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荷华寺

2012-04-03 08:38 作者:天馬行空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很多年前在香港看到李敖节目,说到78年发生在那里的一件事。

一男一女,夏夜偷渡深圳河。游到河中央,汛期来了。两个水性都不好,男的一直撑着女的,快到香港那头的时候,精疲力尽,就往下沉。女的也快不行了,但是她死死拖住男的,发疯的叫:快了,快了。你不能死在这里,要死,也要死在自由的土地。男的真的到了对岸,也真的死了。女的?没有后话。

更多年前应荷兰政府邀请出任编辑,办了一期中文特刊,记载可记载的华人。

采访了很多人,其中一个就是罗先生。他讲了很多故事,被我写出来的就是这个。

罗先生是上海人,45年服务国军空军,在驾机低空侦察钱塘江铁桥的时候被日军扫了下来。急降的时候,副驾驶被击毙,而他慌不择路跑进一间小庙,躲在一尊韦陀菩萨后面。日军来了,找了,没有找到,捡回一条命。后来,他出任中华民国驻荷兰武馆。再后,定居了下来,开餐馆。我那次在他餐馆采访了他,一进门就看见一尊巨大的韦陀菩萨。

两千年左右,罗先生出资三百万美金做母金,在阿姆斯特丹的唐人街买下一块地。后来不断募,竟然募到佛光山的星云大师。星云大师二十多年前就来过荷兰,吃过一家中餐,吃惊这家餐馆摆设的巨大的韦陀菩萨,一直念兹在兹。而那餐馆,正是罗先生的。现在,缘,什么都凑起来了。

他立马答应出资,出力,而且间接主持这间荷华寺

寺庙不大,好几尊金身佛,最大的还是韦陀菩萨。

对游客,这个更加浓了唐人街的气氛;对华人,见了必定进去,参拜一下,烧一柱香,有的,还抽个签。只是一直没有解签的人。

两年后,来了一个。不是和尚,也不是尼姑,还不叫自己僧人,只说是居士,法号静空。

有一次,我带女儿去,她要抽签,就是好玩。抽出来四行诗。可以这样解,可以那样解,什么都好,就是什么都不确定。我对静空居士说,有劳了。

她接过去,读了一遍,轻轻点头,还给了我。

那么,这个意思是?我问。

她点点头,双手合十,念:阿弥陀佛。

她看上去年已花甲,头发灰白,只是脸上没有一丝皱纹,平坦而且红润,不是她一身素衣,你会误以为是个洪福齐天的贵妇人。

我女儿那时还小,不懂事,不耐烦起来,用荷兰话大声要求她解签。

她依旧点点头,双手合十,念:阿弥陀佛。

唐人街很喧哗,而荷华寺并没有太大的空间阻隔。即便如此,喧哗是外面的,里边,你可以感受到一种宁静,香烟袅袅,灯光泛泛,佛堂雯雯。佛不言,菩萨不言,居士不言,香客络绎不绝,不绝于默默。世间的闹,世外的静,在这里,泾渭分明。

我拉起女儿,知趣的走了。

过了几天,我再去拜访。不是让她解签,反正那个永远也解不开。

阿弥陀佛,我双手合十,对静空施礼。

她做了一模一样的动作,施礼还礼,依旧面无表情。

我曾经也是居士,不过忘了法号,我告诉她。

她抬起头,打量着我,轻声细气的问:那你也不记得法师的法号了吧?

那个记得,叫果一。

东林寺的?

没错。

九十年代圆寂了,是吗?

您也知道他?

她还是点头,补充:高僧。

果一也许是得道高僧,而我一定是半途而废的佛家弟子。只是佛,讲一个缘,而缘,就没有半个说法。

静空再次打量我,这一次,她的目光在我的额头停留了足足一分钟。

我不抽签,我不信签,但是我相信一个有道佛家的目光。

她在我的额头读出了什么吗?

我的不安引起了她的警觉,提醒了她的‘失态’。

阿弥陀佛,她收回目光,合十行礼。

一日居士,终身居士吧。静空的不言打破了。

依旧轻声细气,还是从从容容。只是,我们交换了一下履历。

她是星云大师派过来的,以前在香港,后来在台湾,短暂在美国德州,现在,估计要最终落脚荷华寺了。

那天我女儿很不礼貌,我道歉,我提起解签的事。

她想知道今后的事,谁不想呢,是不?她问。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回答:我不想。

那你自己就可以解签了,她说。

阿弥陀佛,我合十。

话说回来,她说着,起身,示意我跟进。推开一扇门,她把我请进里堂,看上去是个小小的藏经阁。打开一个箱子,取出一个布包。打开布包,是一个更精致的木盒。打开木盒,是一条沾满干泥土的布条。她看了一眼,关上木盒,重新打好布包,重新放进箱子。

这是什么意思?

她跟我说,其实更是自言自语:如果我会解签,在这里的就不是它,是他。

它,他,她?我更疑惑了。

我的男人,这是他死的时候穿的,都烧了,我看见这边泥土多,就剪了下来。

哦,遗物?

她还是点头,还是自言自语:死了,在香港,偷渡的时候。

1978年,深圳河?我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她点头。

你拖着他的尸体,说,死也要死在自由的土地?我的心都要跳出来。

她点头。

那这上面的土?我紧问。

是不自由的。

可是他?

是自由的。

那您留下这些土?

一起超度吧,阿弥陀佛。

罗先生,星云大师,静空居士,当年偷渡的那对男女,今日的荷华寺,这片肯定是大陆来的,现在天天在这里享受超度的不自由的土?

静空把我带了出来,带到了刚才的宁静,香烟袅袅,灯光泛泛,佛堂雯雯。佛不言,菩萨不言,而静空居士,再也不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