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回国经历 中国的医生连强盗都不如

2012-02-03 21:55 作者:liuxiaoyu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强盗通常只在晚上做案,医生却全天候抢钱。

强盗风里来雨里去四处流窜,医生工作环境优雅冬暖夏凉。

强盗作案时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医生抢钱时理直气壮无所顾忌。

你被强盗抢了可以报警,你被医生抢了只能认命。

强盗钱抢多了叫数额巨大得枪毙,医生钱抢多了称贡献突出受表彰。

以上的感慨起因完全是一根很小的鱼刺,但是却让我有了刻骨铭心的亲身体验,这个体验至今想起来还让我悲愤不已,才会有了医生和强盗的对比,虽然偏激但是很好的解释了中国当下部分医生医德缺失的现状!

都说哺乳期妈妈应该多喝鱼汤可以增加奶水的营养。于是为了下一代,素来不喜欢吃鱼的我也在生完小儿子后每天猛喝鱼汤,最后效果是显著的。只是常听人说乐极容易生悲,俗话诚不欺我呀!

这是一个温馨温暖的晚饭时间,我正其乐融融的喝着美味的鱼汤,突然发现有什么顺着鱼汤滑下喉咙,大惊,立马站起来到卫生间咳嗽,本期望能够把鱼卡咳出来的,可是大声咳一下后,却看到一大口血喷了出来,白色瓷砖上晕染开的一大滩血让我惊恐莫名,来不及换下家居服就朝离家最近的医院赶去。

近七点的医院很冷清,挂了急诊号后就直奔五官科的房间。只是里面没人,医生和护士都没看到,没办法,只有忍受着咽喉的疼痛出去找医生,办公室没有,过道里面没有,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护士也只是得到冷冰冰的回答:“等着就是了!”最后在十几分钟后终于把医生盼了过来,真正是热泪盈眶呀!!满怀期待的等着医生把这该死的鱼卡取出来。实话说值班医生倒是蛮认真的左看右看,可是最后得出的结论却让我如沉谷底——他说他没看到鱼卡,也说不清楚怎么回事情,要我明天早上过来拍个片,于是我的苦难真正的开始了。

在疼痛难忍和懊恼后悔中漫长的一夜终于渡过了,早上起来喉咙已经到喝开水都很难的地步,和老公两个人神色仓惶的又赶到昨天的医院。

排队交费、排队交费,折腾了一上午,又是拍片又是x光,最后医生得出的结论却是里面有"疑似异物",怎么办?五官科的一个女医生很轻松的说:"那就住院吧,只有手术了!"这消息对于我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忍不住哀求到:"难道都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我还在哺乳期,家里还有三个多月的小宝宝等着喂奶呢!"那个女医生半天没有理睬我,只管和另外一个医生说着科室里面的家长里短。我只好厚着脸皮可怜兮兮的站在她的办公室里,终于那个女医生像是才发现我一般说道:"要不你去做胃镜试试看,那个不用住院,就是花费大一些。"

说实话,到这地步花钱我真的无所谓,只要能够顺利把这个鱼卡取出来就好了。

于是和老公两个人又转到胃镜科,又是一轮排队交费,最后一个男医生出来说:"现在开始不要吃饭喝水,下午五点钟过来!"至此已经在医院花了将近一千多块,可是事情好像还是一点也没明朗,喉咙依旧疼痛难忍,可是也只有无奈的等待。

下午五点钟乖乖的到医院,在候诊室里面耐心的等待着,一天滴水未进的饥饿感也被疼痛取代了。终于在六点多的时候听到医生出来报名字,赶紧上前,心里面高兴中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

做胃镜的地方有点像手术室,一张床放在中间,边上不少仪器,我忐忑的站在边上等待医生的指示。主任医生是个中年男子,微微发福,脸上不笑的时候很是严肃,而且看上去很不好说话的样子。躺在那张手术床上,不说做胃镜的那个难受,只是听着边上那个主任医生和一位看上去稍微慈祥一些的女医生的对话就让我感到惶恐。

"找到了没有,仔细看看,再下去一些。"胃镜在食道里面来回的拖来拖去,无法言语表达的难受。

"主任,好像没有呀,就是创口很大,有将近20几毫米。"

"边上那个突出物先夹出来看看是什么。"

"主任,是破掉的食道表皮,没找到鱼刺,没发现刺透~~~"

下面的对话不知道为什么音量降低,有点含糊不清,我因为难受也没太在意。

终于主任医生决定把胃镜抽出来,我以为灾难终于可以结束了。

没想到主任医生一句话粉碎了我的幻想。

"目前没找到鱼刺,马上住院观察!"

"啊!!医生我不能住院呀~~~~~"

"你还要不要命!现在的人就知道省钱!"主任医生严厉异常的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医生像对罪犯一样的对待患者,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说不住院他会反映这样激烈,我不住院不是因为省钱而是家里还有一个等待我哺乳的小儿子呀!

不管我是如何反应,医生只管把我老公叫过来,拿出一张类似于事故说明的通知要我老公签字,上面洋洋洒洒写了很多可能出现的状况,最可怕的是主任医生最后加的一句——不排除出现鱼刺穿透血管造成大出血无法抢救的情况。

老公当场吓得脸色刷得白了,我看到他手哆嗦着都不敢签字。主任医生只管在他的办公桌上继续写着我的住院缴费单、CT缴费单、化验缴费单等等等等,最后一句是:"你们抓紧去交费,然后就住院吧!"

2010年的春天特别的寒冷,站在暮色沉沉的医院里面,看着手上将近万把块钱的缴费单,寒意从心里面往外流淌着,老公无措的抓着我的手,我拼命的忍者欲夺眶而出的泪,想着家里还有嗷嗷待哺的小儿,不管如何还是先回家吧!

浑噩噩的回家,抱着小儿喂着奶的时候,眼泪再也忍不住滴了下来,咽喉难忍的疼痛,还有医生那些诊断带来的恐慌都在温暖的室内化成泪水。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难道真的要住院吗?孩子怎么办,断奶吗?

流过泪以后心神反而有些沉静下来,才想到自己那么多医生朋友,这时候不是可以用到了吗?想到就立马开始打电话。

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妇科主任,她听了以后沉默了一下,说:"喉咙受伤以后都会有异物感和灼疼感,按道理鱼卡应该随着你的剧烈咳嗽已经出来了,那些血只是鱼卡喷出来的时候划伤的。不过,这只是我的分析,你要是不放心明天过来我带你去我这里的五官科看一下,不过住院就不用了。"

听了她的话虽然安心不少,但是还是打电话给另外一个内科主治医生,他更加简单的一句话,让我完全的放心了。

"你不要自己吓自己,没事的,找点消炎药吃一下,这几天不要吃太烫太硬太油腻的食物就可以了。"

果然,一个多星期以后我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一共才花了十几块的消炎药的钱而已。

都说破财消灾,为什么到了医院花了钱反而是找罪受呢!问了医生朋友,他们也是含糊不清的答案,其实无非也就是回扣呀、抽成呀什么的,如果需要钱,我真的愿意捐款或者给红包,这样花钱还要精神折磨的痛苦再也不愿意尝试了,看来中国的一些医生应该把医院大楼上的红色十字标志改成外圆内方的孔方标志才好呢,唉!

声明:上述情况只是个人的经历和感受,属于个案不能代表全体中国医生,如有医生朋友看到不舒服可以拍砖可以说明情况,拒绝出口成脏!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liuxiaoyu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