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王维洛:三峡 一个没人敢负责的工程(图)

2011-05-28 21:54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2011/05/28/20110528095708734.jpg

自从三峡工程上马以后,或者说上马以前,特别是在一九九一年开始,在中宣部的主导下对三峡工程进行一次片面的、大规模的宣传,所以中国的老百姓从那个时候开始基本上听到的都是关于三峡工程的正面的宣传。可以说到了一九九七年三峡工程截流的时候,就是完成大江截流的时候,三峡工程是到了它最高点,就是它工程进行的很顺利。

那么当时中央的领导江泽民、李鹏,从中央部委到地方的这些省市领导都去了截流的这个庆功大会,声势相当浩大,那是到了最高的点。江泽民在这个大会上就讲三峡工程有多少项世界第一等等,整个就成了中国的一个就是表现社会主义好的、社会主义优越性的这么一个爱国主义的工程。

到了二零零三年六月一号正式蓄水以后,整个形势有点开始就变了。因为你在那建大坝对河道的影响还不是太大,因为它不能把大江全部都堵塞起来。那么等到它正式蓄水的时候水位就抬高了,当时水位升高到一百三十五米,就是说将近升高了七十多米,就是在大坝处升高了七十多米。升高七十多米以后,就是一个多月以后,也就是在七月十三号这一天,三峡库区上游的千将坪这个地区的滑坡体就开始运动滑到江里去了。

照中国官方的报导,说是死了十四个人,十个人失踪,就是一共是二十四个人。但是根据当地的居民和到那里去过的地质专家消息,他们讲死的人还要多一点。那么七月十三号发生了滑坡,当时中国政府马上就说这和三峡工程没有关系。那么经过后来的中国和日本的这些专家的研究,就证实了这个三峡工程水库的蓄水是诱发千将坪滑坡的一个原因,就说三峡工程蓄水和它有关系。

到二零零四年的时候开县发生洪水,再后就有很多了,开县井喷啦,重庆起码三次的朝天门被淹,重庆老城磁器口被淹,重庆干旱、重庆缺水,很多事情,下游的长江的江堤被冲的这一系列的事情。但每一次出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别人还没说什么,还没参加评论呢,中国政府马上就先说了这个和三峡工程没有关系。

那么到今年五月十八号的时候,中国国务院的常务委员会就批准了《三峡工程后续工作规划》这个报告,就把三峡工程一些问题、一些不利的影响摆到公众媒体的这个台面上来。从过去的和三峡工程没有关系,到现在承认三峡工程建设之后出现的一系列这些不利的影响。但是他就和那些媒体所说的绝不是什么中国政府承认三峡工程决策是错误的,他们并没有这么做,他们还是认为三峡工程还是主要是好的,发挥了防洪、发电、航运、供水方面的综合效益。所谈的问题只是一些次要的,这是第一。

第二,他没有谈问题产生的原因和问题的后果到底是什么,这些不利影响的后果到底是什么,他也没有具体的谈就是说你所采取的这些措施一共要花多少钱,这是国务院报告里它没有说的。那么据我知道的是一共是两个数字,一个是一千七百个亿,一个是三千亿,这是两个数字。其实这几个数字在去年两会的时候,重庆代表团曾经提出过,重庆人大代表团曾经要求中央政府拨给他们一千六百多个亿来解决三峡工程移民的问题。

我的观点是他们这次承认这个错误关键是让老百姓继续出钱。因为三峡工程并不是这个建设集团靠银行的贷款拿来做工程,然后用自己的发电收入来归还银行的贷款这样的模式。而是中国政府通过收取特别的税,就是在每一度电里面征收一分钱的特种税,就是三峡基金。靠这个方法来建设三峡的。

据我的统计,就是根据我的数字,到二零一零年底中国政府通过三峡基金一共为三峡工程收集一了将近一千一百亿元人民币。那就是说三峡工程一半以上的投资是中国老百姓投资的。但是中国老百姓基本上从三峡工程它的发电效应里面得到任何的回报,它的电费也不是象以前葛洲坝一样是很便宜的,而是它的电费是很贵的。

那么现在就是说中国老百姓起码从现在开始到二零二零年,在这段期间要支付三峡工程后续工作的起码一千七百亿元人民币。这就是他公布这个他的这个不利影响的最主要的目的。

因为三峡工程应该说基本上已经是结束了,它还剩下一个升船机到二零一四年或者二零一五年完成期,其它的工作他说都已经完成了,那就说基本上已经完成了。那既然已经完成了,你已经收了一千一百亿元人民币了,那你就没有再有理由再问老百姓收钱对不对呀?你事情都已经干完了,你再收这一千七百亿或者三千亿你拿去干什么?你说不过去的。

