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人间地狱看守所

2011-07-13 21:10 作者:陈开频 桌面版 正體 11
    小字

2008年6月7日上午10点左右,一切都按计划完美地进行着,我开始用对讲机指挥杭州国际大厦楼顶上的民工悬挂横幅,然后呼叫他们抛撒传单,看到白幌幌的巨幅横幅黑白分明哗哗地挂下来“救救奄奄一息的共产党”、“政府腐败是万恶之源”、“独裁必腐败专制丧人心”、“六四是中华之耻人类之痛”,白底黑字闪着寒光,冲击力真的非常强!一时间感觉时间、空间都凝固了。熙熙攘攘,匆匆忙忙的行人一下子都仿佛静止不动了,惊奇、错愕、兴奋写满了不知所措的行人们的脸上,车子都停了下来,一个个脑袋惊奇地伸出窗外,行人更是指指点点,我拼命地按动快门忙着录影,还要不时的用对讲机指挥着,全身的血液仿佛都涌在脑袋上面,手也哆嗦的不行,动作完全僵硬,嗓子发干,喊话甚至都有点声嘶力竭!但这一切却丝毫没有影响我有条不紊的操作!半年的努力和准备,无数次想象的场景一下子都变成了现实!一切的一切都与我的计划完全吻合,甚至连细节都完全一样。只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拍的这一切后来会被国家公安部安保局制做成光盘,更没想到事情居然会闹的那么大,公安部都来人督办,这次事件会成为浙江第一大案而写入2009年度政法机关年度总结报告之中,(现在只要输入陈开频就能在搜狐或谷歌里搜到相关内容)这个玩笑开大发了!

忙完这一切,我忽然一下子镇静下来,半年多高度的紧张,周密而劳神的思考,全神贯注的努力在达到目的后全部烟消云散!我一下子松懈下来,默默地点上一根香烟,静静的站在街角,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横幅飘动,传单起舞。想说的我都说了,想做的我也义无反顾的做了。接下来,我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回到酒店,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把所有照片都上传到网上,我当然知道,国外新闻媒体都受到严密的监控,这样的内容是不可能让我发出去的,而国内的媒体即使收到了,也不可能有什么作为,因为我们国家是这个世界上仅存的两个由执政党控制媒体舆论导向的国家之一,另一个国家是北朝鲜。可是,我还是发了出去,今天也许不行,我相信不远的明天便会大放异彩!刚才因为太紧张,我没仔细品味这一切。这时,静静地在电脑里看着那样的经典场面,真的很刺激,很享受!当然,付出的代价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我不能开手机,更不能打开我的QQ,我不能和任何人联系,我想此时此刻,我的一切都受到监控,不知道有多少公安,在挖地三尺,遍撒罗网!

我真的没想过逃跑,就凭我也逃不出去!我也不知道往哪里跑,我唯一想的就是把我想做的事做好,尽量的做得完美!人的一生太短暂,能轰轰烈烈地做自己想做的事,真的很爽!

凌晨三点,我突然发现酒店院子里一下子停了好多警车,尽管我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但还是感觉眼冒金星,心跳加快!四肢发软,终于来了!

我很快镇定下来,我不知道这份从容是从哪里来的,我穿好衣服,甚至还洗了把脸,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永不消失的电波》孙道临演的,主角面对来抓他的警察从容地发出了“永别了同志们”的电文,我没有同志,也没地方可发,我也不知道该跟谁告别,门口很快传来轻轻的插钥匙孔的声音,我微笑的坐在床边,看着房门。门轰然地打开了,一下子冲进来十多个人,也太夸张了吧?我的身上一下子被无数只手按住了,眼镜被拿掉了,皮带也被抽走了,鞋子也被扒掉,脖子上挂的玉佩也被蛮横地拉掉了,强光打在我身上,两台摄像机一个劲的在拍我,“动物世界”里,被群狼叼住的羔羊大概也就我这个模样了!我吃力地歪着脑袋微笑对一个头头模样的人说“你们辛苦,来了?”他一下子非常错愕,“嗯”了一声,然后“嘿嘿”地笑了,摇摇头说“你真行!”

