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请收起你的优越 别让对方自卑

2011-12-06 15:59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我是一个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女孩,18岁那年考上了大学,是村子里唯一一个走出大山的孩子。

我的走出,也带走了家里这些年全部的积蓄。而这些积蓄中,除去一年的学费,只剩1000元多点儿,便是我一年的生活费了。

学校很大很美,城市更大更美,我既欣喜又略感不安。进人大学的第一个晚上,我和5个同龄的女孩被分到了同一间宿舍。也是那天晚上,看着同室女孩们华丽的衣衫,高档的化妆品,款式各异的手机,叫不上名字的随身听、MP3……我18年平静的心灵瞬间被撕碎了。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深刻的自卑,第一次感觉到了命运的不公正,第一次因这不公正品尝了抱怨的苦涩。

而更令我刻骨难忘的,是一次我打扫宿舍的卫生,不小心把上铺晓慧的一瓶快用完的香水碰到地上摔碎了。当时我也没太在意,只是想着给她说一声对不起就行了,可是,晚上晓慧回来后,她大发脾气。

我笨拙地说:“要不,我赔你一瓶?”

“赔?你怎能赔得起?”晓慧不屑地说,“这是香奈儿5号,一瓶800多元,你一学期的生活费。”

瞬间,我面红耳赤,真渴望有个地缝能钻进去。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我找了4份家教,终于挣来了1000元钱,给晓慧买了一瓶一模一样的香水还给她。

就这样,大学四年,在对同学优越生活的仰望中,我一直深深地自卑,一天都不曾快乐过,我暗暗发誓要改变这种生活,并为此加倍努力学习。

从18岁到22岁,一个女孩最青春美丽的光阴,我一场恋爱都没有谈过,把所有的时间,都交给了学业。

毕业后,我以优异的成绩被一家大公司录取。工作中,我依旧加倍努力,职位也步步地攀升,待遇随着职位的改变不断改变。

几年后,我终于从一个贫穷的农村女孩,变成了一个生活优越的都市女子。从18岁到26岁,我为此付出了整整8年的努力,曾经那个怯懦的小女孩的影子早已远去。

一天,小时候最好的玩伴春玲给我打电话,她想到我所在的城市打工,让我帮她找个住处。我爽快地答应了,就把她安排到我家。

晚餐过后,我向她介绍房子的结构,豪华的卫生间,还有我的卧室里花了1.4万元的按摩床,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羡慕,我得意地向她展示我的衣橱和梳妆台上精致的瓶瓶罐罐。

我大方地对她说:你挑两件衣服穿吧,这里面有好多衣服我只穿一次就再没穿过了。她显得很惊愕,摸着衣服标签的手有些发抖。

周末的时候,我带她去商场购物,买了一些日用品,从旋转门出来的时候,她突然说她想家了,便执意要回去。

就在她进站检票的时候,她突然塞给我一个布包,我打开一看,是一叠钱,还有一个小纸条。再抬头的时候,朋友已经坐上了回家的列车。

慢慢走在繁华的街头,我心里翻江倒海。我想,难道我伤害了我朴实的朋友了吗?正如多年前我高傲的舍友伤害了我?我后悔万分。

后来,当她再来城市打工时,在那段时间,我只穿普通的衣衫,不再化精彩的妆,带她去批发城逛服装市场买廉价的衣服,讨价还价,一起吃便宜的小吃,挤公交车……

有些同事很不理解,甚至觉得一向对家人同事毫不吝惜的我,对自己家乡来的朋友却那么小气。只是我知道,我这样做,不过是要隐藏起自己优越的生活,不要让那种生活的光芒,刺伤刚从乡下来的朋友平静知足的心灵。至少,她不会在我这里,为彼此生活的巨大差距而自卑。

每个人都追求人生的优越感,这种优越包括物质的富足和精神的高贵,有了这样的优越感,生活才更加充实,随心所欲,有滋有味。可是,一定别让你的优越感伤害到别人,当别人也许会因面对你的优越而自卑时,请撕掉你生活的优越标签。一个小小的动作,表达的是一份人性的善良。否则,带来的就是难以愈合的伤痕。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