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从小事看中国(图)

2011-06-09 05:58 作者:余晓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抢盐风暴后抢饮用水风潮
6月6日中午,杭州市政府就6月4日发生的苯酚槽罐车泄漏污染新安江水体事件。抢盐风暴后杭州爆发抢饮用水风潮(看中国配图)

无论有人把中国的现状粉饰得多么太平,很多非常严峻的问题依然可以通过小事上面体现出来,为什么身在国内的人体会不出来?是因为已经习惯了那种生活,全然觉得周遭的一切本来就该是这样的。就像是有人说得那样,跪久了不知道站着的好处。

我们就说说人类每天离不开的水,这个事情小到不能再小了,无论你富贵还是贫穷,任何一个人离开了饮用水都撑不了几天。但是喝水与喝水不一样,你单从这个最简单的问题上就可以折射出来中国所存在的巨大问题。

先说说在北美怎么喝水。大约在十几年前开始,我生活在洛杉矶,要想喝水,直接打开自来水接一杯喝下去。医生告诫所有的人要多喝清水,主要的作用是排毒,喝水可以增加体内的循环,将毒素带出来。当然也会提醒人们注意自来水的卫生。那么是不是需要把水烧开了再饮用呢?当然中国人烧开水有杀菌的作用,其实并无不可,但在老外来看,没有那个必要。水里面的很多元素(比如钙和镁离子)本来是离子状态,由于加热沸腾的结果使其与碳酸根结合产生沉淀,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水碱,其实真正需要过滤的往往是这种烧开的水。

现在很多老外依然保持喝生水的习惯,很多中国人害怕的细菌其实对人体并没有什么伤害,当然这是除了某种流行病肆虐的情况之下。在温哥华的很多华人依然保持喝开水的习惯,但是更多的第二代移民开始像老外的孩子那样开始喝生水,因为学校里面没有锅炉房,只有那种经过简单过滤的自来水,喝惯了这种水,人体对很多细菌便会有抵抗能力。但是关键的问题在哪里?人体对细菌会产生抵抗能力,但是对某种化学物质产生抵抗就比较困难了。

我们说到中国的喝水问题了。现在中国人还有多少人敢喝生水(自来水或是井水)的,条件好的买瓶装水,条件差的把水烧开了喝。为什么你不敢,是觉得水不干净,不干净在什么地方。很多人其实搞错了,真正因为细菌的那种不干净其实人体是可以适应的,当然你不愿意去适应而愿意把水烧开了喝,那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要记住了,烧开水的作用是杀菌,对水里面的有害化学物质所用不大,反而把对人体有用的一些离子反应沉淀了,而有害物质未必能够通过烧开水去除。

能够对水当中有害化学物质起作用的工序就是过滤,而且是需要那种多重细致的过滤,我搬到温哥华以后也在自来水管上加了一个简单的过滤装置,作用并不是起到过滤某些有毒化学品分子的作用,因为自来水经过各种管道,一些老旧的管道会产生一些铁锈之类的杂质,简单的过滤装置作用是把一些大颗粒的东西过滤掉。这样的过滤设备在美国需要大约五十美元左右,属于杜邦和3M这样的品牌,寿命在两年左右。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的饮水成本,加拿大很多地区自来水是不要钱的,当然会计算在房地产税里面。其实交钱不可怕,可怕的是水之外的浪费。

我所观察到的中国可怕在什么地方?你想喝到安全的水就必须经过严格的过滤,筛子的孔径经过每一道过滤逐渐变小,小到不能让有害物质的分子通过,这个成本就远远不是一个简单的过滤器所能解决的,需要通过大型设备解决。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中国大部分做做样子的纯净水过滤装置都是起不了过滤有毒化学物质作用的,这是一个学过化学中学课程的孩子所能理解的问题,分子直径和筛子的关系,以及吸附剂的作用和流量的关系,这不用我解释了吧。其实中国的饮用水问题要比台湾加了塑化剂的饮料严重得多。

问题还在后面,成功过滤后的所谓安全饮用水一般在自己家是产生不出来的,因为一套设备太过昂贵,也没有那个必要。这就需要运输的容器,其中牵扯到塑料,运输燃料和劳力。那么你算算,每一个中国人喝上一天的安全水需要多少成本?你可以说我不差钱,问题其实不在于钱,在于这个社会很不低碳,很浪费。你走在中国的各个大城市街上观察一下,多少塑料瓶子被扔掉,多少人在运送着看似干净的饮用水,在这个背后需要多少的石油?

