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澳洲纽省大选专访随笔(下) (组图)

大选之争背后的舞台

2011-04-04 06:37 作者:曾铮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3月26日,澳大利亚举行了四年一次的纽省大选。(视频截图)


在四周的竞选中,各党派对于民众关心的问题纷纷做出承诺。(视频截图)

绿党人印象

绿党成员给人最大的印象是,理想主义色彩很重,无论是年老的、年轻的,而且相对其他两大党来说,绿党成员对于自己的施政方针似乎更加明确、清晰、一致,他们每个人都会告诉你,绿党的“四项基本理念”是什么,不像自由党和工党,成员之间会对本党的政策会做出不同的解释和回答。

绿党,顾名思议,最重视的就是环境和可持续发展问题,其实是对社会公正、人权等事务的关注。

说到环境保护,绿党候选人的身体力行令人印象深刻。

比如在悉尼市政府工作的Willoughby选区的Robert McDougall,为了保护环境,特意不买车、不开车,每天坐公交上下班。那天到我家接受采访时,愣是从火车站步行二十多分钟到我家。我事先不知道他没有车,这让我很是过意不去。

另比如,悉尼选区的绿党候选人De Brierley Newton的宣传材料,不但是用精心挑选的100%再生纸做的,而且还是多用的,可再次被利用,这边看是竞选宣传材料,反过来就可以当包装纸用。这种匠心独运的设计方法,让她又一次以巧妙的方式宣传了自己的环保理念。

从目前的情况看,绿党的选情不如他们希望中那样如人意。但最近德国绿党的胜利,再次让人意识到:随着地球环境的恶化和接连不断的天灾人祸的到来,绿党已成为一支不容忽视的新生力量,在许多年轻人中正越来越有号召力。Robert McDougall在接受采访时曾谈到:也许,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由绿党执政的政府了。

Robert也是一名年轻人,他能够这样平静的不计当下,为十年、二十年之后的事情而努力奋斗的精神,也着实让人起敬。

“不满政府”是从政的最大动因

对每一位候选人,我都问了同一个问题:你为何从政?

对此问题的答案,无论是哪个党派的候选人,竟然是惊人的一致:大部份人都说,我之所以从政,是因为对现实的不满,对政府官员的不满,对社会现状的不满等等,于是决定参政改变这种现状。

也有几位说,是因为从小就对政治感兴趣,或受到某某他们所喜爱的政治家的启发,或认为从政是服务社区的好方法。

还有一位说,自己从小就一切顺利,感到特别幸运,因此父母教育他说,你应该回报于社会,于是他就从政了。

“对政府不满即参政”!这样的理由,对于来自“胆敢对社会主义心怀不满”是个大罪名的中国大陆的移民们来说,也许是很新鲜的吧!

印象很深的,还有Canterbury区工党议员Linda Burney的回答。她说,政治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Politics is not a terribly magic thing),有一次她跟一位部长谈话时,心里禁不住想:就您这水平,还当部长?我来干保证比你干得好。于是她就参政了。

“重在参与”

对许多候选人来说,他们从一开始就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当选的可能性不大,但依然兴致勃勃、全力以赴的投入备选。

有一天我约了Strathfield的绿党候选人Lance Dale到我家来采访,他带着一个助手汗流浃背地来了—原来他一直在顶着烈日挨家敲门宣传呢。采访结束,我送他出门时,说了句:“Good Luck (祝你好运)!”他一边系著旅游鞋鞋带,一边回应道:“And good fun (也很好玩)!”我们一起大笑起来,不自觉间,我被他“重在参与”的乐观、豁达感染了。

Hornsby的工党候选人Nicholas Car则告诉我,就算赢不了,但有他作为“反对力量”盯着其他的候选人,特别是当选后的议员,也能监督着他们是否好好干、是否会兑现竞选中的诺言,等等,这不也挺好吗?

有时候也可以看出,各党推出在候选人时,不为赢,只为锻练新人。比如这次采访中最年轻的Epping区二十三岁的工党候选人Amy Smith,面对同一选区“老谋深算”的现任自由党议员Greg Smith,虽然胜算不大,但仍每天兴致勃勃的到火车站去发传单,并骄傲的告诉我,她就是在这个区土生土长的,她在火车站遇到的人有一半都认识她这个“我们区的小妞(local girl)。”

“党”很穷酸?

笔者来自大陆,所以想到“党”时,往往不自觉就会认为,“党”很强大,“党”有的是钱和经费,因为国库即是党库。

然而这次在采访中,却无意中发现,澳洲的“党”,尤其是普通的、在野的党员们,似乎也“弱小”得很,穷酸得很。

除了已经在位的议员外,其余大部份候选人既无办公地点、又无手下,又无经费,或经费十分有限,特别是小党和独立候选人们,能够印够传单,再找到人帮忙,在选区内做一遍发信箱的工作,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会到我家来接受采访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办公室

当然,大党们在竞选宣传战中,仍然是出手阔绰,不遗余力的。此次采访中,多名候选人提到政治廉洁问题、政治献金问题。绿党骄傲的宣称,他们不接受来自公司的政治献金,因而不会像两大党那样受公司利益左右;自由党和工党也争先恐后表示要改革政治捐献制度,然后互相攻击对方在此问题上的态度和做法,有时会让人弄不清他们到底谁说得对。

但不管怎样,有了好几个党互相“攻击”,互相掣肘,在“腐败”问题上,也就不太容易走得太远。

华人参政?

采访结束时,我一般也会请候选人们对华人社区讲几句话,不止一个候选人提到,希望华人更多关心并参与政治。也有人向我请教:为何华人在政治上不够活跃?

是呀,对比其他一些少数民族社区,华人社区似乎的确存在这个问题。比如这次我采访的Strathfield区的独立议员Mark Shama,就是九年前才从印度移民澳洲的,但却早就老实不客气的参政了,不但参加了这此省大选,也参与了去年的联邦大选。说起他的竞选方针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华人为什么不够活跃呢?

也许是因为,很多人来自一个从来不曾有过选举、“参与政治”更会被视为犯罪的国家;也许是因为他们还不习惯参与公众事务;也许是因为他们忙于挣钱和个人事业、家庭,还没有“闲情逸致”关心政治。

也或许,是因为他们知道:澳洲社会已稳定这么多年了,政府三、四年一改选的,有什么新鲜的呢?谁上来谁下去,更不是什么“你死我活”、“关系到党国存亡”的大事,区别也许有一些,但绝对还影响不到根本,因为这个国家的立国之本,早已固定,不会因为哪个政党上去、哪个政党下来就怎样。

所以,虽然被选民踢下去的工党领袖肯尼莉,会有遭到“大屠杀(massacre)”的切肤之痛,但对一般民众来说,经历了“变天”的大选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太阳照常升起,人们照常去工作、学习,这一天唯一成为新闻的,是新的省长—奥法拉已经宣誓就职了:“在上帝的护佑下,我宣誓将忠于澳洲,忠于纽省人民。(Under God, I pledge my loyalty to Australia and to the people of NSW.)”

澳洲纽省大选专访随笔(上)(组图)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