运动做了类比。

几个月来,中日关系不断恶化,导火索是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购岛论”。石原慎太郎围绕着钓鱼岛问题成功地实现了日本右翼的大动员,东京地方政府已经筹集到15亿日元的购岛款,石原进一步提出要在钓鱼岛建立电信基地、港口和气象站。

毫不夸张地说,钓鱼岛已经成为石原要挟野田政府的牌。面对石原的步步紧逼,野田内阁在钓鱼岛问题上承受着日本国内巨大的压力。野田希望内阁从东京地方政府东京都厅手上,接手此事的处理,但是石原慎太郎并不愿意就此罢休,多次申请登岛考察。

8月,中日双方先后登上这座无人居住的小岛,中国国内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日游行,两国之间的对峙渐趋白热化。反日几乎成为“政治正确”代名词,历史的伤痕与崛起的国力叠加在一起,滋生了一种复仇情绪。关于中日开战的讨论也流传开来。甚至有媒体称,如果中日开战,中国将一雪前耻。

如老子所言,祸福相依,此次丹羽座驾遇袭,却为缓和中日间的紧张关系提供了一个契机。两国政府的克制态度为彼此提供了回旋的空间,为几近沸腾的对峙气氛降了温。日本首相野田佳彦致信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希望双方能够理性对待钓鱼岛问题。内外交困的野田佳彦需要缓和中日对峙的局面,而换届在即的中国政府当然也不愿意看到中日冲突无限升级。

无论中国还是日本国内都存在着激进派与稳健派,一旦敏感问题被渲染,激进派往往占据话语权,对外交政策形成巨大压力,双边关系难免被裹挟而下。日本政府在7月7日这个敏感的日子宣布计划购买钓鱼岛,引起中国民众的强烈不满。钓鱼岛为日本实际控制,面对石原慎太郎煽动的民族情绪,野田佳彦也不得不避免示弱。

8月10日李明博登上独岛(日本称竹岛),他不仅发表了要求日本天皇道歉的言论,还退还了野田佳彦的亲笔信,令日本政府蒙羞。中国保钓团体登上钓鱼岛以及8月19日的反日游行也让日本政府看到了中国民间的反日情绪到了一个比较危险的节点。

8月29日,自民党等在野党在日本参议院通过了对野田内阁的问责决议案。此前,野田佳彦为了推动国会通过消费税改革法案不得不在提前大选问题上作出让步。自民党希望尽快举行大选,因为以目前的支持率来看,解散国会意味着自民党将重新上台,终结民主党三年多的执政。

独岛、钓鱼岛成为在野党攻击野田内阁无能的口实。面对国内外的双重压力,野田内阁一方面接连否定了国会议员和东京都的登岛申请,堵住石原进一步挑动中日冲突的通道,防止中日关系恶化; 另一方面放则出口风希望在9月实现购岛,应付国内的反对声音。

中国正处于权力换届的敏感时期,稳定还是外交的主旋律。钓鱼岛问题上,中国领导人保持了高度的自我克制,除了外交部的强烈抗议之外,最高层领导人没有直接喊话。虽然让有些国民感到不满,但是却为中日关系缓和保留了余地。

中日之间存在诸多固有矛盾,领土问题、历史认识问题、靖国神社参拜问题,没有一个可以在短期内彻底解决。但是双边经济联系密切,在贸易、金融等领域高度相互依赖也是不争的事实。中日关系的这种双重性,使得双边关系不时阵痛,却又不至于彻底决裂。“中日不再战”是两国从血腥的历史中得出的共识,也是中日关系的底线。

最近一轮中日紧张在很大程度上由石原为代表的日本右翼势力挑起。虽然在日本国内只占少数,过去的三个多月,石原成功地将钓鱼岛问题变成了日本政治中的热门话题,引发中日之间的严重对立。

9月即将迎来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中日两国将举行一系列的活动,为中日关系缓和营造氛围。因钓鱼岛而起的紧张空气还需要慢慢消散,但中日关系这一轮紧张或许将悄然告一段落。在可预见的未来,中日矛盾虽然难以“釜底抽薪”,但是两国的稳健派都已经开始“扬汤止沸”,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至少会让中日暂时远离战争的悲剧。


