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河蟹盛宴”喝茶记

2010-12-01 12:19 作者:qiutaiyang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前言:(本人因报名参加艺术家艾未未的蟹大宴活动被喝茶,我早就知道没有通信隐私所以给女生发肉麻短信都很注意,请大家注意,《窃听风暴》其实是有天朝版的,还是加强版),由于对方说,或者是不承认自己是国宝,那我就称呼他们为秘警,反正都是一样的令人讨厌。

有些事情是能预感到的,所以当我接到秘警的喝茶电话时我甚至很兴奋,兴奋伴随着恐惧,恐惧伴随着兴奋。这一天终于来了。我要成为一匹合格的草泥马了。

有些话我必须说在前头,秘密police们,我十分理解并同情你们的职业和大脑,你们对我的任何威胁都间接地帮我打破恐惧,包括我曾犹豫要不要写喝茶记,因为我当时还糊里糊涂地答应你们说不把谈话内容说出去,但这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不是什么狗屁国家机密,我只能说抱歉,我做不到,我必须把这件事情公开,以让我的朋友们知道,我相信对于他们来说不仅是个新鲜的爆料,或许还会引发他们的思考,为什么一个没有违背任何法律的公民在行使他的自由和权力的时候会被秘密警察盯上?或许能引发一些人思考我们生活的环境,以及我们的下一代将要生活的环境。在此,我隐去我所在的城市和秘密警察的姓,希望霹雳姐和艾婶能理解。

秘警们,你们威胁我,但我并不恨你们虽然我对你们的厌恶是真实的。我写喝茶记大家看得很轻松,实际上过程并不那么轻松,我承认,我多少有点恐惧。

去了局子里后恐惧倒是消失了一大半。对方是两个人,我没叫他们出示警官证和传唤证,法律程序上的违法了,不过我想对于他们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或者是秘密警察这个职业本身并没有多少光彩,所以也就作罢。

谈话在轻松好友的氛围开始了,对方是两个人,一人记录一人问话,记录的人偶尔插话。秘警A以诗人艾青打开话匣,说艾青是他喜欢的诗人,爱国诗人等,写出了振奋人心的诗句……之类无关要紧的屁话。然后说到艾青的儿子艾未未,说这个人就不和谐了。接着问我怎么认识他的。我答曰我喜欢他的艺术作品,A警迫不急待地说是的,比如鸟巢,他表示很喜欢艾未未的艺术作品并盛赞艾在“专业”上的成就,我差点没笑出来。接着就是反华势力那套了,估计大家耳熟能详,如果不详则翻翻近期新华日报的社论学习。由于对话过多,我无法保证我的记录符合先后顺序。

A警问:你如何看待艾未未?

我答曰:艾未未时位著名的现代艺术家,同时他也是位社会活动家,为拉动中国公民的现代公民意识的发展做出了很多的贡献。

警问:那你觉得什么是现代公民意识?

我答曰:我认为现代公民意识表现在公民的权利意识和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精神,每个公民都应该有参与公共事务与监督政府的意识。

警曰:我同意你的看法,可此次艾未未搞个什么“河蟹盛宴”,利用它巨大的影响力召唤网友抗议上海市政府是不妥的,“河蟹”暗指领导人提出的“和谐”社会,你说这是什么意思嘛?

我曰:首先,河蟹已成了很多人调侃的对象,难道警官你不知道吗?其次,上海市政府要强拆艾未未刚修建好的建筑,艾就顺势把他搞成一个行为艺术活动,这是合情合理也完全合法的,我认为没有什么不妥。

警小怒:什么合情合理?上海政府要拆他的房子那是他和上海市政府的事情,他干嘛要把大家叫过去 ?

我曰:上海市政府已经下了限期拆迁令了,这还有什么可谈的?政府要拆你的房子你有办法吗?连个协商的渠道都没有。艾把网友叫过去完全是他的权利,合法权利,就像我办什么喜事把我朋友叫到我家来玩,那是我的权利,难道还要经过政府批准?

警曰:艾有没有想过可能出现的后果?那么多人聚在一块出了事怎么办?

