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曹长青:从卡恩案看桑兰的谎言

2011-07-05 23:44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被全球媒体关注的原国际货币基金(IMF)总裁卡恩“性侵案”发生重大转机,原最高可判25年的案子,现可能撤销,卡恩已被释放(解除住处监控等)。为什么发生如此变化?主要原因是控告他的那个旅馆女佣被发现在众多事情上撒谎,可信度出现问题。福克斯电视引述说,这个控告者是“女佣兼妓女”。也就是说,即使他们发生过性关系,也是她同意并获酬的。

在美国法庭,如当事人撒谎,案子基本就打不赢,因一旦信用破产,其他说辞就很难令陪审团相信。而双方律师对当事人、证人的交叉盘问等,更使任何编织的谎话都难以自圆其说;撒谎者本人反可能因做伪证而遭惩罚,最高面临15年牢狱。目前在美国每天电视直播的一个热门案子,是一个母亲涉嫌杀害自己二岁的女儿,其审理过程是一堂很好的法律课。那种事无巨细的问法,让什么样的谎言高手都很难招架。

在法国名人卡恩的“性侵案”要翻盘之际,中国的因摔瘫而成名的桑兰抵达纽约,到美国打索赔曾高达21亿美元的官司。这个被中国媒体广泛报道的“桑兰案”,且不说事发13年前,早已过了法律的追诉期限,而且桑兰的律师每天博客炒作,已经成了娱乐网民的肥皂剧,即使真的能立案审理,其结局也会像卡恩案一样,把原告自己弄成小丑,因桑兰也像那个控告卡恩的“女佣兼妓女”一样,撒了很多谎,而且是弥天大谎。

桑兰作为中国体操选手当年到纽约友好运动会参赛,摔成高位截瘫。今天她提告主要围绕三点:一是她起跳时有罗马尼亚教练擅自“挪垫子”导致她分心失控,强调这是事故,不是意外。二是说她出事后因被纽约一对华裔监护人夫妇“软禁”而无法说出真相。三是通过打官司找到当时录像带还原真相。但在这三个关键问题上,桑兰全都撒谎,比那个卡恩案的旅馆女佣更胆大包天:

第一,关于“挪垫子”。

桑兰在英文起诉书上说,有人在她“按到跳马上、落地之前,挪走了她要落上去的垫子”。但桑兰自己早已否定了这个起诉书上的说法:在中国媒体上,桑兰至少在六次谈到“挪垫子”时都说,是在她冲向跳马时,有人挪垫子(而不是她在空中做动作时)。起跑冲向跳马,和在跳马上空做动作,是两个时间段。二是从常识角度,从按到跳马到做完动作,专家说只有五秒左右。桑兰在跳马上空的瞬间,完全没有可能看清(都没法看)下面谁在挪垫子。另外如真有人想挪走垫子,在桑兰从空中到地面的瞬间,也完全无法做到,因短到只有两秒多。三是现场新闻照片证实,桑兰是摔在“垫子”上,说明垫子没被挪走。桑兰在起诉书上说垫子“被挪走了,她的头摔在了地板上”是明显的谎言。

第二,关于“被软禁”。

桑兰的英文起诉书说,她出事后,因被监护人夫妇“软禁”(under house arrest)而无法说出真相。这更是经不起常识检验的谎言:桑兰出事后在美国被护理十个月,最初三个月在医院,然后三个月在监护人儿子薛伟森住处,最后在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家里。九十天在美国医院,监护人又不同住,怎么个“软禁”法?如果说桑兰在美国医院语言不通,但当时有不少“华人义工”到病房陪她,美方还安排了一位华裔医生,桑兰怎么不跟他们“说真相”?后来在薛伟森家时,桑兰母亲一直都在,薛白天上班,桑兰有那么充裕的时间,怎么不跟父母“说真相”?

除此之外,据桑兰英文起诉书附件中谢晓虹当年写的文章,当时中国总理朱镕基的夫人、中国驻美大使、驻联合国代表、外交部长唐家璇等都看望过桑兰,怎么桑兰不跟这些高层领导“说真相”?

如果是不信任中国官员,那《纽约时报》、美国知名电视节目20/20采访(宗毓华采访)的时候,美方还是自带翻译,桑兰怎么还不“说真相”?更不要说香港电视、凤凰卫视、CCTV等中文电视也采访过,桑兰毫无语言障碍,她怎么仍不说“被软禁”的“真相”?