房间里出奇地忙碌,我看见好几个人在打电话,什么书记什么局他抓住了等等,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后来听说杭州差不多是整个公安都倾巢出动,北京公安部、浙江公安厅、杭州市公安局组成专案组,要不惜一切代价大海捞针挖地三尺也要逮住我!太夸张了吧,我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用的着来那么多人,还那么兴奋的报喜吗?!

生平第一次戴手铐,我知道,完全另类的生活开始了!说句实话我很感激那个头头模样的人,当他们给我反着手戴手铐的时候,是他说用不着用不着给他戴前面好了,铐的时候他还吩咐戴松点戴松点。过道里挤满了人,都惊奇地打量着我,门口停了四五辆警车,我一下子被塞进去了,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杭州我应该很熟悉的,可那天几辆警车拐来拐去的,也不知道把我带到哪里去了。接下来的审讯和我想象的也差不多,因为我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光明磊落,敢作敢当,基本是属于竹筒倒豆子,所以很顺利。他们也真的非常客气,香烟是不断的给我抽,又是给我矿泉水,又是给我宵夜,还跟我开玩笑,故意加重语气说,这些东西可不是腐败来的,是我们自己买的!呵呵!跟电影里唯一的区别就是审我的人太多,我独自锁在一把专门的椅子上面,聚光灯打在我身上,房间里站满了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问我,就象找到了一样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

整整两天两夜没让我睡觉,不停的问我,奇怪的是我的精神也格外的好,我想应该是我早已有这样的心理准备,现在反而放松了,我是侃侃而谈,精神异常饱满,有时甚至有点谈笑风生的味道!倒是审我的人,问来问去也就这么点东西,一个个哈欠连连。最后,那个头头模样的大手一挥:先把他弄的看守所去吧!

于是,我的牢狱生涯真正开始了。

杭州下城区看守所,这就是我要去的地方。警车经过两道大铁门,直接停在了院子里,荷枪实弹的武警站在围墙上面的岗亭里,虎视眈眈的看着铐着手铐的我,几个穿着囚服的人正卖力地搬着东西,一会儿冲我坏笑着,还轻轻的对我吹了个口哨,我的脑袋一下子发麻了!我突然感到非常的害怕,里面都是些什么人啊?什么样的遭遇在等待着我?!简单的交接后,一个邋遢的警察爱理不理地冲我摆了摆脑袋,算是提醒我跟他走。我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修边幅的警察,头发凌乱,都粘在一起了,起码有3个星期没洗,短袖警服只扣了一个纽扣,黑漆漆的肚子都漏在外面了,衣服的一半胡乱的塞在裤子里,另一半就这么随意地耷拉着,衣服和裤子都是皱皱巴巴的,皮鞋一点光泽了没有!以前就听说看守所的警察是最后的警察,一般是快要退休的,或是犯什么错误的或是朝中没人的警察才会到这种地方来。可也用不着穿成这样吧?“看什么看?没坐过牢啊!?”一个穿囚服的脸色铁青的男人推了我一把,“蹲下!”他用手指指着我对我吼道。旁边几个囚犯也虎视眈眈地看着我,我狠狠地扫了他们一眼!“呦!还蛮拽的嘛。”邋遢警察过来抬腿就对我一脚,“你他妈的把衣服脱了!”我一子就蒙在那里了,被踢的小腿好痛,传说监狱里很黑,警察很坏,里面什么都会发生,甚至鸡奸的都有!我真的好害怕,感觉手都颤抖起来!“管教要你把衣服脱了没听见啊!?”有个囚犯又推了我一把,然后低声对我说“每个进来的人都要脱的,快点,拽什么拽?你这样要吃苦头的!”此时此刻,我除了服从还有别的选择吗?脱光了衣服站在那里,虽然站在面前的都是大男人,可人的那份尊严已经九霄云外了!我无地自容的低下了头!邋遢警察拿了根小木棍扒拉了几下我的生殖器,我的血一下子直冲脑门,我本能的一下子蹲在了地上,那个囚犯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臂“你干吗?这是在检查危禁品!”天啊,我的生殖器居然差点变成危禁品?!

