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极为混蛋”的不仅是那几个人

2010-12-18 12:37 作者:黎明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针对“12·7”渑池巨源煤业重大瓦斯爆炸事故中,下井、死亡人数一再被更改、瞒报,造成其恶劣影响一事,分管安全生产的河南省副省长史济春怒斥:“这些人极为混蛋!”(12月17日《河南商报》)

史副省长的“恨点”之一是,“更改、瞒报扯出的一连串数字,让政府的一点公信力都没有了!”当班和伤亡人数多次变更,反映出信息发布方“彻底被蒙”和“持续被蒙”的事实,而之所以“被蒙”,即官方平时依靠、相信的就是这些蒙人的人。如此,把“混蛋”安排到位并信赖、依托这些人的高级官员,有无“混蛋嫌疑”呢?

“现场有人知道,但就是不说,有意隐瞒,让这起事故变得极其恶劣。”渑池矿难性质本来就极其恶劣,谈起此事使用“事故”这个词,就已经有“淡化”的意思了。这次矿难,和天灾扯不上,本身即一桩涉及重大责任的大案,但在这次矿难过程中,还另有更大的刑事案件。初报15人当班(事实上是下井82人),这是把其他人命排除在外,也就是说,决策之下,“计划内”的最高伤亡人数就是15人———其他的人既然不存在,也就谈不上伤亡。据此,我认为渑池矿难甚至涉嫌谋杀,“在决定报上15人的数字时,谋杀罪业已成立”。匿尸灭口的动机很明显,客观上也造成了杀人后果。再加推迟矿难发生时间,藏匿伤亡者,在救援关键时刻关掉井下的监控监测,救援队只能找到假的井下图纸,管理层集体逃走……不难看出这里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灭口、毁证、脱罪的过程。若说事件性质恶劣的主要原因在于发生了严重犯罪还说得通,不过,那罪名若是“有意隐瞒”就不像话了。

史副省长还是洞察当事人心机的,他指出,“光在那儿思考在隐瞒事故的过程中如何把圈儿画圆,如何做得天衣无缝,如何把假的做得像真的一样,你还有心思去救人吗?”不错,那些人没心思救人,他们进行的努力是“减人”,尽力去“压缩事故”———当然,这种努力会带来死人白死的后果,而这个后果正是他们设计和追求的。

只要能把“圈儿画圆”,不管死多少矿工。可是,那些“混蛋”怎么会这样想,怎么会给自己提出“天衣无缝”的目标来呢?他们富有实际经验,比外行们更清楚:他们的计划并非“冒进”和“理想化”的不切实际的方案,若不出意外,隐瞒矿工伤亡的目标并不“远大”,只要“跳一跳”即可成为手中的桃子。

许多到矿难现场的记者,连一个伤员、一个矿工或家属都采访不到,这种滴水不漏的隔离与封锁的能力令人叹服。矿上没把规章制度真当回事不假,可是外界不知道,这就等于人家完全落实了规章,即便死了人,瞒下来就算实现了安全生产。具备隐瞒条件而出了意外,导致瞒骗计划流产,对瞒骗一方来说教训是有的:内部还不是铁板一块,没想到某些利益不一致的“外部人”还有一点良心。

“良心”是靠不住的。只要封锁的权力、能力还在,“混蛋”们为了不浪费瞒骗的良好环境和条件,所汲取的教训无非“加大威胁利诱力度,彻底消灭良心”罢了。又是谁赋予了“混蛋”们封锁阳光、泯灭良知的权力和能力呢?

邓小平早就阐明过,说是“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走向反面”。诸多恶性事件在事发后人们常感言“没想到那人这么混蛋”,其实,“混蛋”的背景和成因都恐怕并非仅出于个人因素,尤其那些拥有权力或官方背景的人,导致他们“混蛋”的,往往是“混蛋制度”以及“混蛋职权”。

“极为混蛋”,这是道德或人品估价定语,表达“义愤”、划清界限或有用,但这话概念不清,没有法律、行政意义上的实效。监管制度若不混蛋,混蛋到不了“混蛋位”,做不成“混蛋事”;若监管制度一如既往地混蛋,则大规模产出混蛋,“极为混蛋”的人和事必继往开来、层出不穷。

(作者系知名网友)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