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进出中国,中国边检为啥不肯笑一笑?(图)

2011-07-10 13:12 桌面版 正體 17
    小字

每一位泰国边防官的脸上总是挂着温暖的笑容。中国的边防官为何做不到?

有个个人印象,我总也想不通:像中国这样一个传统的礼仪之邦,为什么有些人总是用一种不友好的态度,对待远道而来的客人?一方面,她不惜花费巨资,制作昂贵的国家形象宣传片,拿到英美电视台去播放,以吸引外国游客;并建起一座座豪华气派的现代化机场,以便给初来乍到的客人留下一个好印象。可另一方面,这个国家却偏偏做不到,对与我一样来自他乡的“异客”说一声“欢迎”,或者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你好”。造成这种印象的缘由,是一件对我来说几乎已习以为常的小事,可它却是每一位外国旅客都必须经历的一幕:在踏上中国土地之后,第一个迎接他们的,是一张张没有任何表情和个性的冷冰冰的面孔。这些人,就是中国的边防检查人员。

不久前,我从德里来到北京。当我兴冲冲地走下飞机,还没走出几步路,一盆冷水便把我浇了个透心凉。那一天,到港的旅客不多,由建筑大师诺曼·福斯特设计的首都机场新航站楼,略显得有些空旷。但是,12条边检通道当中,查验外国护照的却只有3条,余下的9条都留了中国人。此时,这些通道几乎空无一人,边检人员一个个无所事事地坐在柜台后面,瞪着眼发呆。相反,在检查外国护照的柜台前,却早已排起了长龙。我站在队伍里,拖着疲惫麻木的双腿,一步步往前挪。半小时后,就在终于轮到我的一刻,旁边3条通道的液晶显示牌却忽地一闪,“中国护照”眨眼间变成了“外国护照”。我扭身望着被分流的人群,心中郁闷不已:你说,那些人一直呆坐在那儿,怎么早就想不到这个主意呢?莫非他们这样做,就是为了捉弄我,以考验我的耐心?

接下来,是一套例行程序。而我,每次都会在这时候犯下同一个错误:我总是忘记了,中国边检人员是多么的不通人情。于是,当我把护照递给对方时,又一次顺口说了句“你好”。我的问候,向来是多余的,因为我碰到的中国边防官,无论男女,从来都不会对我的问候有所反馈。他们只是板着脸,低头翻看手中的护照。当翻到有相片的一页时,他们才会抬起头,望向你。而这目光相接的短暂瞬间,却只会给人带来更多的失望。因为,当我不自觉地露出微笑,对方却已经转过了脸。我只好悻悻地收起笑容,伸手拿回自己的护照。这时,在我面前齐腰高的位置,一只小仪器一闪一闪地亮起了白灯:我需要在三个按钮——“非常满意”、“满意” 和“不满意”——当中按下一个,以此对边检人员的服务态度做出评价。理所当然,每一次,我都会按下“非常满意”。难道除此之外,我还有别的选择么?我总是想象,在这些边防官的背后,是一台强大的国家机器,他们服务于它,听命于它;而且我总以为,如果他们当中有谁得到的“满意票”不够多,很可能会受到上级的处罚。况且,说到底,他并没有对我做下什么错事,而不过是把我的好心情搞得一团糟。可是,这样做的结果是:我踏上中国土地的第一步,每每总是与谎言相伴。面对一个似乎并不欢迎我到来的边防官,我却要发出违心的称赞。其实,逼我这样做的,并不是面前的这些人,是一种盛气凌人的官僚体制。在中国,这种体制的影响几乎无处不在。身为公仆的官员们,不仅要求老百姓恭顺和服从,而且还要他们对自己心怀感激。在现代服务型社会中,这种官场风气却变成了一种与时代格格不入的历史沉疴。既然每一位国航班机上的空姐,都能学会微笑服务,那么中国的边防官为何会做不到呢?

也许,边检人员的态度,或多或少与这个国家的大小有关。比如,在把旅游业视为命脉并以“微笑国度”自诩的小国泰国,每一位边防官的脸上,总是挂着温暖的笑容。归根结底,微笑本不应是一件难事,但它却表达了一种态度:对来到自己国家做客的外国人,你究竟是欢迎,还是不欢迎?这种态度往往暴露了一个国家的内部状态。

本文有删节。

来源:南方周末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