桑兰在美国住了十个月,如果受到“限制”,那她回到中国的十年多,怎么也一字不提“曾被软禁”?难道她被中国政府“软禁”了?桑兰的这个谎,撒得太荒谬了点吧?

第三,关于“录像带”。

另一个桑兰睁着眼撒的弥天大谎是关于她当年摔伤时的“录像带”。桑兰说,这次到美国打官司,关键是要找出这盘录像带。但桑兰曾说这个录像她早就找到,而且还亲眼看过了:去年八月北京《新京报》采访桑兰时,她明确说:“在北京奥运会前,美国ESPN电视台请我去录制一档节目,对方给我看了一盘记录我受伤全过程的录像带。看到这盘录像带时我才确认,有这么一盘录像带存在。”(新京报该文网址: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0-08/26/content_141065.htm)。对桑兰的这个采访是问答式的,这个引述是桑兰亲口所说。而且桑兰的丈夫黄健随后也对北京媒体这样复述过。

但就在桑兰说她“亲眼看过”那盘录像带之后十天,她又在接受上海《新民晚报》(封面故事,记者张伟采访)时说,2008年他们到纽约那次,美国ESPN电视台曾邀请桑兰去该台录制一档节目,但当桑兰抵达电视台后,节目组负责人突然告知,原来答应给她看的当年录像,因录像带的拥有者几小时前变卦,所以无法提供了(该文网址:http://www.cdwb.com.cn/html/2010-09/07/content_1049434.htm)

这前后不到十天的两种说法,哪个是真的?之前桑兰说她在美国ESPN电视台看了那盘录像带。之后又说当事人变卦不提供这盘带了。这两种完全相反的说辞当然起码必有一假。而事实上,这两种说法都是谎言!因为整个美国ESPN电视台要采访她、录制了一档节目,她怎样到达电视台、该台节目负责人怎么说等等,所有情节都是桑兰编造的!

事情真相是:在北京奥运前夕,一位姓黄的华人,自称是美国ESPN电视“承包商”,要拍个桑兰美国“感恩之旅”片。黄在北京跟拍了桑兰几天,然后说桑到美国后再拍。可桑兰抵达纽约后,就再没听到“黄承包”的任何消息,此事毫无下文。后来黄健在北京偶遇这位“承包商”,他支吾搪塞,说有桑兰当年摔伤录像的人临时变卦,所以拍片计划告吹。

事实上,这位“黄承包”很可能跟ESPN电视毫无关系,只是个很机灵的华人,看到北京奥运来临,想拍个桑兰片,卖给美国电视赚一笔。但刚把北京拍的片段送去,就被对方否决。或者这整个事情都是“黄承包”的异想天开,美国电视台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

不管“黄承包”跟美方有无关系,但可以肯定的是,美国ESPN电视没有邀请桑兰到该台“做了一档节目”,没有给她“看过”那盘原始录像,也没有直接跟她说过什么“不能提供这盘录像带”。甚至桑兰2008年的美国之行,根本都没有到过这个ESPN电视台,整个故事都是桑兰编造的。

什么可以证实?桑兰后来忘了自己曾撒过这个谎,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记者王开),谈了“黄承包”蒙骗的经过,她自己说没有去成美国ESPN电视台,更不存在做了一档节目这些事实。读者可以从《嘹望东方周刊》的原始报道上(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0_09/05/2438316_0.shtml)看到桑兰的撒谎事实。

在这么多关键问题上,桑兰就都敢说谎,那她一旦上法庭,怎么面对法官和律师的盘问?她又怎么回答?请读者记住,桑兰居然敢编出她到了美国电视台,录制了一档节目,在那里看了那盘记录她当时受伤全过程的录像带!她就敢这样的撒弥天大谎!

控告卡恩“性侵”的那个旅馆女佣来自几内亚,不仅在卡恩案中撒谎,还被查出曾在2004年申请政治庇护时撒谎,所以,不仅卡恩案可能会被撤销,女佣本人还可能因伪证罪被起诉,甚至递解出境,送回几内亚。桑兰也是谎言连篇,甚至还把谎从中国撒到了美国,那到法官裁决时,该把她往哪里“递解”呢?外星?(caochangqing.com)

2011年7月3日于美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