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官媒指控艾未未 艾妻“我是法人有事找我”

2011-05-22 10:54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中国维权艺术家艾未未至今被扣五十天,新华社20日透露艾未未面临两项指控:“钜额逃税”和“故意毁灭会计凭证”,激起艾的妻子路青不满,路青表示“我是公司的法人代表,说公司逃税应该找我!”

自从4月3日艾未未出事后,他的妻子路青一直保持低调,21日接受《苹果日报》专访时,以前所未闻坚定语气。她直指,“我作为公司法人代表,到现在没有收到任何通知,更不用说法律手续”。

她呼吁依法办事:“放了,放了他们,我是公司法人,我会承担公司所有法人应该承担的责任!”

艾家怒斥官方有法不依

艾未未家姐高阁21号表示,她称前晚官方传媒报道艾案后,很多记者立即将消息通知她们,她年近八旬的母亲高瑛获悉艾未未被指涉逃巨税后,即感觉十分气愤、激动。因公安跟踪了艾未未持续两、三年,今次扣押至今日已五十天,当局透过媒体来发艾未未涉罪信息,真正的事主家属却从来不获公安正式通知。

高阁表示:“如果真是经济问题,何必那么大动干戈?早两年不是查过吗?当时不了了之,现在又来了。说穿了,就是(这次调查)没有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只有用这个来治罪”。“这算依法治国吗?太奇怪了吧?”

艾青艾未未牵连两代人 艾母姐妹大哭

艾未未的高龄母亲高瑛20日获悉儿子被指逃巨税及销毁会计凭证等罪后,情绪非常激动,一度呼吸困难,差点激死,需要输氧才稍为缓和。

艾未未姐姐高阁对《苹果日报记》者表示:“我妈妈今早接到姨妈从佳木斯打来的电话,说到艾未未和表弟张劲松被他们关了40多天,我妈妈在电话中跟姨妈说,没想到张家两代人,都受艾家牵累,一说对不起,两个都快80的老人在电话两头大哭了一场!”

高阁指,当局因要治罪艾未未,还扣押艾未未公司多名员工,包括表弟兼司机的张劲松,张的父亲当年反右时,因支持艾未未父亲艾青受牵累,被发配到黑龙江。

高阁直指,当局迄今仍扣查艾未未工作室多名员工,包括义工文涛、会计胡明芬、设计师刘正刚,她说:“很明显,他们就是要找理由治罪艾未未。现在理由找到,那就请他们快点公布事实,把证据和真相告诉大家,把人放出来好了。”

志愿者斥当局无法无天

赵紫阳前秘书鲍彤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指出,当局应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放人,“按法律规定,把艾未未现在在什么地方,根据什么法律条例和法律程序,出具了什么法律文书,剥夺他的人身自由,把这件事情交代清楚”。

艾未未工作室前志愿者刘艳萍表示,新华社这次放风,与之前官媒放风批较,罪名由原先“偷漏税”变为“逃避缴纳税款”,但多了“巨额”两字,办案机关明确为北京市公安局,艾目前状态是“监视居住”。

刘艳萍认为,当局无任何手续就扣人40多天,现在还不让回家,“这样无法无天还能让别人相信?栽赃吧,说什么我们都不会相信!”

逃税补交可免刑罚

艾未未律师朋友律师刘晓原表示,中国刑法前者最高可判监七年,后者最高可判五年,但逃税补交可免刑罚。他又指,以经济罪名处罚政治人物是中共整治异见的惯用手法,本案的政治色彩路人皆知,故很难预料当局最终如何处理,“不排除各种可能性”。

刘晓原亦在推特上直斥,“从言论上找不到问题整人,就从经济上找罪治人。”这是当局“修理”异议人士的惯用手法。刘晓原指按报道所称,艾未未被监视居住,还涉两个罪名,且指控的逃税金额巨大,假使指控成立,有可能会被数罪并罚,问题已变得严重。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