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A级通缉犯贩婴揭秘:卖亲身骨肉

2011-11-14 01:5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昨天(11日),记者探访所称“贩婴村”,了解吴正莲走入歧途之生态。吴正莲婆家所在的云南省广南县杨柳井乡,2007年“农民人均收入达895元”。而按她婆家盲人大姐的说法,吴正莲婆家落水洞村年人均收入是“20筐包谷”。这一年,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是4761元。

而这年,恰恰是吴正莲走上贩婴歧途的一年。但无论如何,贫穷不能成为贩卖人口的理由。更可叹的是,其夫侯袭鸿家及她本人全家共4人“被公安领走”,而她的亲戚和乡邻,也至少有数人被捉。在对办案机关采访中,本报记者揭开了之前媒体从未报道过的吴正莲等人的贩婴内幕。

1、有乡邻称娃娃不是卖是送人

广南县不缺的,就是山,连绵不断的大山。

杨柳井乡,在广南县东南,离广南县城39公里。而落水洞村,离乡里还有约30公里。别小看这30公里,在山里,走的是盘山路,山高,路陡。司机,车开得小心翼翼。

杨柳井乡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和低热河谷山区,最高海拔1741米,最低海拔640米,平均海拔1295.5米。根据乡政府公布的数据,2007年,“农民人均收入达895元”,一个“达”字,透露出“正在前进”的信息。这一年,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是4761元。而这年,恰恰是警方查证的,吴正莲走向贩婴歧途的一年。

由于岔道多,记者所乘车辆两次走错路,并深入一个和落水洞谐音的冒水洞村,这让记者多走了近3个小时路程。然而,走错路也有收获,在不断问路的过程中,获得了不少信息。

在骂然村路口,当记者打听落水洞村时,一村民把记者指向了冒水洞。得悉是要了解人贩子的情况,他说,不是贩卖吧?应该是孩子多了,送人养的,不过是要些奶粉钱。而在其后的问路中,也有三四人这么说。

在第二次走错路返回的路上,记者遇到了冒水洞自然村(村民小组)的电工,他说,自己走村串户,没听说过吴正莲,不过,这座山的对面有个出名的人贩子,叫宴朝相。

宴朝相,和吴正莲一样,也是被通缉的“A级人贩”。已经判刑。

2、七旬老婆婆带俩孙子过活

随后问路中,记者遇到了玉皇寨自然村的陈怀能,他称自己是玉皇寨“村长”,他说,落水洞和玉皇寨虽同属骂然行政村,但相距很远,“已经听说吴正莲被逮着了。卖娃娃,是往绝路上走,想挣钱也不能买卖人嘛!县里乡里常开会讲这些事,教育大家。”

下午四点多,一路问来,终于找到落水洞。

山坡下一处草房,屋前有猪圈、牛圈。这里,是一户苗族人家侯袭鸿的盲人大姐的家。正巧,侯家大姐坐在门口和两个娃娃玩。大小两个娃娃身上都脏得辨别不清衣服的本色。
会汉话的侯家大姐说,她兄弟姐妹4人,其他3人,加上吴正莲,“都被公安领走了”。

俩孩子,大的5岁,是吴正莲的,“已经不记得爸爸样子了”。小的,是另一个弟弟家的。“都跟着70多岁的奶奶过。这会儿,奶奶上山打柴去了,送给我看着。俩孩子不会汉话,会说苗语。汉话要等上学了才有老师教。”

她还说,这里,平均一人一年的收入,也就是“20背(筐)包谷”。

许久,奶奶回来接俩孙子,她用背带背上小的,拉着大的,越过公路,走向对面的家几间简陋的平房。外墙上,贴着云南政法机关敦促人贩投案自首的公告。房内,除了存放的玉米和一张凌乱的床,几无家具。

3、一年多吴正莲帮夫卖婴9人

散居较远的乡邻们告诉记者,吴正莲大概是2003年嫁给侯袭鸿的。而吴走上人贩的邪路,是在2007年。这4年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夫妻结伙开始贩卖人口?乡邻们也说不清楚。

据办案机关透露,侯袭鸿共涉案11起,吴正莲9起,绝大多数是家族内合伙,牵连进去多人。

据透露,第一次贩婴,就是他们两口以及亲友合作的。2007年农历三四月份的一天,侯袭鸿与其姐夫王兴国(另案处理)以1500元的价格,从杨柳井乡火把田村一个叫“节骚”的人手中,买回来一个女婴。之后,经过家庭商量后,侯袭鸿与妻子吴正莲将这个女婴带到了广东化州良垌镇,然后找到下线农荣利(另案处理)进行交易。孩子被卖后,侯袭鸿夫妇从中得到了3000元的好处费。

从那以后,广东化州良垌镇就成为了他们的贩卖窝点。有了第一次的买卖,农荣利也就成为了他们最大的买家。以后的拐卖儿童,大多由农荣利经手转卖出去。

可查到的最后一次夫妻合伙时间,是2008年农历10月份。一年多,吴正莲帮夫卖婴9人,直到丈夫事发。

4、团伙运婴败露曾弃婴于山中

吴正莲帮夫卖婴,担当的是运输环节。在可查证的吴涉及的9起案件中,她都承担了运输任务。

此时,她还在哺乳期,携带婴儿不易引起怀疑。团伙成员,有一次在运输中就出了问题。据吴供述,2007年4月份的一天,侯袭鸿以1000元的价格,从广南县板蚌乡麻粟村一个叫水尾的地方,从一个外号叫“连咒”的人手里,买到了一个女婴后,伙同王正英(已判刑)各背上一名婴儿来到广东化州良垌镇的公路边,在交易时,因为被路人发现,便抱着婴儿往山上跑,最后狠心地将婴儿丢弃在山上。

由于这次交易没有成功,为了保证今后能够得到充足的“货源”,事后,农荣利给了他们1000元的路费。

据透露,归案后,侯袭鸿为了保全妻子吴正莲,大部分的犯罪事实基本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侯袭鸿交待说,他们之所以参与贩卖儿童,主要原因是因为生活十分贫困,为了生活才走上这条路的。

5、人贩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也卖

经查明,在该团伙中,有的婴儿还是他们自己亲生的。一个姓杨的团伙成员,自己生下女儿后,却将婴儿转手卖给了广西人陆寿龙,然后又转让出去。邻村40多岁的熊友玉和20出头的熊文礼母子俩,受侯氏夫妻影响也加入了团伙。2008年农历7月份的一天,熊友玉伙同陆寿龙,到坝美镇者烈村汪文兴家中,以1200元的价格买到一个女婴,带到熊友玉家,以3600元的价格转卖给侯袭鸿。

不久,侯袭鸿联系四川人冯雪英,并让吴正莲与王正英、侯贵分、王玉芬各背一个孩子,去到广东,准备卖给冯雪英。但因为遇到原来的老买家农荣利,于是又将孩子卖给了他。

原来答应四川人冯雪英的孩子没有送到,冯雪英再次催促“交货”。没有办法,只好很快地找到一个孩子,以4200元的价格买来后,由吴正莲运送到广东,在高速路上将孩子交给了冯雪英,得到7000元钱。

2009年10月,文山州中级法院作出判决,侯袭鸿获无期徒刑。其他团伙成员也同时获刑8至13年不等。

吴正莲离这一天,应该也不远了。

来源:青岛新闻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