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无锡政府已经破产----苏南模式的终结

2012-07-31 05:06 作者:沈果冬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经济上债台高筑 寅吃卯粮 入不敷出

薄熙来事发后,重庆在清查各级政府债务。重庆一年种了十年的树,无锡用5年投了发达国家100年的项目。

2011年4季度,被突然免职的前市委书记毛小平就坦言政府没钱了。无锡的政府债务绝对是个天文数字。据网文《再问无锡市委书记和宪法到底哪个大?》披露,原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一次就以不动产作抵押贷款150个亿,有的地方甚至提前征税。还有乡镇企业贷款,政府使用,仅太湖边一街道不完全统计就有20多亿。某资深老干部说,杨卫泽任内银行光政府债务就9500亿。

2012年6月5日,无锡太湖城管委会和无锡市滨湖区华庄街道向全体机关人员发了一封公开信,称当局的资金异常紧张,融资艰难,贷款困难,所以从6月份起开始,所有机关人员停发工资,只发生活费。此地是无锡市富得流油的最好的地区,中国最豪华的地方政府办公大楼就在华庄,连机关人员的工资都发不出了,确实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2012年2月14日,媒体报道,无锡市政府向江苏省19家省级银行金融机构融资千亿元,常务副省长出席了贷款仪式,据说此事经过省长,无锡市常住人口610.73万,人均借债1.6万元,现领导由省里空降到无锡,烂摊子省里不帮怎么办?

网上评论,若以市场经济的标准衡量,无锡当局已经资不抵债,事实上已经破产

政治上施行暴政 法外授权 国中之国

无锡是法外授权,国中之国。称为无锡“中南海”的政府办公大楼传说耗资几百亿到上千亿,上了亚洲邮展的邮票,公然对抗中央,打了中纪委(不敢处理)一记响亮的耳光。

杨卫泽因与某人私交,就把崇安区各街道下设的“综合服务中心”变为公务员编制,多开支财政几个亿。

震球服装厂将合同制工人转为劳务派遣,职工上访,劳动部门宣称此类情况无锡有50万。

无锡拆迁更是血雨腥风,前有流氓,后有警察,鼋头渚暴力拆迁,杨卫泽亲自坐镇指挥,上千人冲击百姓住宅,如同日寇扫荡;《财经》报导无锡隧道班车焚烧致死24人,实际死亡更多,造成中国最大的拆迁伤亡案;沈果冬举报无锡“中南海”和违法暴力拆迁,杨勃然大怒,被冤判10个月;河埒口拆迁炸死警察一案,违法犯罪的拆迁公司毫无责任,受害人精神病患者徐国新被判死缓死在监狱;在法院工作的朱建新房子不在规划内被强拆,夫妻多次遭到警察等人殴打;黃民菊丈夫在恐吓中病情加重死亡,强拆后警察等随时撬门入室,酷刑殴打;这类事例实在太多太多,举不胜举,可参阅《无锡拆迁运动残暴真相》!!!

江苏省在无锡创新的基础上制定了苏公通[2008]120号文件《关于依法处理进京上访违法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以办法制学习班的名义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王荣到深圳后依葫芦画瓢也搞了个类似的文件,立即遭到抨击,新华社专门发表了评论文章《严惩“非正常上访者” 深圳涉嫌越权》。但是,在深圳胎死腹中的文件,在无锡却实行至今。深圳搞了个25年连续工龄享受医保征求意见,受到90%的反对;无锡不需要听征,30年享受医保。

宪法法律形同虚设,一切用暴力摆平,公民成了亡国奴:如:一、对公民的行政诉讼请求不立案,仅2009年,群众三次到最高法院集体上访要求行政诉讼立案,惊动中外,仍不立案 ;二、枉法审判,法院无视事实或用地方政府文件代替法律进行判决;三、滥用权力抓捕诉民,为了驱散在无锡市中院门口要求立案的群众,法院伙同警方在法院门抓捕要求立案的群众,创世界之最;四、法院成了犯罪分子的保护伞。河埒口拆迁大规模打砸抢,群众上千人上街抗议,交通阻塞,因拆迁公司暴行造成炸死警察爆炸案,精神病患者(有省级司法签定)被判死缓,而暴力犯罪的拆迁公司却享有司法豁免权;五、司法与行政合署办公, 2011年底,无锡法院贴出“公告”,将人民法院涉及征地拆迁纠纷案的立案信访接待室变更至市人民来访接待中心,公然将法院与政府合二而一,法院彻底沦为政府的附庸。

