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国内反腐网站短命是因不合法还是“不得已” (图)

2011-06-24 01:34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导读]十天前,小树创办了“我行贿了—中国反行贿联盟”网站。6月13日,它的点击量超过70万,发帖4000多个。6月19日,听到自己的网站因没有备案而必须关闭,26岁的广西小伙小树(网名)竟然倍感轻松。

2011/06/23/20110623133237235.jpg

民间反腐网站刚问世时,有人视为侠客,有人视为瘟神。

2011 年6月22日上午10时,中央外宣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央纪委副书记、新闻发言人吴玉良回答记者提的民间反腐网站问题时称,中央纪委监察部门高度重视互联网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中的重要作用,把它作为反映社情民意的窗口,我们注意核查从新闻媒体和网络舆情反映出来的案件线索,重视发挥包括网民在内的广大人民群众的监督作用,同时,有关部门也要按照国际通行的做法,依法加强对互联网的管理;要引导网民合法合理地表达诉求,也使网上反映的案件线索提高真实性和可靠性。

在互联网的管理方面,我国已经制定了许多相关的规定。凡是符合规定的网站都要认真办好,不符合规定的都要按照要求进行规范。

而在此前的6月19日,听到自己一手创办的网站,因没有备案而必须关闭,26岁的广西小伙小树(网名)竟然倍感轻松。

十天前,小树创办了“我行贿了—中国反行贿联盟”网站。这个印度热门网站“我行贿了”的中国翻版,一路走红。6月13日,它的点击量超过70万,发帖4000多个。

网站出乎意料受欢迎,让小树觉得压力很大。十多天来,他精神一直高度紧张,甚至失眠。

实际上,在国内类似“我行贿了”的网站不下10家。然而,到6月21日晚,由于各种原因,这些网站都被网络监管部门要求关闭。

“这是一个尝试,我早预料到网站会关,但不做怎么知道不能做呢?”小树说。

对于这些网站,受访专家认为,这是公民监督的合法渠道,可能会存在信息不真实等弊端,但正面影响远远大于负面影响。

反行贿网站横空出世

6月7日,小树在浏览一家技术网站时,无意间看到专门收集各种行贿故事的“我行贿了”网站,在印度以外蹿红。他眼前一亮,“印度人能做,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做?”

但是,小树还是犹豫了两天才动手。“主要考虑适不适合中国,合不合法,自己和家人人身安全会不会遭到威胁。”

最终,小树还是决定一试。作为软件工程师,搭建一个网站并非难事,大半天他就做好了。网站分“行贿经历”、“被行贿求助”、“回头是岸”等板块。他还设计了Logo,请朋友做水印标志,这位热心的朋友还帮他写了两篇文章。

6月9日下午,“我行贿了—中国反行贿联盟”(www.fanxingui.com)上线了。“中国千百年来的行贿文化根深蒂固,我希望通过网站揭露腐败真相,铲除行贿文化。”小树如此解释网站的初衷。

6月11日晚,外出归来,小树发现很多网友在网站上留言。他很惊讶,也很受鼓舞,熬夜弄网站到凌晨四点。

次日下午,他发现网站无法登录,原来是访问量太大,服务器瘫痪了。于是不停优化网站,直到夜里一点多。忙完后,他突然感到责任重大,诚惶诚恐,以至失眠。

6月13日,网站访问量达到高峰,点击量超过70万,发帖4000多个,其中来自全国各地的举报信息达1000多条。不少网友踊跃报名做版主,也有很多人给他提供技术支持。

有一个帖子让小树印象深刻,有一个国企副总,说自己收工程回扣一千多万元,正在考虑要不要自首,还咨询要承担的法律后果。“他最后有没有自首不得而知,但是这说明我们网站已经有一定效果,有受贿者在胆颤心惊。”小树说。

这一天,为了网站的发展,小树还接受了浙江电台和人民网的采访。不过,他没用真名。“媒体的支持很重要。”小树说,“我们希望有更多媒体来关注我们网站,甚至帮我们核实举报信息的真实性。”

实际上,人气旺的,不只小树的网站。笑笑生创办的网站“我行贿了:拒绝行贿,从我做起”(www.woxinghuile.info),在上线第二天访问量就接近5万。

同时,“我贿赂了”、“我受贿了”、“我行贿啦”等类似网站纷纷出炉。据统计,这类网站总共不下10家。

为何这些网站在国内大受欢迎?

“它们触及了腐败这个重大而尖锐的社会现实问题。各地有大量受腐败影响的个案或个人,但是反腐渠道有限。所以,一旦有新技术、新手段来披露腐败,民众会比较汹涌。”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院副教授胡泳 (微博)如是分析。

“另外一个是门槛和成本的问题。传统的官方举报方式,耗时费力,且不见得有效果。而‘我行贿了’等网站,使用门槛比较低,传播效果比较广,理论上讲全国网民都会看见。”胡泳道。

黑户身份或招灭顶之灾

尽管网站红火,但小树一直有个隐忧,那就是网站的备案。“在我国,网站如果没有备案,就是黑户,就是非法的。”小树说道。

1997年颁布的《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用户在接入单位办理入网手续时,应当填写用户备案表。”

2005年,信息产业部要求我国境内所有网站主办者必须通过为网站提供接入、托管、虚拟主机等服务的IDC、ISP来备案登记,或者登录信息产业部备案网站自行备案。无论是企、事业单位网站,或是个人网站,都必须在备案时提供有效证件号码。

