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魏京生:从浙江命案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2011-01-12 12:55 作者:魏京生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最近几个月最引起中国网民注意的案件,就是浙江乐清市的钱云会死亡案。这个钱云会是个现代版的为民请命的好官。虽然官小职卑,不过是个小小的村长,但是和现在司空见惯的那些出卖村民利益,家财万贯的贪官污吏不同。他为了村民的利益被非法侵占而上访,六年中三次被关进监狱。

在中国生活的人,除了小孩谁都知道:他已经得罪了人,而且不是什么小人物,而是那些非法获得利益的大大小小的人物。这其中当然不会少了当地党政军、公检法警的人物们。没有他们的参与,在中国任何地方非法牟取利益都不太可能,就是合法的恐怕也不太容易。这是本案的第一个大前提,是引起广大网民愤怒和同情的第一个原因。

仅仅是这个原因,不会引起人们这么大的关注。因为现在的中国,这一类的冤案太多了。大官儿侵占大的、国家的利益。中官侵占中的、省市的利益。小官就侵占乡村小民的直接利益。每天都有,各地都有,封也封不住,删也删不完。老百姓已经对此麻木了。

引起人们关注和愤怒的,是贪官污吏们已经不满足于阻止上访了。档不住你上访就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最近就有河南某地的官员非法侵占土地后还要把村民用车轧死,然后再口放狂言道:轧死你十个八个,看谁还敢阻拦开工。浙江的贪官污吏和奸商们也不是偷偷地要你的命,而是让村民们看着上访的村长被碾成几段。杀鸡给猴看,充分显示专政的威力。

残忍无道已经直追历代暴君了。更让人们愤怒的是,事发之后地方当局还要销毁证据,控制证人。在不经过司法调查的情况下就匆匆忙忙地下结论说这是一起交通事故。这种公然玩弄法律,公开展示强权,蛮横无理的做法,已经不仅仅威胁到村民和上访者的安全。这样的无法无天合法化之后,威胁到的是每一个人的生命安全。社会和人民已经忍无可忍,退无可退了。人总不能像牲口一样,面对着公然的屠杀仍然温顺地接受。

所以人们愤怒了,开骂了,准备反抗了。这时候从中央到地方,从官方到民间都有人出来帮助掩盖事实。理由听上去很冠冕堂皇:为了维持稳定。如此暴政还要维持稳定,这是老百姓的稳定吗?当然不是。这是要稳定少数人的暴政。对老百姓来说,就是要稳定地丧失所有的权利。不但丧失财产权利,还要丧失生命权。这就是在官逼民反,是最大的不稳定。

除了占人口一半的穷人之外,还有差不多一半的所谓中产阶级。小康之家们对现实不满,但也不想有大的改变。稳定对他们很有号召力。因此共产党就天天说稳定,事事说稳定。稳定成了共产党欺世盗名的第一大法宝,也成为了走狗们向当局献媚的第一大理由。

警察和地方官员们销毁证据,阻止调查,理由是稳定。上级机关掩盖事实也是要稳定。甚至被控制的花瓶反对派也不顾身份,出头公然撒谎替恶霸们辩护。理由也是要维护稳定。但是这些掩耳盗铃的做法能够维持稳定吗?

有人批评中国的三种精英阶层不把老百姓当人看。从这次浙江命案中我们可以看得非常清楚,从官方到民间的一批精英们确实不拿老百姓当人看。人就这么好欺骗吗?人能够像牲口一样逆来顺受吗?

可是中国的精英们公然论证:中国的老百姓不会造反,也不敢造反。这就是他们论证暴政有理的基本论据;这就是他们为了个人利益向当局献媚的无耻嘴脸;这就是历代精英引导当局官逼民反的阴谋诡计。

古今中外的历史反复证明:人不是牲口,人必须享有基本的权利。保障每一个人权利才可以避免官逼民反。为此人类创建了司法系统来避免权势大的人侵犯小民的基本权利。而且这个司法系统不能够掌握在权势阶级手中,否则就不能够限制权势者们侵犯小民权利。

这就是司法独立为什么重要的原因。包公海瑞为什么为历代人民所歌颂,就是因为他们敢于独立于权势阶层之外。因此才有可能保护小民的权益。

现代民主的法制体系,就是要创造条件使法官独立于行政系统之外。保障司法官员成为包公海瑞的条件。有这些条件,司法官员不一定能够成为包公海瑞。但是没有这些条件,司法官员几乎很难成为包公海瑞。否则他们就很难生存下来。浙江命案如此简单明了,司法人员就没有明白人吗?

肯定有。民间人士就没有明白人吗?太有了,网民的一致舆论就证明绝大多数人看得很清楚。法官们不比他们笨。

可是为什么官方民间的权威人士众口一词地撒谎呢?利益是一部分人的原因,但不是所有人。稳定的借口是一部分原因,但不足以说服所有人。害怕损害自己的利益,也就是说恐惧是大部分人昧着良心说话的最大原因。司法不独立,司法人员可能因为公正断案而导致对自身的危害。是社会不公正的根本原因,也是官方可以不合法地干预司法的真正原因。

写在法律里的司法独立不等于现实。司法独立的最大保障就是避免官方的干预。共产党干预司法的理由,是说政法委监督司法可以避免法官犯错误。也就是追求完美。但是世界上没有完美。就像共产主义的完美一样,背后隐藏的是阴谋。现实中更多的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个别法官犯糊涂错判案件,总比制度性的不公平好得多。给官方当局干涉司法的权利,就是制度性的不公平。

试想,如果独立于当局的法官可能判无法无天的浙江官员们有罪,围绕着浙江命案的一系列故事还可能发生吗?至少不会成为普遍现象。不会有人敢说:轧死你十个八个,看你还如何如何。所谓草菅人命,正是司法不独立的后果。威胁的是所有人的安全。


(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