发展上搞大跃进 弄虚作假 巧取豪夺  

薄熙来雇佣200多文人为其鼓吹,杨卫泽请学者写《无锡经验,中国经济发展转型的探讨》,挂吴儆链名。书标榜2005年后无锡经济进入一个显著的发展时期,这恰恰是杨卫泽来无锡后搞卖地经济疯狂大跃进时期。无锡新区原来的规划是5、45平方公里,2006年扩张到220平方公里。城市化变成造城运动。杨规划无锡五城,光太湖新城就173平方公里。市政府办公大楼工程,整个华庄可耕地24000亩不复存在。滨湖区政府大楼假借“三创载体”的名义,圈太湖风景区几千亩良田,拆二个自然村。设计至少100年的无锡第一人民医院使用七年拆除。周山滨汽车站耗资一亿多刚启用一年就扒掉。无锡益多环保热电有限公司是“省循环经济试点企业” ,首批十家“江苏省节能减排科技创新示范企业”,因影响美观,投资近3个亿的项目运行不到两年拆除。近郊除了湿地公园,就是成片荒地,只有战乱才有如此荒芜境象。由于拆迁,大量企业外流,仅安徽郎溪一地就有无锡企业700多家,不少是高新技术企业。无锡原是鱼米之乡,稻田是湿地生态之最,毁田造园投入大量养护费,平时几成无人区。

杨卫泽标榜科技创新、鼓吹“超常规政策和措施培育壮大新兴战略性产业”,说穿一钱不值,一是弄虚作假,二是政府买单。国家工业设计园是开发商在饭桌上聊出来个点子,到科技部攻关搞了块牌子,当初就大厅里搞个展区,真正的工业设计企业只二、三家,实际是座写字楼,领导来参观就叫其它企业关门。惠山历史文化街区获得了“第三届“中国历史文化名街”称号,当地媒体报道称惠山老街保留着江南古街的历史风貌,传统民居密集,原住民达80%以上,仍保留着传统的生活习俗。无耻的谎言,原住民都赶走了,为此不惜纵火制造冤案。有钱能使鬼推磨,国家部委办照样搞定。

530计划同样是用纳税人的钱堆政绩。有人批评“530计划”表现出明显的“粗放型”特征:“凡可行的设想都可以拿到风险投资,失败的话不加追究。”专家指出,“530计划”的成功率很可能不足10%,指斥“530计划”这样拿未来20年的财政投资出来的繁荣景象,是一种对未来的不负责任。杨执政下的无锡,高新技术产业只是装门面,效益不如传统企业,经济主要靠投资拉动、数字注水,借债发展,拆迁掠夺。

苏南模式的特点是乡镇企业,杨卫泽呶呶嘴,集体经济化为乌有。金星村通过改制瓜分集体资产,以江苏新纺集团为例,原乡政府文件,评估总资产为5、3343亿,净资产为2、2644亿;8天后又出了一个文件,总资产缩为3、1757亿元,净资产缩为0、1776亿元。村委主任以村委的的名义把缩余的净资产无偿提供给改制后的企业,换取98、79万元股份,由干部按职务分配。村资产量化分配中有30个假名,分得资产958、154万元。群众凭股权证每年分红百来元,他们到政府上访要求对资产、经营状况信息公开,

无锡率先实现现代化已演变成了不顾一切透支、掠夺民众的大灾难!!!区长搬出律师,你们的股权没经过工商登记,不适用公司法。上访到纪委,纪委说如国资要抓几十个人,集资不管。远郊的友谊村更荒唐,连股权证的形式都不需要,它原是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定点单位,集体资产并无转制,大的厂有化工、冶金、船厂,小的企业有十几,共四、五亿的资产糊里糊涂没有了。失地(许多地国家并无征用,地方政府收上去,)农民只给3年到10年的社保工龄,40岁以上60岁以下的自己交纳5年社保金办社保,60岁以上的每月只给400多元的保养金,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被全部侵吞!这是无锡的缩影,,华西村如无吴仁宝,也会陷于同样的命运。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沈果冬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