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委员会内的恶斗

2012-07-24 09:44 作者:苍鹰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民主制国家的政府内部通常比较团结,而共党内斗不断,永无休止,终致自我毁灭,其中深层次的制度原因值得我们思考和研究。

总统制和内阁制

民主制国家政府的组成体制基本有两种,即总统制和内阁制。总统制——美、法、俄等国为例,由总统大选的胜出者——当选总统组阁,即由他推荐政府成员,经国会考核批准,组成政府。内阁制——英国、意大利、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等议会制国家为例,由议会多数党党魁组阁,或几党联合组阁。这两种政府组织方式尤其是总统制的特点使政府内部较团结,极少发生内斗。若某部长与总统及多数阁僚意见相左,可以辞职走人了事,无须缠斗。

民主制国家人民享有宪法保护的充分自由,因此,社会上对任何问题都会意见纷争,他们用选举解决了复杂的社会矛盾和纷争。大选的胜出者就是社会的主流意见,由胜出者挑选政府班子成员,当然只挑选与自己政见一致的人入阁,这样组成的政府,富有团队精神,比较团结和有效率。美国每四年一次大选,却化一年半时间在大选上,届时各党各派纷纷登场,意见纷陈,互相攻击(君子动口不动手),全部媒体出动,全民参与,化钱不少(大都是民众捐款),所为只一件事——选出一位总统。社会矛盾和纷争在组成政府之前用选举解决了,不带入政府内。另外,人民还普选出议员组成国会两院,不同的社会意见可以通过议会继续反映和讨论。议会是立法机构,作出的决议,行政机构(政府)和司法机构应当实施。这样通过三权鼎立的制度保证国家权力机构按大多数人的意见办事。民众在民主制中可以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通过选举行使自己的公民权,如果自己的意见与主流意见相左,得服从多数人的决定,但可保留自己意见,在今后的选举中表示。人民在这样的民主制中生活,如鱼得水,何等自在!怪不得中共高官都把妻妾子女移民民主国家,而让我们这些平头百姓过“可爱”的社会主义生活。

委员会

“共党专政”的国家,实行“极权制”或称“集权制”,在党章、“宪法”中规定的权力机构称为“委员会”,例如党中央委员会、地方各级党委会、人大常务委员会、军事委员会……。共党虚设代表大会,把实权集中于党中央委员会,再进一步集中于其中的政治局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形成塔式权力结构。因此说共党的权力机构是“委员会制”。最近《人民日报》刊出署名文章,把由9人组成的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说成是“集体总统制”,吹嘘说中共独创了这种新体制,并因此取得了多么巨大的成绩云云,不过是再度表演共党自吹和欺骗的本能而已。实际上,世界共产国家集团由盛转衰,恰恰与这“委员会制”有莫大关系。

党章国法表面规定,由代表大会通过选举产生委员会,而实际产生方式只有两种:第一种,由权威领袖点名组成,例如斯大林和毛泽东时代,所有“委员会”的名单均由他钦定,谁敢不遵?第二种,由在职和离退休的党内大佬集体协商决定。“委员会”名单内定后,交由代表大会以“等额选举制”通过。共党的全部历史中,“委员会”的产生就在这两种方式之间轮流转换。这两种产生方式有共同的特点:排除党内外民主,实际废除了党员和人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一切权力归少数人。

共党从创立至今,都是立党为私,把党视为实现个人政治目的的私有工具,这个政治目的就是恢复专制自己做皇帝,朝鲜金家皇朝是最明显的实例,毛为实现这目标奋斗一生而未如愿。要使党成为个人的工具,必须能完全控制党,就不能允许党内有民主了。

建党之初,没有权威,只能按第二种方式产生“委员会”,经由党内各帮各派大佬集体协商决定委员会名单,委员会内就必须代表党内各帮各派,形成平衡。各帮各派都想垄断、控制党,使之成为自己的工具,于是委员会内必然发生争权夺利的斗争。打倒对方的最好方法是指它通敌,是“内奸、叛徒、特务”,就可聚合众党徒共剿之。党内规则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于是就要广泛使用谋略权术、阴谋诡计,费尽心机绞尽脑汁,经过多番最残酷、最血腥、最疯狂、最惨烈的权力斗争后,消灭了各帮各派的最后胜利者,就成了“猴王”,有了独裁权,他可以独立“组阁”,这时“委员会”的产生方式转为第一种,由“猴王”点名组阁,开始了“猴王”的独裁专政时期。“猴王”立即有君临天下的感觉,开始筹划皇权和世袭制,与同僚间确立君臣关系。同僚不敢反抗,逐步接受臣子的身份,但内心肯定不满,于是委员会内部再酝酿新的斗争。或逼宫成功,老王落败退出,新王登基,例如赫鲁晓夫被整肃下台;或老王击败所有反叛者重组委员会,例如中共文革。所有的“猴王”手上都沾有无数同志和同胞的鲜血!

经过个人独裁期的残酷斗争,党内都被斗得伤痕累累。再加取得政权后,上下腐败严重,理想丧失,意志消沉,都成了唯唯诺诺的平庸之辈,无复有斗志。老王没有建成世袭制就见马克思去了,出现一个没有权威的时代,于是“集体领导体制”被各帮各派接受,成了新党规,委员会的产生又回到第二中方式,由党内大佬集体协商决定委员会,于是,党内帮派斗争再趋激烈。

委员会制把社会和党内的矛盾引入委员会内部来解决,关起门来恶斗,直到胜负已定,才公布“败寇”的罪行而群起攻之。委员会制是个必然发生激烈内斗的机制,是恢复专制的建党目的导致的必然结果。

自我毁灭

共党委员会现在按第二种产生方式组建,自己美名曰“集体总统制”,实际是“权力分块割据制”。政治局常委会内至少分裂成四派:团派、江派、太子党、改革派,没有一派占半数,我不服你,你不服我,各为本派利益奋斗,因此大多数议题议而不决。前时为讨论“调查”薄熙来,竟然吵得拍台拍桌。既然无法作出集体决议,每位常委在自己分管部门就是王了,形成权力分块割据,部门独裁。不是“九总统”而是“九王”横行中国。权力分块割据终究要发展为地方割据,党国分裂,各地独立,共党解散,然后民主统一,混乱几十年。惟有民众发动民主革命,才能扭转乾坤,再造中华。

党内“改革派”、部分不在位的太子党和离休老党员,眼看大船急速下沉,非常着急,建议政治改良以救党,但是各派都为自己的巨大利益而斗红了眼,难分难解,做不出任何决议,众多漏洞一个都修补不了,只得眼看大船沉没,走向毁灭。胡带领参拜西柏坡、建议学习朝鲜古巴,是希望大家拥戴他为“英明领袖”,给他独裁权。但是,任何常委都决不肯自动缴出表决权向胡投降,胡只能糊到底了。

共党的基本规律是“一代不如一代”,搞专制反民主的后果——过不了五代,必然灭亡。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