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铁道部的失误(图)

2012-01-09 23:15 作者:石述思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2012/01/09/20120109101517282.jpg
对于普通的返乡者而言,一张小小的车票便显得无比珍贵。(网络图片)

提要:显然,这个政策更有利于黄牛,他们集团作业,分工明确,网络技术娴熟。因此,网络购票要惠及农民工,首先似乎要对其进行网络培训,但企业不会做,社会无渠道,而铁道部更不会做。这个政策作过认真的事前调研吗?即使有针对的又是谁呢?

铁道部真正难熬的日子还真不是发生温州动车事故。

有罪大恶极的贪腐分子刘志军扛着,处理完相关责任人事情就算过去。

但春运就大不同。每年一度,永无休止,宛如噩梦。

不要动辄骂铁路部门良心大大地坏了。不是木有道理,而是木有用。

因为中国春运无解。

40天内,31.58亿人次,相当于盛产人口的内地人民集体搬家两次,放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国难,但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总能排除千难万险顺利回家。王勇平要在任,会说:这是一个奇迹。且不会被骂。

集中出行和运力不足是春运的癌症,前者关乎民俗,在快速城市化、工业化的过程中,他乡与故乡被无情地撕裂成时代无法愈合的伤口,春节是一段集体愈合的日子,无力阻止,无力改变。后者放在现阶段人类社会中最发达的国家,都难以保障这么多人有尊严地完成回家之旅。

对于普通的返乡者而言,一张小小的车票便显得无比珍贵。

过去买票的场景是震撼的:寒风呼啸中,各地火车站前广场堆积了焦急的人群,几天几夜的拚搏廝守,只为获得那张返乡的通行证。幸运者便会挤进沙丁鱼罐头一样的车厢,忍受旅途的煎熬,但相较于回家的喜悦,这些都无足挂齿。失意者还有一个救赎的方式:找黄牛,出高价。

为了降低公众买票的痛苦指数,今年铁道部决定改革:推行实名制,推行网络购票和电话购票,试图一箭双雕:拓宽了购票渠道不说,还捎带脚打击了黄牛。

但首先遭到打击的却是农民工。除了增加乘车时间成本之外,他们蓦然发现,相对于过去勤劳勇敢地排队,现在购票难度突然增大了,买张票宛如北京购车摇号中签那么难。于是,他们开始无比哀怨地向铁道部长写信,并被媒体广泛报导。

一个充满善意的便民新政在执行过程中为何逐步显露出弱智本色呢?

首先,制定政策的人呆着办公室久了,根本不了解农民工。这些每日在生产线、建筑工地辛勤工作的人们是无暇上网的——俺因为春节保姆回家,曾在微博上公开招聘小时工,结果招来一帮子起哄的大学生和CEO,无一家政服务人员。

显然,这个政策更有利于黄牛,他们集团作业,分工明确,网络技术娴熟。因此,网络购票要惠及农民工,首先似乎要对其进行网络培训,但企业不会做,社会无渠道,而铁道部更不会做。这个政策作过认真的事前调研吗?即使有针对的又是谁呢?

按说,铁道部年年管春运,是老江湖了,应该对春运集中购票的疯狂感同身受,但遗憾的是:仅仅设置了一个随时可能被挤瘫的订票网站和若干部几乎永远打不进去的电话,如果是为了推广这个过去知名度不高的网站,俺可以理解,但要用于公共服务,这些举措如同儿戏。为什么木有想到进一步整合各类社会资源——比如新浪、搜狐这样的网站为何被拒之门外呢?为什么木有和114合作呢?

现代政府是服务政府,其含义有二:一是决策要真正以民为本,而是决策要讲科学。而且,随着公民社会的逐步形成,公众积极参政议政的热忱高涨,为什么铁道部依旧闭门造车,倚重几个自己信任的官员、专家,置滔滔民智于不顾?

这里面既有观念问题,也有体制问题。结果可悲:好心办坏事。

在一个近乎黑箱的行政决策体系下,其实还潜伏着如下未解之谜:现在面对公众抢购的火车票是全部吗?铁路部门真滴就木有内鬼与黄牛勾结牟利吗?

想想动车之祸,俺深感忧虑。

面对无解的春运,民众做好了吃大苦受大罪的充分准备,只是有个卑微的梦想:所有人都能公平公开地吃苦受罪——但各级公仆这会子在与民同甘苦共患难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