一切都检查完后,又打开一道密封的铁门,地上画有醒目的红线,这是一道禁界线,事后明白,所有囚犯必须喊“报告”得到警官同意后方可出入的!迈过这道铁门才是真正的进入了监区。而这道铁门是至关重要的,没有特殊的许可就是警察也不能随便迈入的!

进入铁门是一排走廊,里面整齐地分布了十间牢房,关我的是一号牢房,所以我必须经过好几个监室。这时,所有牢房门口都已经挤满了牢改犯,他们都大声地喊叫算是和我打招呼了,我没有眼镜,看不清他们的容貌,只模糊的感觉他们都赤膊穿着黄马褂,身上都雕着龙画着虎,一个个青面獠牙的!我的腿都软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完这“漫长”的走廊的,一号监室的铁门哗哗地打开了,邋遢警察一把把我推了进去,这时候已是晚上睡觉时间了,我看见躺在垄板或地上的人都抬头望着我,我从来没见过有那么多人剃光头的,一个个脑袋都泛着青光,我真的要晕过去了,我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可怜,我转身想拉住那个邋遢警察,我突然觉得他是那么的可爱!我真的想对他喊一声“你别走!!!”

我感觉我要窒息了,一个不到六十平米的空间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找个下脚的地方都很吃力。地上和类似北方的炕的上面都挤满了人,空气混浊的让人直想吐,两把吊扇有气无力地转着,发出“咯咯”的声响。

“啥事情进来的?”只见一个长的非常魁梧,眼里发着绿光的汉子带着东北腔问我道,我还没反应过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时楞在那里了。“聋了?!老大问话呢!”“不懂规矩?蹲下说话!”“你是不是欠揍?!巴掌吃几个就老实了!”忽然一下子五六个人站了起来,凶神恶煞地向我围了过来!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阵式,哦,原来外面热议的看守所打死人是这样发生的,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反正这顿揍是逃不了的了,是死是活听天由命了!我对着围过来的人声嘶力竭的喝道“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有种单挑!”“单挑?!哦!”那个被他们称为老大的东北人恶狠狠的把一团被单扔在我身上,“我们这里的规鉅单挑就是群殴!弟兄们,这个人不老实,给我揍趴下了,不要手软!谁下手软了我揍谁!”这帮狗娘养的不由分说嗷嗷地向我扑来!我一下子跳到墙角,用甩过来的被单死命抽打,平时我很注重锻炼的,身手还算敏捷,地方也小,他们展不开,前面几个根本没想到我会这样,一下子被我撩倒了好几个!想当年,杨子荣进威虎厅碰到这阵式也只有我这样了!“打死他!打死他!!”监室里一片喊打声,立刻,整个监区也是一片喊打声,我一下子成了过街老鼠,今天是死定了!

“造反啊?!都他妈的给我蹲下!都双手抱头,蹲下!”监室铁门突然打开了,几个民警走了进来,对我们大声喝道!那个邋遢警察也进来了,用电警棍指着我说“这个家伙很不老实的,很拽的!”电警棍头上噼啪作响,闪着吓人的蓝光,“妈的,你再拽手铐脚镣给我全部带上!”邋遢警察对我恶狠狠的说,我差不多已经被吓死了!