那它起码要把这些问题谈出来说我还得收钱,还得去干这些事情,还得擦屁股对不对,这件事情我还有很多屁股没擦呢,所以要拿去擦屁股,所以对不起老百姓你还得给我拿钱,还得买单对不对?尽管你没有得利你还得买单。这是最主要的。

那么很多人就说为什么三峡工程它不买单呢对不对?既然是三峡工程,它所带来的不利的影响为什么要中国老百姓买单而不是三峡工程买单?我们首先注意一下,国务院批准的这个规划原名是《三峡工程后续工作规划》,而现在国务院批准的是《三峡后续工作规划》,他把“三峡工程”变作“三峡”。其实他是有意把这个不利的影响,把三峡工程给它脱开来。因为国内的一些三峡工程“主上派”他就说你说的这些问题不是三峡工程带来的,而是三峡地区原来就有的,比如说滑坡问题,比如说水质污染问题等等,比如说移民家里生活困难的问题等等等等不是三峡工程带来的,而是三峡地区原来就有的。

所以我们在这里谈这个就是说三峡工程带来的不利影响,说中国政府承认三峡工程带来的不利影响,我们是有点从主观入手,因为媒体是这么解释的。其实中国政府是尽力在撇开、瞥清三峡工程所带来的不利影响,所以国务院把这个规划的名称也进行了改变,你仔细读一下它叫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其实它是一个无主的,你说它到底是三峡工程的还是三峡的?那三峡有什么后续工作呢?三峡是一个地区对不对?三峡是一个地名。所以这里要提请注意,其实很多人往往不注意这些小节,其实在这些小节里面它其实有很多很多的文章。

那么我们所说的花这么一千七百个亿或者是三千亿解决这个工作,根据我所了解的三峡后续工作规划,这主要是为重庆市再继续搬迁三十万所谓的生态移民,其实就是三峡工程移民。因为我们以前曾经讨论过这个三峡工程的淹没红线,他订的太低,订的水平线是错的,因为它是斜的,它是一个坡度的,这我不再重复。那么中共政府现在也把它的移民红线悄悄的从一百七十五米抬高到一百八十二米。根据他们的计算就说这个抬高要将近搬迁三十万,继续在搬迁三十万移民。而为了搬迁这三十万移民,他们要支付起码一千七百亿元人民币。

那么我们现在要说到一个最终他还要花多少钱?其实这个三峡工程的后续工作它不是说你这个后续工作到二零二零年完了以后这个三峡后续工作就没有了,三峡就是一个圆满的结束,就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它不是这样的,它的后续的问题还是更大,还根本就没有解决呢,这只是一个开头。那么后面的工作它再要完成的话,根据我的计算那是几万亿元的投资,它是不能解决的。

因为三峡工程它当时上马的时候,它有一个理由,它为什么能够上马,他就说它有一个措施叫做“蓄清排浑”的措施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我想很多朋友他们一定听说过这个“蓄清排浑”的措施。“蓄清排浑”就是说洪水大的时候、泥沙多的时候我不蓄水我把它水排下去,等水清的时候我再给它蓄起来发电,这样就能够解决三峡水库的泥沙问题不会出现像三门峡这样的泥沙淤积问题,他是以这个做理由的。

其实现在根据三峡工程从二零零八年、二零零九年和二零一零年三次所谓的正常蓄水位冲击的时候两次失败,到去年二零一零年成功,它就用实践证明了“蓄清排浑”这个措施是失败的,它不可行的。从这个观点来说它的整体的构思就全部错了,它当时的所有的措施都已经错了,那么你要再来对这个工程进行什么修修补补的改造?

