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黄三亿”玩弄的“陌生年轻女性”大曝光?

2012-07-06 04:49 作者:金世遗 / 程江河 桌面版 正體 18
    小字

被“黄三亿”玩弄的“陌生年轻女性”大曝光? / 金世遗

黄胜出事后,德州民间给他送了个“黄三亿”的外号,意指其家财之巨。而黄胜在生活作风上的问题在当地也是半公开的秘密。据知情人士介绍,与包养情妇的其它腐败官员不同,“他喜欢玩弄陌生的年轻女性,在德州期间,每到下面县里视察,一天中最后一个节目十有八九就是到宾馆里和女性开房。”黄胜2007年出任山东省主管文体的副省长后,也不时传出绯闻。(凤凰网)

看了以上新闻,笔者不禁要问,“黄三亿”喜欢玩弄的陌生年轻的女人都是些什么女人?是小姐?是女大学生?是女工人?是女官员?等等、等等。尤其是黄胜县到里视察期间,谁能在短时间内帮其找到陌生年轻的女人?笔者以为,根据这两个条件,可能性最大的是小姐和女学生,但女大学生是最主要的目标。

大家知道,黄胜“喜欢玩弄陌生的年轻女性”,从表面上看是一个“特色”,是个爱好,但是,如果从深层次来看,这不仅反映了黄胜有很强的“保密意识”,而且还反映了黄胜有奴役女人的思想。就是说,在黄胜的眼里,女人是性奴,是发泄的工具,是有血有肉的“机器人妓女”。

为何如此说呢?因为,一、黄胜与陌生年轻女人开房,获得钱色交易后,两人就可以各奔东西,互不相识。这对黄胜来说,是很安全的,也保持了市委书记的“光辉”形象。当然,这也不是黄胜的首创,因为,深圳原市长许宗衡也有这样的“保密意识”。据说,许宗衡所玩的情妇不住在深圳,而是住在香港。这样,许宗衡异地会情人,与黄胜异地开房玩陌生年轻女人就有可比性,其手法也是如出一辙的。二、黄胜与陌生年轻女人在一起,要的是性,不是情。所以,他们既不拉家常,也不谈感情,这样,对黄胜来说,就不会被陌生年轻女人看出真面目,就可保持其固有的“党性”,在各县的干部大会上,在人民群众中,依然可以口若悬河,大谈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大谈反腐倡廉等等、等等。

因而,从以上两个特点来看,无论是年轻女工人,还是年轻女官员,都不可能到宾馆来陪黄胜睡觉,为黄胜提供性服务。因为,她们都是良家妇女,试想,如果黄胜或德州市委办公室官员委派县委干部去找“陌生年轻女人”,那么,这些良家妇女,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走出家门吗?如果知情了,又怎能逃得过黄胜那很强的“保密意识”呢?再说,黄胜的下属也不会这样做的,否则,其仕途不就完了。这样一来,剩下的“陌生年轻女人”,就只有“小姐”和“女大学生”了。但笔者认为,小姐应当排除,因为,小姐是专业卖淫者,她们也一样逃不过黄胜的“色眼”,其手下也不会去找的。所以,剩下的最后一类“陌生年轻女人”,就是女大学生了。因为,女大学生不仅年纪小,没有多少社会阅历,而且还胆小怕事,自然也就不敢向黄胜问东问西了。换句话说,女大学生完全符合黄胜的“领导意图”,符合黄胜所玩女人的标准。

或许有人会不同意笔者的分析,因为,德州各县还没有大学。德州境内的大学只有五所,分别是德州学院、德州科技职业学院、德州华宇职业技术学院、德州职业技术学院、德州广播电视大学,它们的所在地都在德州市内。所以,如果说黄胜所找的“陌生年轻女人”是女大学生,这在各县是不可能的。但笔者认为,既然黄胜有很强的“保密意识”,那么,也只有他身边的人知道或只有德州官场高层的几个人知道,黄胜所玩的“陌生年轻女人”了。这样,黄胜到各县检查工作,所玩的陌生年轻女人,自然会被其手下安排好的,根本就不需要各县官员去找呢!


程江河:黄三亿玩弄陌生女性的精彩看点?

日前,中纪委对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检查。因其家财之巨,德州民间给他送了个外号“黄三亿”。另据知情人士介绍,黄胜每次视察,十有八九要和女性开房,与包养情妇的其他腐败官员不同,“他喜欢玩弄陌生的年轻女性,在德州期间,每到下面县里视察,一天中最后一个节目十有八九就是到宾馆里和女性开房。”

猛然一看,好像副省长黄胜专门喜欢玩弄年轻的娼妓。仔细一想又不尽然,既然是“陌生的年轻女性”,显然不只是专指娼妓,也包含那些与黄胜不曾相识的年轻女官员、女公务人员,甚至是尚未参加工作的女大学生,未成年的幼女。

试想,作为一名副省长,到宾馆开房后打电话叫来一娼妓作陪,这样的档次,恐怕不只是低级,相对与其副省长的身份而言实在是超级的低级,已经与一个普通的有钱男人不存在多少性趣上的差别。如果果真如此,相对于那些喜欢嫖宿幼女、嫖宿女下属、嫖宿女明星的官员而言,黄胜副省长的作风问题已经不是什么作风问题,而是一个简单的男人好色的问题。

另外,投其所好是许多地方官员惯用的伎俩,面对黄胜副省长喜欢玩弄陌生女性的嗜好,恐怕“投黄所好”是许多地方官员难得的机会,他们一定会好好把握,坚持绝不放过的原则。

所以,黄胜副省长在宾馆玩弄的陌生年轻女性,恐怕其中为真正的娼妓者并不多,大多数应该是“特供食品”。至于这些“特供食品”是女官员,还是女公务人员,抑或是女大学生,同时又是那些人把这些“特供食品”贡献给黄胜副省长享受的,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认为这才是黄胜副省长玩弄女性的最大、最精彩的看点。

现在,官员玩弄女性的手段不断翻新,然而,像黄胜副省长这种“用了也白用”、“用后概不负责”的手段,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实在是高明呀!

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虽然黄胜副省长不为自己玩弄过的陌生女性负责,但是,总不至于每一位年轻女性均会以自己是在与副省长“玩”而倍感自豪和不计较任何的回报吧?那么,黄胜副省长玩弄陌生年轻女性背后,又是谁在为其的行为买单呢?其中是否也存在“日后提拔”等色权交易问题?但愿不是又一个让国人无法解开的谜!

来源:个人博客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