我问,都是一群理性和平的公民,有什么事会出。

另一个警粗鲁地说:打砸抢,那么多人聚在一起到时就会失去理智,你看前年家乐福游行就是这样的,学生目的是好的,可到后来就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

我说,别把家乐福游行和这次的聚会扯在一块,我认为家乐福游行是没脑子的人做的,你要抗议的是法国政府,你抵制一个超市做什么?

警曰:讲远了,我们回到这个事情上来,艾未未他为了自己的事情在网上把网友请到上海去,他有没有考虑过别人?如果他是在工作日搞这个活动呢?那大家还不要工作了?

我对此警的逻辑感到莫名其妙,一时间竟无言以对,太雷人了。难道他脑子里就没有个人选择自由这几个字?

警继续说,这是艾和上海市政府的矛盾,应该坐下来和上海政府的人谈谈而不是这样闹。

我曰:强拆是没有可能改变的,中国大地到处都是强拆血拆,这是一个社会现实,艾未未出于这一社会现实搞个行为艺术这是他的权利。

警无厘头了:什么强拆?都是有补偿的,你在哪见过强拆?

我又被雷住了,一个人需要一个多么stupid的脑子才会否认这样的现实?我当时还是无言以对,都忘了跟他说唐福珍以及那么多以汽油自焚阻止强拆的钉子户,还有奥运难民的代表-倪玉兰律师(一个因强拆上访被关监狱并在狱中被折磨到残废的女律师),上海世博难民,难道他不知道这些?

警继续说,不是什么都可以打着艺术的幌子的,据我们掌握的消息,艾有和西方反华势力接触,前不久还在欧洲拿一个什么奖,什么奖来着我记不住了,还被该国总统接见,回来后就更狂了(大概这个意思)。

我笑曰:艾参与公共事务已经很久了。

警不屑地说,我们掌握的信息比你多的多,你了解的信息不对称(我无语,既然这些人掌握的信息这么对称怎么还这么一副stupid的一滴儿样?)艾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但背地里却从事卖国行为。

我打断他:什么是卖国?你首先要有对这个国家利益的签字权啊!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卖?只有ZF才可以卖国,这是常识!

警对此没多说什么,又继续扯:在西方啊,人们对卖国者是最痛恨的,只有我们中国才这么宽容,你叫他(指艾)到西方去试试?一个人最起码要爱国,爱民族,眼里要有民族大义(大概是这个意思,我记不清楚了),还叫我要站在一个高度讲问题,哈哈。

对此我也懒得说什么了,毕竟我曾经也是爱国主义的受害者,但他这么一把年纪了……,我也不好破坏他的精神支柱和G点敏感度。相信西方对爱国主义有较深刻的反省,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这话是谁说的?

之后又扯了一大堆,基本上双方都不认同对方,但他们更强势,口气很硬,我也不想有什么冲突,不想不明不白地被关局子里。其实我明白他们把我叫来就是要威胁我不准去参加河蟹盛宴

终于,一位警拍了桌子说,今天把你叫过来的目的很简单,你周日不能去!

我有点急了,反问为什么?你们凭什么限制我的出行自由?我没做任何违法的事情,你们这样做拿出法律依据来啊!

警曰:我们没有限制你的自由,只是周日你不能去上海,你可以去北京去XX,就是不能去上海(自相矛盾),到时我们就有法律依据了。

我表示抗议,我又没违反任何法律,你们凭什么侵犯我的天赋人权?

一个警凶道:别在这里说什么天赋人权,这里是共产党自制!

呵呵,终于路出流氓本性了。我心里想你们还不如一开始就拿着冲锋枪指着我呢,我保证立马叫你们大爷。我沉默,表示不妥协。

警继续说,你若真要去我们也会采取措施让你去不成并且后果会很严重,我们会去你单位找你,找你领导(真他妈还跟我领导说了,我日)。

我笑笑:我相信你们有这能力。

接着,对方又问我住哪,我说不告诉你们,免得你们来骚扰我。

对方开始凶威胁我说,现在不说可以,到时候叫派出所来查什么的。我听了很不爽,但还是克制,反问,你要我住址做什么?对方说了解你的情况嘛,既然都来了,就说得详细点,还要问我双亲的名字,我坚决不说,妈的,如果你们这些人骚扰我家人怎么办?我妈肯定会以为我犯了什么事,会担心我。最后在对方的威胁下我告诉了住址,并要他保证没吊事不要来骚扰了。另一个警说只要你以后不违法犯罪……,我一听马上打断,什么违法犯罪,我过去没犯过以后也不会犯,你怎么能说只要以后不违法犯罪??