而小树所担心的是,备案要求实名,可能会对人身安全有威胁(毕竟搞举报不受腐败分子欢迎);如果网站备案不通过,反而会被要求关闭。

该来的终究要来。6月19日中午,服务器托管商通知小树,网络监管部门要求关闭网站,理由是fanxinghui.com这个域名没有在国家工信部通信管理局备案。

“我倒没觉得意外,反而松了一口气。”小树告诉记者。

之前,他曾为网站的备案问题虚惊一场。6月14日,14:55,他接到服务器机房的电话。“我还以为要停掉服务器,要关掉网站。结果是服务器托管费要涨价了。”

在小树的网站之前,已有网站关门。6月16日晚10点开始,记者就一直无法访问“我行贿啦”、“我贿赂了”两个网站。

“网站不可能重开了,因为有关部门已经明确说不给备案。”小树郁闷道。

6月21日早上,记者访问笑笑生的网站,也一直刷不开。不久,笑笑生的网络签名就改为:“‘我行贿了’(woxinghuile.info)接到机房通知,应机房要求已经关闭。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关注。”

至此,这些网站唯一健在的就是有备案的可可部落。

可可部落的创建者是江西80后学生可可(网名)及三个朋友。可可等人看到钱云会、李刚、药家鑫等案件在社会受广泛关注后,可以相对公正地解决,于是希望提供一个“群众能说话的地方”,通过这个平台曝光,最终得以解决一些社会问题。

今年2月18日,可可他们开始筹办网站。第一件事便是备案,“这个过程比较熬人。”可可说。

备案先要提交网站及负责人相关信息,经过IDC(Internet data centre)服务商审核和修改,再将以上信息连同服务商的信息一起提交到当地的通信管理局,再审核修改。“因为网站的特殊性,我们还按了手印。”可可笑道。

3月20日,可可部落正式建立。“取这个名,是因为我们一致认为很好听,而且感觉充满希望。”可可解释。

目前,可可部落有“民生论坛”、“国土拆迁”、“我行贿了”、“媒体联盟”等版块,最终目标是“成为解决民生问题”的平台。

成立之初,“我行贿了”还没有从印度来到中国,这个版块叫“反腐倡廉”,6月9日之后才改名。“我们觉得这个名字很形象,就改了。”可可说。

在同类网站陆续关闭之时,可可并不担心这个问题。一是因为有备案,二是可可部落有政府的关注。五月底,可可的一位朋友寻求上海市政府支持,当时上海市政府口头上表示会“关心你们成长”。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可可部落还是步“我行贿了”网站的后尘。6月21日下午5点左右,可可部落二号群管理员杉木在群里说:“可可要关了,谢谢各位的支持。”晚上7点多,记者访问可可部落,就跳出一行字:“期待可可部落再归来……”

记者多次留言问可可,可可部落关闭的原因,但至截稿时,可可一直没有回复。

关闭反腐网站属“不得已”

小树猜测,可可部落关闭是因为“不合法”。

6月21日,《京华时报》消息称,北京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张京宏说,网上收集举报线索需要规范。如果线索不属实,会对被举报人造成负面影响;如果举报线索在网上公布,容易打草惊蛇,给下一步查办工作带来影响。

一石激起千层浪。财经网微博发了这则消息后,转载和评论超过500条,几乎全是质疑的声音。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说“网上反腐非法,网下腐败合法,是这逻辑吗?如果反腐不是‘任何一个公民或组织’能从事的活动,谁有资格反腐呢?”博友“蒋小涛2002” 回复道:“打草惊蛇?能震慑预防犯罪何尝不是目的?”

那么民间网络反腐到底合不合法?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告诉记者,这些网站在法律上不存在问题。“宪法是明确授予公民权利,去检举国家工作人员工作过程中的一些不当行为,但也有限制,不能造谣,中伤。但国家官员的名誉权和普通人的名誉权不一样,为了反腐倡廉,法治国家都是鼓励公民举报的。所以,即便是不实的举报,也应该是官员出来澄清,而不是禁止公民说话。”

因此,张千帆建议,要就事论事,对不合法的言论,就介入调查,用刑法、民法来制裁之。

对于张京宏所言的网络举报的“副作用”,胡泳认为,尽管有弊端,但是正面的影响会远远大于负面的影响。“两害相权取其轻,肯定会有信息真假,也可能伤害到被举报者,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真实信息无从披露和无从得到解决的问题,而不是虚假信息的问题。”

而事实上,并非所有“我行贿了”网站的举报信息都具体到个人。可可部落和笑笑生的网站,就提倡匿名举报。它们的规则是,被举报者的姓名和工作单位都要隐去,不然的话,版主会删帖。

“这是一种很好的自我监管。”国家行政学院教师胡颖廉表示。

对于这类网站在国内的集体关门,而在印度却能得到官方支持,胡颖廉认为这是国情的不同。这些网站的存在可能会打破现有秩序的稳定,所以关闭也是政府“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

6月19日下午2时46分,民间反腐网站站长“小树”的QQ签名更新为“网站按规定暂时停了”。
就在两天前,他还信心满满地写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说出你的行贿经历,一起揭示腐败真相!!!”而记者昨日再点其网站,已经显示“您访问的域名不存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