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赫鲁晓夫评论毛泽东(图)

2011-10-22 14:48 作者:郭国汀编译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尼·谢·赫鲁晓夫(左1)(网络图片/看中国配图)

赫鲁晓夫的历史功绩[1]

1956年2月24日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特别谴责斯大林主义,但仅指责斯大林犯严重错误,未提及自1917年以来苏共的任何主要决议。对于强制集体化和大饥荒等罪行只字未提,仅是党员受迫害的才被言及。1961年赫鲁晓夫才公开指责斯大林犯罪,并允许着名异议作家索尔仁尼琴[2]在国内出版着作。

1954-1955年,90000名反革命分子从古拉格中解放;1956-1957年苏共二十大后31万政治犯获释;至1959年1月1日仅剩下11000名政治犯仍在狱中。超过200个特别复查委员会派到各监狱进行复查。但官方仅是悄然进行。

1964年10月赫氏被赶下台,1965年4月勃列日涅夫上台,随即采取了两项改革措施:即农业改革和工业改革,短期内取得了一定成效,经济有所发展。但勃氏同时强化了社会高压举措,不再容忍异议及过份自由的批评作品公开发行,索尔仁尼琴等异议作家的着作全面被禁。克格勃特务开始对异议人士进行骚扰和监控,苏共加强军费开支,强化军事实力。

赫鲁晓夫披露苏共暗中支持中共发动内战

战败的日本兵放下武器,然后我们将其转交给中共。我们不得不避免予人印象,我们直接将日军武器转交给共军。我们的方法是将武器集中存放在某地,让中共去找。我们在满洲安排装备中共军队,和苏军从日军缴获的武器。[3]

斯大林出卖了高岗

斯大林派了个全权代表至东北负责铁路,他定期向苏联汇报许多中共高层对苏联以感,其中刘少奇,周恩来最反感。而信息来源于高岗。斯大林为赢得毛泽东的信任,将Panyushkin的报告有关他与高岗部分,交给毛而出卖了高岗。[4]毛先在高层孤立高岗,然后软禁高。后听说高岗服毒自杀。我怀疑高是自杀,最可能的是毛勒杀或毒杀高,正如斯大林一样。[5]

1957年11月7日毛出席苏联革命四十周年庆典,与赫交谈时说遍对中共高层的坏话,诸如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高岗,唯对邓小平有好感,毛指着邓对赫说“看见那个矮个子吗?他非常聪明,将来会很有前途”。1954-55年邓小平主导了反高岗运动,1957年邓又任反右运动领导小组组长,故深得毛赏识。[6]

毛泽东不惜死一半中国人要打核大战

毛在共产党峰会上说“我们不应当害怕战争。我们不应当害怕原子弹和导弹。无论什么样的战争爆发,常规战或核大战,我们将赢得胜利。对于中国,如果帝国主义对我们发动战争,我们可能损失三亿人。那又怎么啦?战争就是战争。不消几年,我们将比过去生产更多的婴儿。”[7]全场听众无不震惊,唯有宋庆龄笑出声,全场一片死静。无人料到毛泽东会说出此疯狂的狂言。波共总书记Gomuka对毛的发言极为反感,捷共总书记Novotny说“毛泽东说他准备牺牲三亿中国人,那我们呢?我们捷克一共只有1200万人,我们将在核战后死得一个不剩,将不会有任何活人,留下来传种接代。”[8]

赫鲁晓夫告诉毛泽东苏联渴望解散北约与华沙条约军事同盟。毛说“我认为你们不应当提此建议,假如西方同意,你们不得不从东德撤军,东德将无法维持其独立。”[9]

1958年毛令炮击金门,马祖,一度解放军攻占马祖,蒋拟将军队撤回台湾,放弃金门。毛却突然下令撤军。令赫氏疑惑不解。毛说“所有我们想要的是显示我们的潜力。我们不想将蒋介石赶得离我们太远,我们要将蒋介石留在我们控制的范围内,让他继占金门,马祖,意味着我们的岸炮和空军可以打他,若我们占领该两岛,我们就失去了随时让他不得安宁的能力。”[10]

中共明知大跃进搞得一踏糊涂居然还向全世界推销经验

苏联援建中国的项目利息是按2-25%低于资本主义世界1/3。大跃进时,周恩来请赫氏一个能告诉他错在什么地方和应当怎么做的专家。赫氏于是指派Z到中国数周,他返苏后向赫低汇报:人检查了他们的炼钢厂当我要见其经理时,结果他是个兽医。我问周恩来,苏联为你们训练的钢铁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们都那里去了?周答:“他们正在农村劳动,培养他们的无产阶级觉悟”。[11]

要命的是,中共明知大跃进搞得一踏糊涂,却向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推广宣传。要他们学习中国道路,组织公社仿大跃进。[12]中共的宣传开始对保加利亚共产党产生影响,他们派了一个代表团访问中国,回保后,保加利亚的报纸即开始大规模宣传中共的公社,赞杨大跃进。随后保加利亚共产党在保实施中国的口号,将集体农庄扩大到荒唐规模并过度偏重重工业。

毛泽东就象一个疯子

赫氏评论毛“就象一个想让他的国家颠倒的宫庭中的疯子”。[13]赫氏称文革为“反对人民的敌人的斗争”这是1937-38年斯大林大清洗时的口号。赫说“斯大林和毛泽东均强化个人专政,而非无产阶级专政,而是个人地无产阶级,对党,对领导人的同僚的专政”。[14]赫氏说“文化革命根本不是革命,而是反革命,直接反中国人民和反党。”[15]“毛泽东一直寻找机会控制国际共运,为此他必须挑战苏联”。[16]

毛说“有许多国家侵略过中国,但中国同化了所有入侵者。你们有两亿人,我们有七亿人”。毛泽东滥用权力,误导他的党,他不是有些人所称的疯子。人们开始传言毛是个精神失常的人,他已失去理智。这不是真的,毛是非常聪慧,且非常狡猾的。“中国人不承认任何法律,除了权力和武力之法。如果你不服,他们砍掉你的脑袋。”[17]他们干得非常艺术,他们当着数千人的面把你打死,你还不能称之为野蛮,因为这远比野蛮更坏得多,而这还是在20世纪!