回到喝茶记,由于我一直不肯妥协周日不去上海,就拖到12点了,期间两秘警请我到楼下吃了顿饭,其中一个还很热情地给我夹菜,就餐氛围友好无比,好像忘了刚才的事。也许他们暂时脱下了秘警的外衣变成普通人了,此刻我更乐意把他们看作是刚认识的两个人,一起吃个反哈牛逼什么的,他们也是普通人,为了吃口饭为这个傻逼体制效力,平时也会抱怨生活,抱怨社会不公什么的(估计维稳费都没分到他们身上),秘警干着最脏最累的活,真是可怜。可怜的是,他们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还认为自己在促进社会进步(我听到这话时已经被雷焦了)

吃完饭回局子里,秘警又马上严肃起来了,此时我已经不想跟他们纠缠了,加之有点恐惧,就跟他们说我周日不去了。对不起,我第一次喝茶,没有耐心或者是接受了威胁,这次无法参加草泥马狂欢节我遗憾无比!

我跟他们说,枪在你们手上,我认怂,我被迫不能去。

对方估计是达成目的了,态度缓和了一些,说,你就说不愿去不就成了吗,什么被迫啊,这话说的。

我坚决说,我是被迫不能去!你们这是红色恐怖。

警没再多说什么。接着在打印出来的谈话记录上按上瘾,按了很多,很无语。记录一定要核对,警还很热情地说你自己要看过啊,这是对你的负责。搞笑的是,记录上先写我的简历和谈话过程,最后写着他们的战果:经教育后…… 直接晕倒,教育我啊,就算你请我喝一百次茶都不会改变我任何观点。

期间有个小插曲,从其他房间来了一个令人厌恶的秘警想诱我说出参加这次活动的其他人,问我是不是上海的朋友叫我去的,这种手段很恶心,我坚决否认!

第一次喝茶就这么结束了,很遗憾,我不够勇敢,没去河蟹宴,很佩服那些被威胁了还去的,我做的不够,艾婶说,勇敢的人有福了。连行自己的天赋人权都要有恐惧,我不想让我的孩子生活在这样的黑暗下,所以我今天决定把喝茶记写出来以大家分享,很有可能秘警会看到并请我喝第二次茶,呵呵,欢迎。以后如果有人被喝茶,只要离我离得不远,我愿陪他去,说到做到,此帖为证。

人总会有恐惧,英雄只是特例。如果有一半的青年人愿意关心我们的生存环境和我们的自由,那么情况就不会这样。公民社会需要每个人付出努力去推进而不不靠青天领导的强有力的政策。每次围观(非鲁迅文中的围观),参与,甚至被喝茶都是一种努力,和对黑暗的反抗,而做到这些并不难,非暴力不合作才是出路。如果每个人都想苟且那么在空中飘扬的特权总会不巧地打在你肩上并让你无处伸冤,难道你还想让你的子子孙孙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吗?一个连孩子都要毒害的环境吗?你不感到内疚? 与其如此还不如早点拿出自己的勇气,理性和行动,对强权,对不公说“不”!

你们总说,现在我们还弱小,要先生存 ,社会是很现实的,我们还是先适应吧。

犬儒和玩世不恭很容易。但一个人的觉醒和行动并不和求生存有任何矛盾,而且是一个人生命成长的必须,所以还是收起这套说法吧。你们想寄希望与飘渺的,没有人愿意用行动去改变的未来?笑话吧。

面对他人的不幸和社会的黑暗表现出不屑,这并不能表示你成熟,谢谢。别人在黑暗的屋子里点起一根蜡烛你难道能说:伙计,没用的,这屋子这么黑,这点小灯有什么用呢?并叫他熄灭,装作很享受黑暗并幻想未来总会光明的吗?

2010-11-17

草泥马 ---太阳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