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十八大已定局?台媒猜测中共高层变数

2011-12-03 08:48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随着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的召开,十八大权力更迭的序幕缓缓拉开。不仅有关十八大的政治耳语热流于朝野之中,媒体更是热议不绝。尽管中共十八大高层人选已经呼之欲出,但有没有意外发生?谁在决定、谁在布局?各派势力有何消长?各届观察家对此众说纷纭。

十八大有没有意外发生?

11月30日,台湾“联合报”全球观察栏目转载了高晓新书《习近平-中国新领导人》节选,对十八大的变数进行了全面细致的剖析。

文章指出,从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后中共四次党代会结果看,每一次党代会都出现大意外。作者列举了六四以来中共历次代表大会的意外之处:

一九九二年中共十四大前,军人在民间遭到痛恨,在政坛上却颇有威慑力,杨家兄弟杨家将,军领党国之势锐利难挡。谁曾想到老人发威,弱主翻身,杨家麾下数百新星悉数遭贬,却出了个胡锦涛。

一九九七年中共十五大前,“江落石出”之说言之有理,激动人心,谁曾想到,乔石是“乔”之石,挡不住江水滔滔流,巨浪卷石细无声。

二00二年中共十六大前,和平交权成党意民心,胡锦涛取代江泽民不是意外。谁曾想到,“七上八下”成了李瑞环罩门,小木匠熬成老木匠,正是退休时。

二00七年中共十七大前,共青团势力了得,“三胡”(胡耀邦、胡启立、胡锦涛)的传人势在必得。谁曾想到,刚在上海没坐热交椅的习近平成了王储,李克强倒成了备胎。

因此作者认为:“虽然历史有时重复有时不重复,但出意外是政治尤其是中共的常态”。

作者指出,最大的意外是胡锦涛连任,这个机率最低。作者分析,总书记干两届够了。虽然没有民选,但人们对总书记任期的默认和一般民主国家民选总统的任期限制接上轨道。所以,如果有人霸王强上弓,箭会反弹回来。

作者认为,另一个大意外是习近平接不成班,但这个机率很低。文章分析,自从习近平四中全会没有出任军委副主席,有关习的不利传言便倍增,不过细究起来多是捕风捉影。习近平备感压力是显而易见的,但他是几个群体共同的符号,是一种稳定的符号。换句话说,他是能使各股政治势力相对平衡的符号。

文章再指,再一个大的意外是李克强连管家都当不成,当个名高权空的委员长,由王岐山接总理。这种说法流传甚广,但可能性也不大。王岐山当然有能力,但他的太子标记是最大阻碍。如果习近平不接班,王岐山接总理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还有意外是,各派和谐不成,政治局常委会规摸扩大或缩小。有人说,扩大有利江人马,缩小有利胡人马。令计划俞正声、刘延东等人的留或升,与此相关。

作者指出,即便出现意外也是“软意外”,因为“意外”在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后变得很有节制,不是你死我活,而是我上台弄权你下台享福(另类君主立宪),你可以叫“破船理论”:折腾太过,大家落水。所以胡总警告他的“同志们”:勿折腾。党还有个文明用词:同舟共济。

至于总理的人选,人们普遍认为副总理李克强是接替温家宝的首要人选。但舆论界对此仍有不同声音。日本杂志《外交学者》(TheDiplomat)11月30日刊登国际智库“战略研究分析中心”(CESRAN)分析师米勒(NicholasMiller)文章称,近几年,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可谓是中共十八大晋升的热门人选。尽管在诸多总理人选中现任副总理李克强一路领跑,但曾经担任过江苏省委书记的李源潮也是同样具有说服力的人选。

四人布局由谁当权?

