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耀洁:作为中国人 心里很难过 (图)

2010-12-03 11:48 桌面版 正體 20
    小字

2010/12/02/20101202224713963.jpg
 

每年的12月1日是世界卫生组织确定的世界艾滋病日(World Aids Day),但是中国的艾滋病问题却很难得到真正的重视。因为真相仍然被中共当局紧紧掩盖着。这让中国民间的防艾滋病人士高耀洁感到非常难过。请看详细报导。

著名的中国民间艾滋病防治工作者高耀洁医生,十几年来在中国各省市乡村实地走访,了解到贫穷的农民为了有收入而卖血。但是许多人在采血和输血过程中感染艾滋病,导致艾滋病在中国农村迅速传播。

作家北明曾经讲述过高耀洁医生走访艾滋病村的一次经历:“高耀洁教授推开房门,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根草绳。这根草绳,一头拴在房梁上,另一头拴在一位年轻妇人的脖子上。这位年轻的妇人,已经上吊自尽。在她的脚下,发出声音的那个两岁多一点的小男孩,举着双手,抱着这位妇人两只脚的后脚跟,他叫着『下来!下来!』”

了解到中国艾滋病通过血液传播的严重性,高耀洁医生自费出书,介绍防治艾滋病的知识,并印刷30万册,到农村免费发送,她还通过各种方法救助艾滋病患者。

高耀洁:“大概前前后后,包括印东西,我起码花了有一百万。”

虽然自己花费了上百万元钱救助艾滋病患,高耀洁却从不接受别人的捐款,而是把自己在国际上多次获奖的奖金全部用来救助病人。

高耀洁:“大家有人也给我钱。大家也知道我不要钱。譬如印东西,有一位香港的姓张的夫妻,坚决要给两万块钱。我说好了,你给印刷厂、给出版社,叫他交给我印的东西,我都不收钱。所以我在搞这个东西的时候,政府在经济上找不到我的问题。因为是我私人的,而且我寄个东西寄个钱都有帐。”

虽然在经济上找不到藉口,但是中共当局还是使用各种手段剥夺高耀洁医生的自由。

高耀洁:“所以我今年的这些情况,一言难尽的苦,电话、电脑、所有的通信,全部被监控。最严重的是2007年,在软禁期间他们也很有手段。”

高耀洁认为,中共当局对她的打压是别人不能想像的:

“我不是艾滋病人,我也不是(艾滋病人的)家属。我跟艾滋病没关系。也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且我并没有要政府一分钱。政府对我这个态度是绝对不敢想像的。”

高耀洁医生表示,艾滋病在中国主要是通过血传播,估计中国艾滋病患者至少有一千万。这个数字接近全球艾滋病患者人数的三分之一。但是中共官方却说中国艾滋病患者只有几十万,主要是性传播和吸毒传播。这些宣传欺骗了全世界。

在国际社会关心、救助全球艾滋病患的日子里,中国的艾滋病问题却很难得到真正的重视。因为真相仍然被中共当局紧紧掩盖,甚至联合国都被中共当局的宣传手段所蒙蔽。

高耀洁:“可是中国(中共)很会造假,现在包括联合国,都说『中国是艾滋病低发区,现在救助很好。完全说假话。你要不相信你看看那些孩子。”

想到中国艾滋病患者的困境,高耀洁医生表示心里很难过。

高耀洁:“所以我们作为一个中国人,我都觉得心里很难过,非常难过。”

2009年,高耀洁医生躲开当局的监控,背井离乡来到美国,并先后出版了《血灾:10000封信》和《揭开中国艾滋疫情真面目》两本新书。

高耀洁:“我有一个希望。我希望大家能够知道这个艾滋病的真相。”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