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川地震灾民代表进京上访 十人遭公安传唤(图)

2011-09-07 21:3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四川北川县“5.12”地震灾区的52位灾民代表,到北京上访后,本周一至周二连续遭到公安传唤及问话,多位村民星期二对本台讲述了被公安约谈的情况。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告诉记者,村民此次上访是为检举官员贪腐。

2011/09/07/20110907093338723.jpg
图片:灾民的上访材料(天网义工摄/乔龙提供)

8月21日,汶川地震灾区的52位灾民到国家信访局上访,但遭拒绝接待,村民指公安买通信访局人员,在此期间,近20人被拦截,上周回到四川。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星期二消息,上午8时25分,北川县的维权代表被擂鼓镇派出所和镇干部传唤及约谈,已传唤了李唐会、魏元翠、罗小利。

上午11时30分,维权代表再次来电:北川县永昌镇派出所所长此时正在李依乾家里了解情况。而在星期天(9月4日),警方曾经前往维权代表李堂会家调查情况。

黄琦当天下午告诉本台:“除了9月4号的传唤以外,昨天大约只有两、三个人,但是今天早上一下力度就大了,从现在了解的情况来看,今天大概是6个人。我们这边信息不是很通畅,我的手机短信本地成都的朋友都发不进来,大概短信只能收到十分之一左右,所以现在具体情况不是很好统计。”

被传唤的灾民李唐会告诉记者:“今天我在外面都没有在家。昨天镇长跟派出所的给我打电话他们要了解一下情况,我说我不在家。今天他们又给我打电话。他问了,他跟我了解情况,他肯定是问我们去北京是为什么去的。”

她说,村官为了迫使她搬迁,在他家屋后挖了个化粪池,臭气熏天,令人难以忍受。

“他化粪池里的大便、小便全部排到我酒厂后面的那块地里,离我的酒厂,离我的发酵池最多只有五米远。挖化粪池的地是政府征用的,但是我的酒厂那块地是我的个人土地,我拿钱买了的,1999年就买了。”

村民罗小利说,警察和镇干部共四人盘问她。

回答:昨天下午两点过,他只是问我们怎么去的,怎么回来的。

记者:有没有问去北京去了哪些地方什么的?

回答:问了的,但是我们就只去了信访局,别的地方都没去。

记者:来了几个人?

回答:有办公室主任,有派出所的,来了四个人。他喊我签字我没签。

记者致电擂鼓派出所了解情况。

记者:擂鼓派出所?你好。

回答:嗯,哪位?

记者:问一下,有几个村民去北京上访你们传唤了她,想了解一下。

回答:哦,我想请问下你哪位?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记者想了解一下。

回答:哦,不好意思我现在正在处理事情,你有什么事可以到我们派出所来。

记者:想问一下村民到北京上访?

对方立即挂段电话。

另一位村民魏元翠说,不同意拆迁的连灾后重建补助都不给。

回答:昨天晚上四点过,他就是问一下我们为什么要到北京去上访?坐什么车?在哪里住的?我说,我一家人没有分到房子。问没有分到房子的理由是什么?我就说我去找镇上的时候,他们说没有拆迁我的房子,不给我安置。

记者:有没有分到的?

回答:有,像我这种情况有分到的。

记者:拆迁房子跟国家补助两者之间有没有必然的联系?

回答:没有多少联系。土地全部被占用了,分了土地都要得到安置。

记者:他用来做什么呢?

回答:有的荒在那里,有的建了房子。

本台曾报道,北川两个镇的八百位村民向国家信访局举报村官贪腐,以致4000多万元的征地补偿款,下落不明。而按规定提供给村民每户三十平方米的土地,至今没有落实。

黄琦希望当局主动将现行聚集民怨的维稳模式抛弃,与民间对话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

“5.12地震以来,中国利益集团压制维权诉求的举措一直没有停止,有上百维权人士因灾区维权入狱或遭各种形式打压,无论是抓捕天网义工及参与地震救援的热心人士还是堵截灾民上访维权,都是其将司法解决模式换以暴力打压的又一尝试。”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