作者称他与至少十位知情人士和专家讨论过,多数相信对十八大人事能够起决定性作用的主要是四人: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

江泽民可能是最近十多年遭到最多非议的领导人,尽管他退而不休。但因为迫害法轮功,血债累累,已经在海内外被法轮功学员告上国际法庭。今年盛传江泽民死讯,可见他在中国民间的声名狼藉,以及中共高层多数人也对他极度不满。不过,只要他的身体许可,爱出风头的他,在十八大前会发出最大的牵制力去挽救江系的颓势。

胡锦涛身为总书记,在十八大上可以动用的权力较为合法和广泛。其实从十六大之后,我们就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胡锦涛采用的是地方围堵中央战略:除了最重要的几个省市,调升的人多有胡系色彩。

在未来政治局中,可以看到胡锦涛努力的成果,这使得胡在退休之后,某些个人的印记不会被清除。更长远的利益是,胡是否着手培养习近平之后的接班人,从而让隔代指定三代传?

温家宝其实是一个更值得剖析的人物。他在许多场合大谈所谓的“民主”,外表上又给人以满腹经纶的印象,而且似乎像是一个可以领导中国“民主化”的领导人。但他只是总理,这大大局限他的雄心,同时,当他努力打造平民总理形象时,网友送他一个恰如其分的绰号:“影帝”。不过,与胡锦涛相比,温家宝还是有更多的动力去培植人马,而且不止是在国务院,只是,这些人马在十八大上要冒升到最顶层并不容易,无论是王岐山还是李克强,没人认为和他相关。

对十八的猜测体现了人们对中国未来的忧患

香港时事评论家胡少江表示,由于时代的进步,习近平所面对的中国与江泽民和胡锦涛所面对的中国不同。胡少江认为,前两届领导人所累积的社会矛盾不再允许习近平继续玩“击鼓传花”的政治游戏,人民对与政治权力的要求也更加急切,世界对强大起来的中国不遵从文明规则的容忍度也越来越低。

胡少江撰文称,和平时期的中国共产党在干部选拔上有着严格的逆向淘汰机制。许多党内改革派都被这个政治机器无情的淘汰,最有代表性的有如胡耀邦、赵紫阳等改革派领导人。而像江泽民这样的投机者、李鹏这样的弱智者、胡锦涛这样的平庸者则成为逆向淘汰机制的宠物。

旅美学者何清涟则断言:习近平的中国进入无梦时代。最让中国第五代领导人头痛的问题是经济结构转型能否成功,这牵涉到政府财政收入能否有可靠保证。

她分析,改革以来以透支生态环境与劳工生命福利的发展模式已走到尽头,必须走上以技术创新为主的经济发展之路。但中国近三十年来所谓的“技术进步”,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利用与外资合作的机会偷盗合作的外国公司技术,始终无法从整体上形成科技开发能力,这一点成了中国经济结构从劳力密集型的低阶产业向技术密集型产业过渡的瓶颈。

何清涟预见,习李时期生态灾难与经济困难将接踵而至,由此将引发财政困难。二00九年中国政府财政收入占国内生产毛额的比重已达三二‧二%,中国国民的税负痛苦指数已高居世界第二,虽然官方表示还有增税的空间,但如果再增税下去,会引起更多的社会矛盾。

何清涟说,习近平的运气显然比前代君主胡锦涛要差。对习近平接掌大位,中国人明显缺乏期待与梦想。这倒并非习本人缘故,只是因为中国历经江朱与胡温两代统治,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中国人的政治期望已被耗损殆尽。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现状

《中国事务》主编伍凡认为,十八大的人事定局,人事不管如何变也没有太多意义。

伍凡说;“为什么没有什么意思了,因为并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了,十八大就是开了,九个八个都是团派的你能解决中国的问题吗?解决不了,你能解决大连的Px问题吗?你能解决动车被撞的那些后遗癥的问题吗?”

他指出;“因为整个集系没有改变,他们还在维护共产党的体制,共产党的体制在十八大里边不会改变了,这个体制改变不了中国,所以不要对十八大报多大希望,十八大的权力角斗,预示中共寿命不长。”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