赫鲁晓夫对国际法一窍不通

赫氏对沙皇通过非法武力和不平等条约侵占中国领土的看法:“作为我们而言,我们对沙皇的作为不负责任,但是沙皇通过条约获取的领土现在是苏联的领土。我们不仅仅是必须管理和捍卫继承自革命前的政权的领土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担心若按照历史考量,重新划界,局面可能失控导致冲突。”[18]而且共产主义者和国际主义者不应当对边界问题予任何重要关注,尤其是对社会主义国家之间。按照马克思列宁的哲学,国界应当淡化成无关紧要,国际革命运动是一种穿透国界的力量,最终在任何地方取得胜利。[19]

赫鲁晓夫评价毛是个厚黑权谋家

毛泽东贯耍亚洲式的政治阴谋。按照他的哄骗,背信弃义,残忍复仇,欺诈的规则玩弄政治游戏,他骗了我们好多年后,我们才看透他的诡计。Talleyrand曾说外交家是用其舌头掩盖其思想。政客亦然。毛泽东经常是掩盖其真实想法和意图的高手。[20]斯大林通常形容毛泽东是个人造黄油马克思主义者(MargairineMarxist)。[21]

毛泽东一夺权便与斯大林订立联合开发新疆自然资源的条约,赫氏认为是斯大林的错误,这与西方列强剥削中国人实质上并无两样。[22]“与斯大林不同,我从未试图从毛那里获取什么好处利益,事实上恰恰相反”。[23]

毛着全部经过苏联马列主义专家审查修正

毛请斯大林派一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到中国审阅毛着以免出错,于是斯大林派Yudin赴中国,因此毛选都是经过Yudin审查修正过的。他随后任苏联驻华大使[24]。

毛泽东对现化军事科技及战略几乎一窍不通

毛对赫说:“社会主义世界要比资本主义军事更强大,中苏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可以有多少个师的兵力?赫答“如今这种想法已过时,你不能再依谁有更多人来计算军事实力。回到靠拳头和刺刀解决争端的时代,拥有人多与拥有更多刺刀的一方是不同的。而当机关枪问世后,拥有更多军队的一方并不比拥有更多机关枪的一方有优势。现在原子弹问世,各方军队人数的多少,在核战中根本没有价值。”毛确试图说服赫相信原子弹是纸老虎!“听着赫鲁晓夫同志,你只需挑起美国采取军事行动,我将派给你要多少有多少的军队,一百,二百,一千个师去消灭他们”。“一颗原子弹就可以让全部中国军队代为尘土”赫答。[25]

毛说“我认为若帝国主义进攻中国,你不要干预,我们自已与他们打。你的工作是生存。让我们自已照料自已。假如你们受攻击,我不认为你们应当反击,而应当撤退”。[26]当毛开始想在五年内赶上美国后,即对苏联持反对立场。“毛迫不及待想统治世界”他的计划是先统治中国然后亚洲,然后。。。”[27]

1959年,赫想在中国建立潜艇通讯加油站,好为苏军核潜艇加油补给养和无线电通讯,毛拒绝。赫氏专程访京与毛商量,毛再次坚拒。“北约国家的相互协作毫无问题,而社会主义国家之间,却连这幺小的事都不能协作?”“不!”因为毛要赫提供原子弹技术决窍,苏拒绝。[28]

我们必须明白:中国人是我们的兄弟,他们是象我们一样的人类。[29]

注:

[1] Leslie Holmes, Communism: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University Press 2009, PP.33-34
  
[2] 《古拉格群岛》的作者。
  
[3]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38.
  
[4]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43.
  
[5]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44.
  
[6]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53.
  
[7]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55.
  
[8]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55.
  
[9]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56.
  
[10]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63.
  
[11]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75.

[12]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76.
  
[13]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79.
  
[14]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79.
  
[15]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82.
  
[16]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83.
  
[17]Khrushchev, Remebers ,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 1970.p.478.
  
[18]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84.
  
[19]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85.
  
[20]Khrushchev, Remebers ,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 1970.p.461.

[21]Khrushchev, Remebers ,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 1970.p.462.
  
[22]Khrushchev, Remebers ,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 1970.p.463.
  
[23]Khrushchev, Remebers ,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 1970.p.465.
  
[24]Khrushchev, Remebers ,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 1970.p.465.
  
[25]Khrushchev, Remebers ,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 1970.p.470.
  
[26]Khrushchev, Remebers ,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 1970.p.470.
  
[27]Khrushchev, Remebers ,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 1970.p.474.
  
[28]Khrushchev, Remebers ,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 1970.p.472.
  
[29]Khrushchev, Remebers ,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 1970.p.478.

来源:天易论坛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