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报道叙利亚有多难?记者赌命潜入5死

2012-02-18 16:5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记者王燕编译】据纽约时报2月17日(周五)报道,在叙利亚发生的冲突,已成为新闻记者多年来最艰巨、最危险的报道任务之一。自去年3月叙利亚爆发起义以来,已有至少5名记者在报道中丧生。

由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领导的叙利亚政府,拒绝让外国记者在叙利亚全国各地自由走动,这促使一些记者冒着极大的个人风险,通过黎巴嫩或土耳其,偷渡进入叙利亚。其中,“纽约时报”的外国通讯员Anthony Shadid就是其中之一。他花费了将近一周时间,在叙利亚境内潜伏报道。他周四在返回土耳其的途中,突然哮喘发作,倒地后去世。与他同行的,还有时代周刊(Times)摄影师Tyler Hicks。

来自英国广播公司(BBC)、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美国广播公司(ABC)、全国广播公司(NBC)、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及其他新闻机构的记者们,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象Shadid和Hicks那样,已经成功地进入了叙利亚,见证了阿萨德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战斗。一路上,记者们面临着各种挑战,包括手机信号及互联网连接微弱,没有一个明确的(战斗)前线,并不断面临着被忠于叙利亚政府的安全部队捉捕的危险。

CNN执行副总裁Mark Whitaker表示,本周CNN在叙利亚有两支新闻组在做潜伏报道。他说,“我还从未见过类似这样的情况”,“虽然在其他国家,如北韩、伊朗、缅甸,他们对新闻报道的限制也象叙利亚这样严格,但是那里没有发生现场战争。”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女记者Clarissa Ward曾沿着Shadid走的类似路线,本月从土耳其进出叙利亚的北部。她说,“如果你在一个政府检查站被拦住,就全完了,不只是你,车上每一个人都完了。” Ward曾在伊拉克、阿富汗、黎巴嫩、加沙地带等地冲突中做过报道,经验丰富,她说,“我在叙利亚所看到的,是我从没有经历过的。”

一些记者已获得许可进入叙利亚,主要是通过其首都大马士革,但他们报告说,他们遭到秘密警察的跟踪,并被禁止参观叙利亚的某些地方。

为英国ITV新闻作国际新闻编辑的Bill Neely,周五飞离大马士革。他形容在起义爆发之地Dara’a,他被包围在当局的“安全气泡”之中。他说,当我试图逃离这个大气泡,想与那里的人交谈时,“很明显,他们不敢说话。”

Shadid感到自己有使命在走私者的帮助下进入叙利亚,本周其他记者在采访中也提到了他们进入叙利亚的同样原因:就感到在那里,广泛的杀戮和苦难应该被记录下来。

Shadid 在给纽约时报编辑们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现在我感到,在那里的人没人在讲实话”,“我们必须挖出细节”。

去年7月,他做了首次尝试。他在动荡不安的霍姆斯市(Homs),报道了反政府情绪与宗派紧张关系。BBC国际新闻编辑Jon Williams周五在向纽约时报表达对Shadid的哀悼时说,当时Shadid在霍姆斯市做报道,这是我们其他人只能梦想的事。

Williams说,中东本次动荡的浪潮起于2010年12月的突尼斯,对叙利亚(时局)的报道,迄今为止是我们报道过的最危险的故事。他说,虽然在埃及与利比亚,也有骚扰与暴力影响到记者,“而阿萨德政权所使用的强度,令象霍姆斯市这些地方,达到极大的风险程度。”

当BBC记者Paul Wood和他的摄影师Fred Scott,本月偷偷地从土耳其进入叙利亚时,Williams说,他坚持要他们与一名承包商同行,“万一出事了”,那人可以充当护理人员。去年在利比亚,摄影师兼电影制片人Tim Hetherington,就是因为没人知道如何止血,最终他因失血过多死亡。

Shadid和Hicks当时选择了自行前往,没有带安全顾问。

一些新闻机构,包括美联社和路透社,拒绝评论其新闻工作人员在报道叙利亚时使用的方法,称这关系到安全问题。

在叙利亚的风险大大减少了对叙利亚的新闻报道,至少在美国是这样。直到2月6日那一周,才出现了大量的报道。此前,很多电视报道与文章,不得不大量依靠二手信息。去年12月,Shadid在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中,称之为“远程遥控报道”。对此,那些参与报道的记者们一直深感沮丧。

CBS女记者Ward说,阿萨德政权一直在成功地把记者们挡在叙利亚之外,以为这样就意味着全世界会忘记那里发生的故事,想到这我就撮火。

BBC对观众的调查显示,观众对叙利亚报道的兴趣低于平均水平。Williams说,可能是因为从记者那里,他们看不到第一手的故事。在过去两周,当叙利亚政府对霍姆斯市进行轰炸时,BBC的Wood和Scott被困在那里,并作了现场报道。Williams说,观众的兴趣变得“远远高于平均水平”。他说,这让他再次感受到第一手报道的价值。

据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数据,自从叙利亚爆发起义以来,在叙利亚,至少还有另外4名记者丧生;而在此前20年,那里没有记者死亡的记录。保护记者委员会还说,去年在利比亚,有5名记者及1名媒体工作者死亡;在埃及,记者死亡人数为2名,在那里的记者有更多的行动自由。

在叙利亚,自由摄影师Ferzat Jarban去年11月初被发现死亡。据保护记者委员会搜集到的信息,他的尸体被肢解。另一位自由摄影师Basil al-Sayed,去年12月底死亡。今年1月,法国电视台记者Gilles Jacquier在一个政府资助前往霍姆斯市的过程中死亡。为法新社、英国卫报及其他一些出版物作特约记者的Mazhar Tayyara, 2月初死于霍姆斯市。

以上每起死亡例子,均伴随有指控,称是叙利亚安全部队之过,但由于在叙利亚,非常缺乏第三方的报告,因此要证实几乎不可能。

(译文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