另一个民警跳到炕上面,要我们两排站好,然后指着我说“这个人跟你们不一样,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更不是骗的!总之,他和你们不一样的!你们不能动他一个指头,你们对他不客气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问题很严重的!大家听见没有?”这帮家伙都傻了,都偷偷的看我,我真的很感激这位民警,事后了解,他姓项,是专门管我们室的专管民警!项管教跳下炕的时候,还指着大家说,“你们少给我丢人现眼了,这么多人打一个,还被他打倒了那么多?!你们是关傻了啊!”原来监室瑞安装有监控的,任何角落值班民警都是了如指掌。这里没有也不能有个人隐私,一切都暴露在眼皮底下!

我和项管教不认识,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帮我,不过今天要没有他我是死定了的,不管怎么样我都对他心怀感激。                                                    

一场可以让我半死不活的劫难终于奇迹般的让我躲过去了!我从来没坐过牢,还不明白管教民警的话在这里意味着什么,牢改犯们对我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被大家尊为老大的东北大汉开口了“既然是项管教的关系户,你早说呀,这件事到此为止!”我看的出来他很勉强,心里很不舒服,但他还是尽可能的安排好我睡觉的位置。监狱里等级森严,所有关系,待遇都是赤裸裸的,丝毫没有也完全不必掩饰!有关系的相对会舒服一点,有限的待遇都尽可能的会享受到,而没有关系,没人来看望又没钱的俗称“三无”人员的,日子会很难熬,所有累活脏活像打扫厕所,洗碗擦地给上层人员洗衣服等等就都由他们来完成!当然挨骂挨打那是必须的,经常的!还有就是新兵(刚进监狱的叫新兵)进来都要立规矩,吃下马威!后来看见新兵进来所遭受的折磨,我真的感到我是多么的幸运!顺便说说新兵的所谓规矩,一般刚进来的必须站在厕所里面冲墙笔直站好,不能乱动,更不能东张西望,一站就是三天!后来甚至要新兵摆各种姿势,比如“童子拜佛”“观音下凡”“悟空望天”等等,反正是怎么难过怎么来,他们怎么开心怎么弄!所有人连小便也要蹲下,大便必须在早上两个小时里解决,其余时间必须报告,得到老大的许可才可以……

监室里一半是炕,上面能睡十个人左右,睡的都是老兵、打手和部厅级以上的上层人物,其余的只能睡地上。给我安排的“铺位”在最靠牢门的地上,睡在我边上的那个轮奸犯告诉我,这已经是干部的铺位了,相当乡长级别!晕啊,我这个“乡长”稍微惨了点,一张单人草席居然要睡三个人,盛夏酷暑,汗流浃背,大家挤在那里,连蚊子咬也不能赶,因为手根本不能动,要翻身必须三个人喊口号“一二三”然后步调一致一起翻!半夜里,值班的两个牢改犯突然大呼小叫起来!(每天晚上都要安排四班人员值班,每班两人两小时,防止有人自杀或伤人!)睡在我旁边的轮奸犯夸张地推我,我懵懵懂懂的抬头一看,一只癞蛤蟆就在我的脑袋边上,我连滚带爬的躲在一边,整个监室的人都哈哈大笑……

汗味、尿屎味、口臭味弥漫整个监室,地上很潮湿,照明灯很刺眼,放屁声呼噜声磨牙声此起彼伏。后来我了解到和我们睡在一起的有各种各样的传染病人,肺结核,严重的乙肝病人,还有一种闻所未闻的,就是专门在阴毛上长虱子,而且怎么弄都无济于事,管教叫人把毛剃光,可长出来后依旧,恐怖之至!我浑身酸痛脑袋发晕心情压抑沮丧痛苦,我受不了了,我要崩溃了!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可我还是咬牙忍住了,那么多人会看见我流泪的,他们可都是小偷,骗子,强盗,返毒吸毒的,我可不能在他们面前掉眼泪啊,我不能丢这个份啊,说什么到目前为止我还是个正面人物啊!