这是中国发展战略的问题,一味追求高速发展,忘记了赚钱的同时再去花钱恢复环境根本就是入不敷出的结果。经济发展的结果只是把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里,表面上看起来高楼大厦林立,但和普通百姓毫无关系,你既不是业主能得到分红,又没有免费的使用权。但是自身就连喝水和呼吸空气都受到了影响,人们总有一天会突然意识到这一点,或者有一天会突破人们忍耐的极限。人们争取自己的利益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统治者只要有足够的妥协是不会造成社会混乱的。我们从中东近年来的局势可以明显看出,只要是统治者妥协的社会动荡就会马上平息下来,只要是统治者坚守的,内战便会持续下去。从突尼斯到利比亚,给我们提供了再清晰不过的例子了,由此我们找到了动乱的根源,在于统治者,不在老百姓。

北美这个地方为什么水是干净的?不是因为人家人少,反而是因为人少,饮用的水少,自来水的清洁似乎不那么重要,因为实在不行每家特供水都消耗不了太多能源。也不是人家不想发展经济,或是没有能力发展自己的国家,谁不想多一点钱呢。中国发展经济的大部分技术都是引进西方发达国家的,那是人家自己研究出来的生产技术。其实黑心商人,贪腐官吏任何的社会制度都会出现,这是基本的人性。包括台湾近来同样出现塑化剂问题,欧美也会出现新的污染源。关键的问题在哪里呢?在于民主国家一个国民无论是谁欺负了自己都能够马上提出有效的抗议,也就是说谁把脏水倒到河里,或是在食品里加了什么不该加的东西, 无论是你打着什么旗号,周围的居民都可以马上把这个企业关闭掉。而中国不行,有人拿出国家利益,民族利益的大旗,现在更是打着稳定的旗号,其实干着自己捞钱的勾当,往往可以坚持一段时间,其实就那么一小段时间就足够他们赚的了。这就是民主和专制之间的区别,就是这么一小点时间差(也就是赵连海从抗议,判刑,到毒奶粉被揭发出来的那段时间),而整个社会有成千上万个“一小点”组成,最后是一个积重难返的结果。

中国这种高能耗下的高速发展到底可以支撑几天?这是生活在国内的人民所不得不担心的问题。那些贪官污吏早早地已经把孩子送到海外,自己能够坚守一天算一天。更糟糕的是中国在没有什么解决办法的情况下靠骂美国,或是自己整自己来分散注意力,最后还是不解决问题。生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的人每时每刻都在受到侵害,大家每天吸的空气,每天饮用的水,每时每刻都在伤害人的肌体,总有一天人们会意识到的,那时只要是有一个契机,人们的火气便会释放出来,你别看现在那么的平静。还记得耀邦同志去世之前吗?那时不比现在平静多了,是有官倒,但那点钱相比现在来看算什么?贫富差距根本不大,民众的怨气有现在大吗?至少没有拆迁引起的血债吧。

这一次回国给我最大的震撼是我的一位好友夫人罹患肺癌,查出来时已经是晚期了。这位比我小两岁的女士和我的好友一样曾是我当年的同事,不抽烟喝酒,家庭条件也非常不错,40多岁的人就这样走了,照道理讲人生刚过一半呀。据我朋友讲,到了医院才发现现在癌症患者如此之多。在中国期间我反复向周围的朋友提起此事,嘱咐大家注意自己身体的每一个变化。但是遗憾的是大部分人都会笑着说,我们挺好的呀,作为朋友我真的感到无比悲哀,因为对方已经不知道原本的空气和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了。

记得当我乘坐的飞机在温哥华落地的时候,我走出机场时贪婪地呼吸——这才是地球上正常的空气,回家接一杯自来水贪婪地喝下去,这才是人类正常的日子呢。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