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北京事变 陈良宇保外就医被叫停 江曾周无奈

2012-05-17 10:21 作者:仲足步 桌面版 正體 11
    小字

——渝变致陈良宇保外就医被叫停党报痛批“刑不上大夫”内幕

痛恨极左势力的人无不希望法办薄熙来,若能将“中国的贝利亚”周永康牵进案子则是更大快人心。然而,问题绝非如此简单。有确切可证的消息来源指出:陈良宇保外就医的审核程序已被叫停,中组部有正部级的官员被中纪委书记贺国强本人亲自约谈。

薄熙来最终会担刑事后果

“陈良宇被叫停保外就医”不难理解,但“中组部常务副部长被贺国强约谈”却让人摸不着头脑。分析人士猜测此事与中组部一年前“高度评价程维高”有关,而“高度评价程维高”则是江泽民势力仍很强大的佐证。现在,重庆事变严重打击了江系,一直对高度评价程维高持强烈反对态度的高官“要倒后账”。

薄熙来在四月十日遭到“削爵”之后,社会舆论议论纷纷,有猜测说:“大不了按程维高的模式办,开除党籍,弄个行政待遇,拿退休金颐养天年。”针对这类的社会舆论,《人民日报》在十四日专发评论《谁都不能存一丝“刑不上大夫”的侥幸》,暗示薄将会按“陈良宇模式”处置,而无法重复“程维高模式”。北京高层可靠消息说:受曾庆红指使的中组部的一些高级官员以“情况反映”的形式,向最高层建议对薄的处理方式,基本要素是“开除党籍,给予正部级待遇”。这确是比照“程维高模式”来讲的。

二○○三年八月,程被中纪委给予“开除党籍,撤销正部级职级待遇”的处分。当时虽未对媒体宣布“降为副部级待遇”,但“削爵一等”成了党内处理违纪干部的一大规则。由于薄是政治局委员,比程的党内级别高一阶,给予“正部级待遇”亦有可能。而中组部高官敢于建议乃在于曾任部长期间恩惠遍及,积累下了“群众基础”,并在以后的该部大员选任上发挥影响力。

在另一端,江泽民主导的对程维高的恩惠处分遭到了党内高层的强烈反对,河北省受过程欺压的副省级官员公开表达不满。为了安抚人心,江不得不把原籍河北而被程排挤到陕西省去的栗战书安排为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并许愿为省长的不二人选。栗战书有很厚的团派背景,被胡锦涛钦点为贵州省委书记后,“反程情绪”似乎全部淡化。但被河北及中央的“反程情​​绪”在程去世后再一度反弹,以至于成为外界传说的“江胡矛盾”之一。

曾庆红高度评程意不在程

二○一○年十二月下旬,程维高在其仕途起步地江苏常州去世,江泽民闻讯大恸并住进医院。江委托曾庆红参加程的追悼会,曾虽送了花圈但并未按江的意思办,而是指示中组部以常务副部长沉某的名义给程的家属发去《程维高生平》函件。该函高度评价程在河北的工作为“积极进取,雷厉风行”,以及“为河北省的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倾注大量心血”,云云。此函被程家视为“平反”的证据,亦被“反程势力”所指斥。一位退休后在北京居住的正省级河北官员给中央写信,表达其不满:“程维高当年没被严肃追究刑事责任并被某些人庇护,已经引起了河北人民及党内有正义感的人们的强烈不满。现在给这么高的假的评价,不是让中央丧失人心吗?”其实,这位老干部心中明白:中组部的评价函是江系向社会发信号的机会,意在说明江系(其实就是曾庆红本人)还有巨大的影响力。也有一些在职的高级官员对此颇为丧气,指称:“为了权斗,连基本的政治常识都不顾了。开除了(程维高)党籍,还能叫‘同志’吗?”

程当年在河北的劣迹与违法行为足以构成两项刑事犯罪:一为渎职,即应为身边一批高级工作人员的犯罪承担关联责任;二为诬陷,因其亲自批示劳教举报他违法的郭光允两年。尽管在程被中纪委查处后,郭光允被中纪委(○三年二月)高度评价揭发的勇气,但是,程能一脱刑事惩处却让他难以心服。就是连当时已接任总书记的胡锦涛也私下表示,对程的从轻处置是“对郭光允同志的严重不公”。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到陈良宇案发后,胡才力排江系之“众议”,促使中纪委把陈送上司法程序。

陈良宇虽被处以十八年重刑,但在监狱里仍过着“消遥王”的日子。程维高在常州不断放话将“平反”,让北京方面大感不快,再加上陈良宇狱中的优渥广为社会传播,让胡温倍感压力。其压力不止于党内权斗即十八大布局的细节安排,而且还成为百姓忿怒指责司法不公的有力佐​​证。为此,温办悄然安排香港一家有大陆军方背景的杂志向外爆料,题为《揭秘秦城监狱○七○二号犯人关押情况》。

江泽民欢宴“小弟”心愿难了

“○七○二号”是陈的服刑身份代码。爆料说:陈良宇的囚室有二百平米之宽敞,每日餐费两百元,不穿囚服。据知情人士称,陈自己说:“等胡锦涛这届干满了,我就出去了。平不平反没意思,做个林泉散人未尝不美!”因此,身在秦城监狱的陈关心高层动向也是自然的事情。以其政治局委员的经历,从每天发给的《人民日报》上可以发现蛛丝马迹。在重庆事变发生之前,陈一直托上海的铁杆关系人放风:“即使不办保外就医,二○一六年也能出去了。”

精明过人的陈良宇在读到《人民日报》上暗示薄熙来将被判刑的评论后,长叹一声,电话告知家属“保外不必办了”。五一放假前,狱方也正式通知陈良宇:“中央来人,调走了所有的保外材料。”

无论程维高因江庇护而免受刑事追究,还是陈良宇过“消遥王”的狱中奢华,都说明司法腐败的源头在中共最高层。凭贺国强的一己之力显然不能纠治,更何况十七届中央即将任满,谁还会如胡温一样“顽强抵抗”呢!

胡温之抵抗更大程度上不是为了挽救中共败亡之势,而是为了自己人身安全与历史荣誉。让薄熙来“死里逃生”就意味着胡温与陈良宇一样去秦城监狱过生活。贺国强洞悉此中玄机,因此,对外声称“集中精力(将薄事件)调查清楚,尽快移交司法机关”,而不想细究陈良宇办保外就医的违规操作,更不想问清中组部“是谁的意思写了那篇(悼程)信函”。至于社会上的强烈质问是否有“某种势力”的政治意图在操纵,他也不想多问。

此外,江得知陈保外程序被停之后十分悲哀,因为他的身体可能顶不到陈的最低限服刑期(至二○一六年)。就算江届时还活着,以九十岁高龄也无法与“小弟”欢宴。而在胡温一方,让江在闭眼前见不到陈,无异于最漫长且残酷的政治报复!

 

来源:动向杂志2012年5月号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