我下大狱第一个夜晚就这样度过了,比起后来所亲身体会到的苦难,这点苦就不算个事了!人啊,真的是环境动物,适应环境的能力特别强,我住过全世界最高级的号称七星级的迪拜阿拉伯风帆酒店!国内的高级场所五星酒店更是家常便饭,牛排烤成五成还是六成我一尝就知道,吃西餐没有生蚝我拒绝动叉……可现在落难到这种地步居然也挺过来了,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知道我现在所要承受的是我早已经预知的,必须要付出的代价!我必须也可以承受!既然躲不开那就来吧!

刚有点迷迷糊糊,突然传来炸雷般的开铁门的声音,大家都一下子跳了起来!“快快起床了”一个警察在我们头顶上的大窗户对我们喊道,大家七手八脚整理席子,穿号服,乱轰轰的,我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有站在旁边,看着大家忙获。打开的是后面的另一扇全封闭的铁门,外面是一个不到十个平方的小院,四面是高墙,没有窗户,顶上还有铁栅栏盖着,看到的天空是一块一块成方块状的,一个荷枪实弹的武警就站在上面的岗亭里,来回溜达,那个东北的过来跟我说“没坐过牢吧?”顺手给了我一件号服,也叫囚服,跟大家一样,橘黄的小马褂,上面印着“下看”两个字,下城区看守所的意思,我的号码是119号,没想到我一穿就是九个月,直到被转到杭州市看守所。他又给了我一把牙刷,柄很小,几乎捏不住,“别研究了,是监狱专用的,防止自杀的”他又给我一个可乐瓶,“喝水用的,刷牙也用它”。每天三次打开水,是由同样是囚犯组成的“劳动班”负责提供的,可乐瓶都被开水烫的变了形,常识告诉我,厂家生产的可乐瓶是低温用的,而被近一百度的高温一烫该不会起什么化学反应吧,能产生多少对人体有害的物质呢?可我一用就是整整二年!别无选择啊!然后大家排队,专门有一个人负责挤牙膏,洗漱完后就是列队出操,背诵监规和三字经,一个个背的摇头晃脑的,我听了都觉得可笑,比如三字经有“人生错,很难免,父母养,非圣贤,妻孤单,夜难眠,儿幼小,无人管等等”监规和三字经加起来大概有五六百个字,这是进看守所每个人都必须要背诵的!天啊,真的是有辱斯文哦!这是人背的东西吗?

然后是大家排队领早餐,每人发一只塑料碗,一把勺子,当然也是塑料的,劳动班推着带有两个铁桶的车过来,每人一勺泡饭外加一点什锦菜,中饭和晚饭差不多,一块干饭一勺水煮白菜或水煮萝卜,吃过的碗用水一冲就可以了,因为半点油水也没有!囚犯管这样的饭菜叫“水上漂”或者叫“猪摇头”就是都漂在水上面,连猪吃了都要摇头的意思!菜和饭和在一起,因为只有一只碗,吃出泥吃出虫那是经常的事,看着大家吃的哗哗地,我是一点食欲也没有,几次分给大家后,每次开饭,我旁边总是挤了好几个饿死鬼!星期一大家都很盼望,因为晚上有加餐-红烧肉,我第一次分到的红烧肉差点让我呕吐!一块肉,上面居然有个猪奶头,旁边还有四五根两三公分的猪毛!怎一个恶心了得?!

老大和几个部厅级干部是坐着吃饭的,而其余的都必须蹲着吃,他们有牛肉,鸡肉,鸭肉和霉干菜肉等真空包装菜轮换着吃,其实这是大家的钱凑起来给他们吃的,当然得到管教的默认的,名曰是公帐,就是大家用的牙膏,卫生纸,肥皂等日用品,外面的钱打入你的卡里,可里面就由不得你了,每个人交多少钱,;老大说了算!很多人交了五百块钱就吃了两个咸鸭蛋,这是常事。我在外面的时候也经常买这种真空包装菜的,可都是给我的狗吃的,在我的潜意识里这就不是人吃的玩意!现在看着“中央首长们”大快朵颐,我饿啊,口水哗哗地啊!在这里劳改犯最好的礼物就是方便面的调料,从来没想到用这样的调料拌在饭里真的很好吃啊!要关系非常铁才有可能分点吃吃,这里非常流行的一句话是,今年过节不送礼,要送就送调料包……

