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刘源上将的尴尬(组图)

2011-07-10 12:54 桌面版 正體 24
    小字

最近,刘少奇的儿子,总后勤部政委、上将刘源写的一篇文章《为什么要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在网上流传。刘源上将在此文中亮出了一个观点:“永不投降的共产党人”。

呵呵。

“永不投降”这四个字听起来怪怪的,特别是从刘源上将的口里说出来的时候。

凡投降者,必有战斗;凡战斗者,必有敌人。

那么,在刘源上将的心目中,中国共产党现在的敌人是谁呢?窃以为:在资本家都可以入党的情况下,我党是没有敌人的。他老刘家倒是有敌人。

遥想当年,刘源的父亲刘少奇与毛泽东为敌,或者是毛泽东以刘少奇为敌,由此引发了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震惊世界,影响深远的十年浩劫——文化大革命: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将中国的赫鲁晓夫、中国最大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整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刘少奇都投降了一万次了,只差没有跪地求饶,毛泽东也还是将其置之死地而后快。

这段历史刘源上将不会不知道。如果刘源上将忘记了,网上有一篇回忆文章《文革中刘少奇的政治待遇和医疗待遇》,刘源上将可以再读读,以下是描述刘少奇被批斗时的情景:

这天,刘少奇、王光美被几个彪形大汉架上批斗台,弯腰低头,双臂后伸,即所谓“坐喷气式飞机”,达2小时20分钟之久。造反派在审问时,刘少奇的每次回答,都免不掉被造反派用“语录本”拍打脸和嘴巴,或被拳打脚踢。刘少奇年近7旬,难以忍受这种虐待。他掏出手绢想擦一下汗,被造反派狠狠一掌,将手绢打落在地。斗毕,刘少奇己鼻青眼肿,腿被打伤,鞋被踩掉,只穿袜子,双腿象灌了铅似地一跛一跛走路。

liuyuan
批斗刘少奇

liuyuan
批斗刘少奇

liuyuan
批斗王光美

liuyuan
挨批斗的王光美及老年的王光美

liuyuan
刘少奇夫妇及文革中的漫画

liuyuan
文革中打倒刘少奇的漫画

以下是描述刘少奇被关押时的情景:

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有时彻夜不眠。这种折磨使刘少奇成天神志恍惚,常常陷入沉思而忘掉一切。刘少奇的手臂曾在革命战争年代受过伤,经过扭打,如今又发作了,穿一件衣服往往需要一两个小时;到饭厅吃饭,短短的30米距离,竟要“走”上50分钟,甚至两个小时。前后跟着的看守战士谁也不敢上去扶一把。最后根本不能走动了,只能由工作人员把饭打来吃。工作人员去饭堂打饭,被人骂作“保皇兵”,因此也不肯每餐去打饭,只好打一次,吃几顿。刘少奇满口只剩七颗残存的牙齿,嚼不动窝头、粗饭,又长期患有胃病,加上长期吃剩菜馊饭,常拉肚子,身体更虚弱了,手颤抖得不听使唤,饭送不到嘴里,弄得满脸满身都是。

以下是描述刘少奇死时的情景:

刘少奇躺在地下室的地板上,身上盖着一个白床单。一尺多长的白发蓬乱着,嘴和鼻子已经变形了,下颌一片瘀血……老李给刘少奇剪去白发,刮去胡子,穿上衣服和鞋子。深夜12点,六七个人把刘少奇的遗体抬上一辆吉普车,小腿和脚伸露在车外,拉到了火化场。火化场早已得到通知,说有一名“烈性传染病人”要半夜火化,只准留下两个工人。二十多个军人把小小的火化场全部戒备。由中办专案组的人在火化单上填写———姓名:刘卫黄;职业:无业;死因:病死。并冒充死者的儿子刘源签了名。火化后,专案组宣布纪律,要用党籍和脑袋担保,谁也不准透露出来。并举行酒宴,宣布:“我们圆满完成任务。”

平民百姓都知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作为军人的刘源,更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吧?

可惜刘源文章中的“永不投降”并不是针对杀父之仇来的。

事实上,他隐忍了杀父之仇,选择了重归体制。因此,他本人就是一个投降者:他向杀害他父亲的体制投降了。

作为对投降者的回报,体制让刘源进入权力的顶峰。

当年刘少奇投降,最终难免一死;如今刘源投降,高官厚禄侍候,也算是中国历史的一个进步吧。

投降者的儿子又投降了,却写文章奢谈“永不投降”,令人好不尴尬!

建议刘源上将安享富贵荣华,当政委就好好当政委,不要再写文章了,写这种文章对于你这种身份的人不合适!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