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人轶事---白居易(图)

2010-07-08 16:05 作者:綠洲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白居易(772-846年),字乐天,晚年号香山居士,其先太原(今属山西)人,后迁居下邽(陕西渭南东北),唐代杰出的现实主义诗人。他酷爱茶叶,曾自称是个"别茶人"。

唐宪宗元和十二年(西元817年),白居易在江州(今江西九江)做司马,那年清明节刚过不久,白居易的好友、忠州(今四川忠县)刺史李宣给他寄来了新茶,正在病中的白居易品尝新茶,感受到高谊隆情,欣喜莫名。他的《谢李六郎中寄新蜀茶》诗,记述的就是这件事,诗云:

故情周匝向交亲,新茗分张及病身。
红纸一封书后信,绿芽十片火前春。
汤添勺水煎鱼眼,末下刀圭搅曲尘。
不寄他人先寄我,应缘我是别茶人。

诗人收到采于寒食禁火日前的新蜀茶,珍如故旧,尝新为快,即动手碾茶、勺水、候火、下末……诗人自誉为善于鉴茶识水的“别茶人”,感谢李宣知己嗜茶,将这样的珍品“不寄他人先寄我”。

早一年,白居易由长安到江州途中,写下了有名的《琵琶行》。诗人以带有热烈情感的笔峰,概述琵琶女的身世遭遇,深刻揭发封建社会摧残妇女的罪恶,同时将自己不幸的贬谪和失意的凄苦心情也倾泻出来。这首诗却又为后人留下了一条重要的茶叶史料:

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
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

浮梁,今江西省景德镇市北,从诗中可知唐时这里己是一个著名的茶叶集散地了。

读白居易诗作,不难发现诗人一生的嗜好惟诗、酒、琴、茶、“琴里知闻唯渌水,茶中故旧是蒙山,穷通行止长相伴,谁道吾今无往还。”琴和茶是诗人“穷通行止长相伴”的珍爱之物。“鼻香茶熟后,腰暖日阳中。伴老琴长在,迎春酒不空。”鼻香茶熟,操琴伴老是诗人晚年最舒心的享受。弹琴不能没有茶,吟咏更加不可少。白居易十分喜欢边品茶边吟咏。“闲吟工部新来句,渴饮毗陵远到茶。”(《晚春閒居,杨工部寄诗,杨常州寄茶同到,因以长句答之》)诗人刚收到工部侍郎杨慕巢寄来的诗作,又接获常州刺史杨虞卿捎来的阳羨茶,吟诗饮茶,兴味无穷,只可惜“不见杨慕巢,谁人知此味”!酒后醉渴,唯茶是好,“醉对数丛红芍药,渴尝一碗绿昌明。”诗人醉对红花,渴尝绿茶,其乐何如。爱诗、嗜酒、癖茶、好琴,使白居易的生活情趣丰富多彩。晚年他更离不开茶,他说:“老来齿衰嫌桔酸,病来肺渴觉茶香。”

白居易饮茶,对茶、水、具的选择配置和候火定汤很是讲究。“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最爱一泉新引得,清冷屈曲尧阶流”。他烹茶爱用泠泠山泉水,但又不惟泉是好,常常是因地制宜,选择水品。“吟咏霜毛句,闲尝雪水茶”,雪水是难得的烹茶好水:“蜀茶寄到但惊新,渭水煎来始觉珍”,用洁净的渭河水烹茶同样是珍贵的。诗人烹茶总是细心添汤勺水,静候王沸,直至“花浮鱼眼沸”,把碾得嫩黄如尘的末茶放入茶瓯,如此色佳味醇的茶饮,多想奉献一碗给自己一样的爱茶人,遗憾的是无法传递。

白居易曾辟园种过茶,那是在他江州司马时,“游庐山,到东西二林间香炉峰下,见云水泉石,胜绝第一,爱不能舍,因置草堂”(《与微之书》)。茶园便在香炉峰遗爱寺旁。他作有《香炉峰下新置草堂,即事咏怀题于石上》,诗云:

香炉峰北面,遗爱寺西偏。
白石何凿凿,清流亦潺潺。
有松数十株,有竹千余竿。
松张翠伞盖,竹倚青琅玕。
其下无人居,惜哉多岁年!
有时聚猿鸟,终日空风烟。
时有沉冥子,姓白字乐天。
平生无所好,见此心依然。
如获终老地,忽地不知还。
架岩结茅宇,属壑开茶园。
……

如此茅而居,辟茶园,听飞泉,赏白莲,饮酒弹琴,仰天长歌,诗人感到如倦鸟鸟飞返茂林,若涸鱼回游清池,颇为傲然自足。那时他“药圃茶园为产业,野麋林鹤是交游。”诗人这段生活,明人黄宗羲在《匡庐游记》中说:“山中无别业,衣食取办于茶……其在最高者,为云雾茶,此间名品也。白香山药圃茶园为产业,信非虚话。”

长庆二年(西元822年),白居易到杭州任刺史。两年任内,他钟爱西湖的湖光山色,又迷恋西湖的香茗甘泉,常邀文人诗僧吟咏品饮,留下了一则与灵隐韬光禅师汲泉烹茗的佳话。诗僧韬光与白居易常有诗文酬答往来。一次,白居易以诗邀韬光禅师到城里来:“命师相伴食,斋罢一瓯茶。”然韬光不肯屈从,也以诗答曰:“山僧野性好林泉,每向岩阿倚石眠……城市不堪飞锡去,恐妨莺啭翠楼前。”白居易只得亲自上山访晤,一起品茶吟诗,杭州灵隐韬光寺的烹茗井,相传是当年白居易烹茗处。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