我最近在BBC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就是说三峡工程还是早点拆了好,因为晚拆就拆不了了。那么我看到一些读者的评语,他就说还是不拆的好,他说拆的话还有拆的费用。那么我们如果从这一点来想的话,因为如果我们不拆的话,解决问题将来的费用、将来的代价、将来的成本是远远高出我们现在把它拆了的这个成本。因为就是从重庆来说,他们自己预计的,他们重庆市委做的规划里,重庆市最终要搬迁四百到五百万移民,把他们搬出三峡库区,因为他们认为那里已经是不适应人类居住了。

那么我们就想它现在是到二零一零二年之间他要搬迁三十万移民,要花一千七百个亿。他最终要搬迁四百到五百万移民,要花多少钱会算的人他自己都会算是不是?如果我们现在不拆它的话,搬迁这四百到五百万人就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这个钱谁出?这个钱三峡工程它是不会出的,它也出不起对不对?这个钱还得中国老百姓出,就是说从二零一零年以后中国老百姓还得继续掏钱,还得掏更多的钱。

我的观点就是说黄河三门峡工程蓄水一年半以后它就宣布失败,它这个工程的失败来的很快,就像一个犯人被砍头一样,立斩,马上就死了这个工程,死了以后他再重新给它改造,就是死马当活马医,现在就是处在一个不死不活的状态上。那么三峡工程是个什么?如果你现在还是按照现在这个思路往下走,那它是不死,三峡工程是不死,你不拆掉它它是不死。但是它是一个什么罪呢?它是一个陵迟的罪。就像中国古代的皇帝发明一个罪刑,就是把你的肉一片一片割下来,让你慢慢的死。对中国老百姓来说,这是一个最昂贵、最痛苦的一个结果,那最后还是一个死,就是让你死的慢,死的时间长对不对?所以中国古代的那些壮士们在受刑的时候他就说请你立即把我斩了,宁愿一下子就把我杀了也不要让我陵迟这么来死。

三峡工程现在讲的很多的这些问题它是没办法解决的,或者它的解决的成本是很昂贵的。比如说像三峡的船闸的问题,它限制了长江的航运,它现在已经到了它的极限了,它的极限也没有达到它原来论证报告所说的那个能力。你现在要解决这个问题怎么办呢?只有一个办法,你再开一个,你再开一个长江航道,你再挖一个长江航道出来让船在那里走对不对?这是解决的办法。你说这个办法它的成本多高,它对自然对生态的影响多大谁也不知道。

那么还有说这个水污染。水污染我们不说它的治理的难度什么东西,我们就引用三峡工程初步设计的总负责人张光斗先生在二零零一年他给中央领导的一封信,他在信中说他刚到重庆去看过,对于这个水污染的问题很担心,建设中央拿出三千亿人民币来治理三峡水库的这个水污染问题。这里又出了个三千亿对不对?

我们刚才说移民可能会要三千亿搬迁三十万,那这里又出了个三千亿。那么当时的时候三峡工程的造价是两千亿,他治理三峡工程的水污染就要三千亿。其实张光斗自己心里很明白他设计的这个三峡工程它问题很大,因为你治理水污染的费用就已经超过三峡工程的总投资了,那这个工程肯定在经济上是不合理的。

那么最后还是说说张光斗先生。张光斗先生今年在清华大学校庆的时候,因为他是当作清华大学的大师来被人们庆祝,现在活着的大师来被人们庆祝的。那么我专门看了一下张光斗先生他简历里面他是这么说的,他参加了北京密云水库的建设。我就很奇怪了,我说张光斗先生他主持过中国的三门峡大坝的设计,也参加过密云水库的设计,他也参加了三峡工程的论证和设计,而且还是担任了最主要的负责人,担任三峡工程初步设计的总负责人,担任了三峡工程质量检查小组的组长。

那么他为什么不提?在他的简历里面,在他今年最辉煌的简历里面,今年是他九十九岁生日,在简历里面他不提三峡工程呢?当时我就很纳闷。中国人有一句话说像关云长一样的只讲过五关斩六将,不提走麦城的。所以说张光斗先生他当时在他简历里面的介绍就可以预测到中国政府,就是国务院承认它有不利影响也不是一件什么特别的事情。因为张光斗现在已经和长江三峡工程划清界线了,和黄河三门峡工程他已经划清界线了,他说和他没关系了。

那么我们回到这个责任。三峡工程既然有这么多问题,那么说我们要找一下到底谁对它负责对不对?其实三峡工程这个决策者他是敢做不敢当,你现在去问,就是说谁有胆子站出来说他是对三峡工程负责的对不对?李鹏他敢吗?他不会;江泽民他会说吗?他也不会的,钱正英、潘家铮、张光斗、陆佑楣,他们谁说他们对三峡工程负责,或者说对这些不利影响负责?没有人的。所以说当一个工程没有人敢为它挑担子的时候,那么这个工程就是一个很危险的工程。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