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资金外逃将抵消经济刺激政策

2012-02-08 13:11 作者:叶檀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国是否需要刺激经济?IMF的答案,是。笔者的答案,不。

2月6日,IMF发表《中国经济展望》的报告,表示考虑到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中国应将全国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设为2%,而不是像原计划的那样设法减少赤字。如果欧洲问题比预期更为严重,中国应加大推行财政政策的力度。IMF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应拿出一个占GDP3%左右的大规模财政方案予以应对;该方案应包括降低消费税,对购买消费品和企业投资污染治理设备等发放新的补贴。刺激的方案不是通过银行系统实施,而是通过财政预算进行。

目前全球不缺资金,缺的是盈利的企业与投资者的信心。美国企业手握重金,一年前,美国企业手握超过2万亿美元的现金,达到历史最高值。一年后,在标准普尔的市值中,目前现金的比重是11.48%,仅略低于2010年的纪录高位。标普500企业所持有的现金为9986亿美元,比5年前增长63%,比10年前的3423亿美元增长近两倍。根据贝莱德资产管理公司的数据,美国企业现金无处可去,开始提升股息回购股票,在2011年这方面的现金增长了35%,是对投资者极为慷慨的一年,预计2012年还会更高,股息及回购金额将会超越2007年所创下的纪录。

对于美国企业而言,目前是收缩规模、做好资产质量,而不是做大规模急于投资。此时如果中国、印度等国有较好的投资机会,资金将会源源流入新兴市场,但目前的恐慌情绪显然让美国投资者兴趣低落。

中国同样不缺资金,80多万亿元人民币的存款证明了资金丰沛,现在缺的是资金的高效配置渠道。存在银行里,通过银行配置到央企、地方平台企业中,而这些企业的投资回报率让人担忧,银行提高风险拨备、目前有关方面准备发行垃圾债就印证了这一点。

目前情况两难,通过激励机制让银行投向保障房、偏远地区高速公路等项目,银行风险恐怕会居高不下,如果让银行走向市场,银行恐怕会显示出高利贷者的可怕面目。

采取刺激政策,会掩盖制度性障碍与结构性矛盾,使中国经济在未来面临投资收益率低、无效投资增加的高风险。2008年底的经济刺激使中国经济走出了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经济衰退,但带来了房地产等基础行业更多的问题,有的甚至成为社会问题。

如果说以往恢复中国经济信心,需要的是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目前基础设施投资已经失去了信心灵丹的作用,投资者将因为关注基础设施背后的高负债、寻租空间、项目回报率,而焦虑万状。

有信心有预期,资金可以为我所用;无信心无预期,再多的资金也将流出市场。根据央行上个月公布的金融数据,2011年12月底外储为31811亿美元,比11月底的32209亿美元,减少398亿美元,为自1998年以来首次季度下跌;同期金融机构外汇占款月也连跌3个月,12月较11月下降1003亿元人民币。尽管数据下降有多重原因,但现象背后的财富外流却是事实。渣打银行驻港经济学家王志浩表示,去年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大概在2500亿美元左右,今年可能减少到1400亿美元。去年底中国外汇储备从3.2万亿美元降至3.18万亿美元,今后还可能进一步下滑,中国经济要靠内需转型。

《金融时报》载文指出,今年1月份,澳门赌场收入同比上升35%,这是由于大量内地人为庆贺“水龙年”的到来而涌入此地赌场。游客用信用卡上的钱赌博,然后在境外接收结算后的现金(外币),从而绕开有关携带出境的现金不得超过2万元人民币(合3100美元)的法定限制。这只不过是资金外逃的形式之一,富翁们将上一轮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所积累的财富,通过各种途径转移到他们所认为的安全领域。中国富人加入了外国投资者的行列,要求获得更稳固的财产权。随着投资者对人民币的看法变得较为悲观,流出中国的资金规模可能会进一步扩大。就目前来说,人民币升值前景变差有许多原因,包括贸易顺差远小于以往和出口前景不佳。

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日本,债务聚集到政府手中,而企业手握重金无处可投,这是日本20年前发钞无用的现代经典版本的重新演绎。在财富新一轮产生与转移过程中,谁有创新、谁有效率、谁有公平,谁得到未来。最终看的是企业的创业与盈利前景。

中国需要的是更多的经济市场化改革,而不是更多的货币。否则,再多的财富也会被蚂蚁搬家,转移到中国以外的地方,而后从资产变成中国的负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