老大名为值日生,是管教民警任命的,是帮助管教管理监室的,假如在这里管教的话是一句顶一万句的话,那么老大的话起码也是一句顶一千句!管教有时候好几个星期都不见人影的,监室全靠龙头老大管理,以夷制夷在这里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所以管教和龙头老大有非常默契的配合,老大做的一切都是打着管教的旗号的,都必须无条件服从的,就连剥削也是赤裸裸的,直接的,跟抢没两样!用不着丝毫掩盖,就吃你了,就玩你了,就揍你了,怎么着吧?!你要是稍有不满,拳头巴掌祠候,就群殴,就这么简单!不管你在外面如何风光,如何蛮横,在里面你就什么也不是了,都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弱势群体!当然也有人不服的,我也看见过好几个,除了被痛扁一顿外,管教还把这些人调到另外监室去,一切又要从头再来,新兵的那套程序又要重新走一遍!这是牢改犯们最害怕的,差不多又多坐了一次牢。而龙头老大的待遇也是让大家羡慕的要死的,只要管教在,就会把他带到活动室里,去抽烟,吃好东西,甚至偷偷的给打电话,随意调频道看电视……,我们每个监室里也挂着一台电视机,到了晚上规定时间段,大家就统一看电视,频道都是管教锁定的,从大风车一直看到稀里哗啦的地方戏,看的牢改犯一个个直翻白眼。

据那些老牢改们(所谓老牢改就是起码要坐牢五次以上,也叫职业坐牢的)介绍,每个看守所都有自己作弄人的一套程序和方法,另外的看守所我没亲眼看见,可我们这里有“下看啤酒”就是用肥皂水勾兑尿、痰、胶水等等一切反正是犯人能够想象的到的一切恶心的东西让新兵或犯了“错”的人喝下去,有“下看蒙古包”就是把人用被子裹起来,每个人都必须上去拳打脚踢,直把人揍得不能动弹为止,还有“下看甲鱼”用浸了水的塑料拖鞋往脱了裤子的光屁股上死命抽!屁股上马上就会有中国制造或上海制造的条码!……

有一次,劳动班的人告诉我们,外面院子里跪了三个人,已经跪了三个小时了,他们因为喝醉了酒把派出所的一个所长打成了猪头三!而那个所长和我们看守所的所长是哥们!这还了的?!当然要受到严厉的惩罚的,劳动班的班长关照我们的龙头老大,马上要把他们其中的一个送到我们监室了,一定要好生伺候!一会儿,一个叫朱剑波的台州人就被人拖进了监室,那次打那叫真的打!龙头亲自上阵,用拖鞋浸了水扇巴掌,一下又一下,稳、准、狠!朱剑波蹲在地上眼睛马上肿的只省下一条缝,嘴巴都往外翻了出来,血不知道是从嘴巴还是鼻子、眼睛或者耳朵里流了出来,一塌糊涂的!旁边起码有五个人一边叫骂一遍拳打脚踢,可怜的他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东倒西歪的!趁他还能动弹,有人勾兑了一大盆“下看啤酒”端了过来,朱剑波没有选择的余地,哆哆嗦嗦的咚咚的就喝了下去!现在想想真的恶心啊,可当时大家好像都麻木了,见的多了,都觉得应该这样的。这时候我们好几个人都发现所长和另外一个管教,就站在我们头顶上的走廊里默默地看着这一切,龙头当然也看见了,所以打的更欢了,骂的也更起劲了……

朱剑波关了一个月就放了,他是从老家来杭州做水管生意的,胆子真的蛮小的,也是第一次坐牢,在这一个月里他象祥林嫂一样地反复说,我没打人,我拉架了,我真的没打人!放他那天,他还给每个人送进来一包真空包装鸡,我在牢里待了两年,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见有人出去了,还惦记着里面的人!善良的人啊!我想这一个月将是他这辈子永远的痛!永远的噩梦!