法广:日中化解钓鱼岛争端的新动向

听众朋友,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争端,近来因为香港和中国内部民间的保钓活动而不断升温,但在政府层面,日中两国政府显然谁也不愿意扩大事态,大家不得不寻找解决争端的途径。日本方面8月31日向中方提议,在9月8日至9日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期间,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举行双边会谈。日本外务省副大臣山口壮当天在北京会见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时提出了上述建议。韩国媒体指出,对于在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期间举行韩日首脑会谈,日本政府则持消极态度。据分析,日本的战略是,要集中精力应对韩日独岛纠纷,同时防止中日钓鱼岛纠纷升级。

如果这一中日高峰会谈得以实现,那么将是继去年12月之后野田再次会晤胡锦涛。野田今年5月曾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举行过会谈。日本官房长官藤村修当天在记者会上强调:“会谈是为了从大局出发使日中关系今后得到稳定发展。” 据报导,野田亲笔信的主要内容为以今年日中邦交正常化40周年为契机,呼吁深化两国间的战略互惠关系,建议在政治层面开展密切合作。中国外交部当天在官方网站上发表简短公告称:“国务委员戴秉国31日在中南海会见日本外务省副大臣山口壮,就中日关系交换了意见。山口壮还向戴秉国转交了日本首相野田佳彦致胡锦涛主席的亲笔信。”据悉,野田佳彦在亲笔信中提议两国考虑中日关系的重要性,冷静处理两国发生主权纠纷的钓鱼岛问题。山口壮30日会见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时表示,日方高度重视发展对华关系,愿同中方加强对话与沟通,妥善管控存在分歧的问题,保持两国合作关系的顺利发展。

日本媒体报导说,日本政府不答应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钓鱼岛设立鱼船避难设施的条件,但是希望东京都能支持把钓鱼岛国有化。石原曾表示,如果日本政府愿在钓鱼岛列屿设立鱼船避难处所,就把购岛计划让给政府。石原周五在记者会上说明,为了加强政府对钓鱼岛列屿的实际支配力,他曾向政府提出,希望能在钓鱼岛建设鱼船避难设施,当作东京都放弃购买钓鱼岛的条件。对此,日本政府考虑的结果,以“已经实际支配钓鱼岛列屿“为由,决定不会立刻答应石原的要求。 据NHK报导,政府做这个决定,还可能是因为中国等也主张拥有钓鱼岛主权,认为不该采取招引强硬态度的措施。

中国方面,纪念日中邦交正常化40周年的“夏日盛典in北京2012”9月1日在北京市朝阳公园开幕,旨在通过日本的盂兰盆舞来扩大两国交流。共同社报导说,围绕钓鱼岛问题,中国国内的反日情绪高涨。为防止发生不测事态,主办方在开幕式会场周边加强了警备。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在开幕式上致辞称:“希望能够通过活动加深并强化两国国民的心灵纽带。” 他还转达了外相玄叶光一郎“希望日中关系能进一步友好和发展”之言,强调了友好的氛围。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米仓弘昌也出席了开幕式。夏日盛典活动将举办至2日。活动期间不仅将围绕高台展现盂兰盆舞,还将献上东日本大地震灾区的盛冈SANSA舞和仙台雀舞,以传递灾区重建复兴的信息。丹羽并未提及钓鱼岛问题以及他的轿车事件。

共同社指出,居住在北京的日本人中,有人对反日运动的升级表示不安,也有人称“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冷静的,没有感到紧张”。为了防止再次发生针对日本人的事件,日本驻华大使馆已通过网络等方式提醒大家继续保持警惕。北京的日本人学校大幅增加了警力。一名日本籍主妇称,现在外出时尽量不讲日语,也不靠近日本大使馆所在区域。另一方面,北京一家日企的男性则表示,很多中国商人都认为抵制日货也将给中国造成不良影响,称并未在日常工作及生活中感到危险。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