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笔墨人生:千古离骚话屈原(组图)

2011-12-17 13:55 作者:存中剑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说起屈原,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他的《离骚》。屈原确实是中国历史上一位伟大的诗人、文学家,可是许多人还不知道,屈原同时还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和外交家。屈原是楚武王之子屈瑕的后代,是楚国的大贵族。他是楚国贵族中的杰出人才,精通历史、文学与神传文化,洞悉各国形势和治世之道,司马迁说他“博闻强识”、“娴于辞令”,是一位天生的政治家、外交家,二十几岁就当上了楚国的左徒。

左徒是楚国的高官,只比令尹(宰相)低一级。早年的屈原是很风光的,他对内与楚王商讨国家大事,发布号令,对外接待宾客,应对诸侯。可见楚王当时对屈原是非常信任与赏识的,甚至还让他草拟法令,出使齐国,联齐抗秦。

当时的国际形势是秦国在商鞅变法之后国力大增,挟国富兵强之势,连年侵伐诸侯,已成为包括楚国在内的其他六国最大的威胁。屈原力主对内变法,增强国力,对外与齐国联盟,共抗秦国。对当时的楚国而言,屈原的意见无疑是最佳战略,屈原本人也是治国的最佳人选。如果楚怀王能够像齐桓公信任管仲,秦孝公信任商鞅那样信任屈原,那么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春秋五霸之首的齐桓公其实是个贪吃贪玩又好色的纨绔。他之所以能够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成就霸业,只是因为他信任贤相管仲,而且深信不疑。齐桓公曾经问管仲,说寡人不幸,生来就爱打猎,还喜欢美眉,这对成就霸业有害吗?这里的霸是指天子之下,诸侯之长,获天子授权而号令天下的霸主,相当于后世日本的征夷大将军。

如果他问的是方孝孺,回答一定是“主上您千万不能贪玩好色,纵情享乐,务必要遵从圣贤之道,修身养性,克制私欲,效法尧舜,以天下苍生为念,这才是国家之幸,万民之幸啊!”

你说一句心里话,他能滔滔不绝教训你一个时辰,声泪俱下,真的是忠心耿耿,感天动地啊!换了我一定当面给他老人家赔不是,以后有什么心里话就找刘瑾他们几个去说,有事让太监去办得了。没法子,这样的忠臣伤不起呀,我躲得起总行了吧。

可是人家管仲却不是这么说的,他说:“这些对霸业没有害处。”齐桓公又问:“那么什么对霸业有害呢?”管仲对曰:“不知贤,害霸;知贤而不用,害霸;用而不任,害霸;任而复以小人参之,害霸。”

“哇,酷毙了!管老师,就是您了!以后寡人就放心去打猎,陪美眉了,寡人的江山就有劳仲父您费心了。”要是我,回头马上下旨“国有大政,先告仲父,次及寡人。有所施行,一凭仲父裁决。”

于是齐桓公这个爱打猎,爱美眉的纨绔便成就了尊王攘夷的霸业,就这么简单。

如果楚怀王能够像齐桓公信任管仲那样信任屈原,不说日后楚国一统天下,至少不会被秦国吞并,楚怀王本人也不会落得那么惨。

起初楚王是信任屈原的,也认为变法势在必行,于是让屈原起草新法。可是了解秦国商鞅变法的人知道,变法的实质在于加强王权,削弱贵族的权势,增加国家的凝聚力,把原先分散的五个手指握成一个拳头,这样打出去才有力量。可是这样一来势必触及大贵族的利益,招致强烈的反弹,从而让推行变法者陷入是非权斗的漩涡。

如果楚怀王像齐桓公、秦孝公那样用人不疑,全力支持屈原变法,谁来说我都不听,我就相信屈原,那么这一关就过去了,国家就整体又上一个台阶,面目焕然一新了。就怕君主本人优柔寡断,听信谗言。开头对屈原说:“爱卿你就放手去做吧,寡人全力支持你。”等到屈原的变法真的走上轨道了,招致大贵族的强烈反对了,甚至楚王身边亲近的宠妃郑袖、小儿子子兰、上官大夫靳尚等都说屈原怎么不好了,楚王自己就拿不准主意了,就动摇了,就认为推行变法的屈原不好了,从此疏远屈原,猜忌屈原,那么屈原当然就悲剧了。再加上张仪这个大忽悠,更加重了这台戏的悲剧成份。其实换个角度看,未尝不是一出喜剧。

原先在屈原的力主之下,楚国与齐国缔结联盟,共抗秦国。齐楚之盟成了秦国吞并六国的最大障碍。为了扫除这个障碍,秦国派出了撒手锏张仪出使楚国。要说这个张仪,那真是能把牛吹到天上去的家伙。张仪先贿赂拉拢了楚王身边的那些权贵宠臣,然后信誓旦旦地向楚王保证,只要楚国与齐国断交,秦国就割让六百里土地给楚国。

哇,天降大礼包啊!那时候还没有“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句名言,这个从天而降的大牛包把楚王给砸晕了,把楚国的相印都交出去了,封张仪为相。屈原怎么劝楚王都不听,还以为屈原是嫉贤妒能。

楚王万万没想到,这个大牛包完全是张仪凭空吹上天去的。可是等到楚王听了张仪的话,与齐国断交,还专门派使者去把齐王大骂一通之后,张仪却说:“我当初明明许诺的是割让六里,怎么可能是六百里呢?”

这次楚怀王又被气晕了,马上发兵去攻打秦国。没有了齐国这个强援,楚国单枪匹马怎么可能干得过虎狼之秦呢?结果一败涂地,丧师失地。这回楚王想起屈原了,把已经流放的屈原找了回来。按理说,吃一堑,可以长一智了吧。可是咱们楚怀王不是,他恨死了张仪,情愿不要秦国退还占据的土地也要张仪的脑袋。可是等到张仪到了楚国,贿赂了郑袖、靳尚等楚王的亲近,又一通侃,一通绕,又把楚王给绕晕了。非但放了张仪,还与秦王结下了姻亲关系。

有道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楚怀王放着身边屈原这个大忠臣不信,却偏偏要信秦国的张仪这个大忽悠,这不是自己找死,也给楚国找死吗?屈原再怎么忠心,再怎么有能耐,楚王不听有什么何用?毕竟楚国是楚王的楚国,不是屈原的楚国。最后屈原、楚王和楚国都悲剧了。

“鸾鸟凤凰,日以远兮;燕雀乌鹊,巢堂檀兮。”、“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屈原在流放途中写下了冠绝千古的《离骚》,成就了自己在中国文学史上不朽的地位。

楚王的悲剧,楚国的衰亡,最伤心的是屈原,最无奈的也是屈原。因为他已经完全预见到自己所热爱的,为之倾注了无数心血的楚国会走向何方,可是却偏偏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最爱走向灭亡,这是何等的悲哀!

“国家不幸诗家幸”,正是如此强烈的忠心与悲哀,正是屈原那一腔热血才浇灌出了《离骚》这朵香飘万世的诗坛奇葩。过去本没有楚国,也没有齐国和秦国,现在还是没有。国家只是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而已,管仲、商鞅、屈原这些千古风流人物才是舞台的主角。

家国总被雨打风吹去,成就的是伟大的屈原,留下的是不朽的《离骚》。

点此在线阅读【新看点】杂志十二月刊

点此处进入【新看点】编辑部

点此阅读及下载全部杂志

来源:《新看点》杂志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