早上六点多,门口劳动班的人就把大量的劳动材料递进来了,一天的劳改就这样开始了,做的最多的就是商场超市里的商品包装袋,平时不会留意的袋子做起来真的麻烦又累人,排板、上胶、粘贴、踩袋子、整理最后打包。尤其是踩袋子,就是大活人用脚跟狠狠的跺需要胶粘和的地方,轻者脚跺的肿的象大象腿,重者大小便失禁,甚至尿血!这都是我亲眼看见的。

看守所也有医生的,下城区看守所的医生姓陈,一个星期也会来看一下,时间长了,大家就都知道他看病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永远是“卡里有没有钱?”得到肯定的回答,该怎么看就怎么看,假如什么也没有,他理也懒得理你,“上火就打飞机(手淫)!喝自来水也能多活一个礼拜!”走之前能扔下这样的话,说明他今天心情不错。

由于我有管教的招呼在先,所以重活脏活就免了,我负责收活,就是每道工序干完的活收起来,交给下面的工序,看起来不那么夸张,可每天要机械的走来走去,爬上爬下,弯腰搬运一直要干到天黑,中间吃饭也要抓紧时间,因为老大分配任务是有定额的,完不成的各种希奇古怪的惩罚措施就会马上兑现。真的累啊!不知不觉在下城区看守所一待就是九个月,各种各样的包装袋干了无数,月饼盒,天堂伞,圣诞灯泡,超市用的贵宾卡,销往国外的全是英文的洗车工具包装盒,飞利浦刮胡刀盒,黄酒白酒的包装盒等等等等,反正一进去就没停过。大家的手都干的变了型,我的手指甲开裂,两个大拇指几乎不能动,关节变的粗大。因为伙食太差,而劳动强度又大,我患上了严重的便泌,最多十七天没有大便,晕倒了三次!由于长期睡在潮湿的地上,我还得了非常严重的肩周炎,发作的时候整个肩膀根本不能动弹,连呼吸都很困难!可活还得照样干,谁会来同情你,更谈不上照顾你啊!没几个月体重整整减轻了二十五公斤!五十市斤啊!那是一大堆肉啊!整整占我整个体重的四分之一啊!我在外面用尽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减肥,效果真的太不理想,可现在……真是有心种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看守所是最好的瘦身场所!

在看守所里,除了拼命干活,管教好象对什么都无所谓!这样的活,绝对是社会上闻所未闻的,是用最原始,最笨重,最落后,当然也是最累人的方法,起早摸黑的干啊干!活催的紧的话就要加班,从早上六点半一直不停顿的干到晚上十二点,干了十二个半小时是经常的事!真正的饥寒交迫!真正的吃的是猪狗食干的是牛马活!我们的父辈都没经历过的传说中的长工佃户奴隶的生活,想不到在共产党统治中国六十年后,我品尝了!眼泪哗哗地啊!这里没有八小时工作制,没有双休日概念,更没有保险或用工监督什么的。而且,绝对没人偷懒,在拳头巴掌下面,一个个的干的麻利着呢.连鼻涕都没工夫擦。看着那些贼、强盗、强奸犯们累的跟狗一样,我是一点都不同情他们,可是,我自己呢?!当然,上面也会有检查的,象所有政府检查一样,看守所也会事先得到通知,劳动工具和产品会收拾的干干净净,无影无踪!伙食也会看见油水,而且监室里都会得到警告,绝对不能说有龙头老大,有打人骂人现象……

十几年前,我看过一份材料,有西方媒体和议会指责中国政府将政治犯和刑事犯关押在一起,并且强迫犯人制作大量的产品,销售国内外。这是明目张胆的违反《日内瓦公约》,中国政府嗤之以鼻,骂他们是反华势力在造谣。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