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7.5骚乱”周年 新疆仍是中国第一大火药桶

2010-07-06 03:5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今天是新疆“7.5骚乱”一周年,是继1989年北京“六四”天安门流血,2008年“三.一四拉萨流血”之后,中国的又一个敏感日子。对于乌鲁木齐 “7.5骚乱”的原因,北京政府的说法仍然受到质疑,对新疆少数民族地区恩威并施的方针也尚未收到成效,新疆仍是中国的第一大火药桶。

法新社今天从乌鲁木齐发回的报道指出,中国政府加强了当地保安措施,内紧外松,乌鲁木齐表面上生活秩序照旧,商店开门,饭店营业,清真寺接待大量的维吾尔人祷告,但明显的加强了安全保护措施,市区仍然笼罩着紧张和恐怖的气氛,当地居民不敢接受采访,担心遭到当局的报复。但他们匿名证实,当地政府和警方告诫维族居民和汉族居民,“7.5”这天不要出门上街。警方挨家挨户查收尺寸较大的各种刀具,以免出现暴力冲突时有利器伤人。警方还在乌鲁木齐市区以及周边设立了防护栅栏,防止外地的人员进入市区以及市区敏感地区。

据中国的官方数字:有197人在一年前的骚乱中丧生,1700人受伤。关于骚乱的原因,中国官方一直指控是境外的分裂主义组织煽动策划去年新疆 7.5事件。对参与7.5事件的人给予司法判决的至少有两百人,26人被判死刑,其中9人被执行死刑。但据逃离中国大陆的一些维族人向国际人权团体反映说:当局滥用武力,大规模抓人,很多人失踪,或在监禁中受到虐待。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在新疆乌鲁木齐骚乱事件发生一周年前夕的7月2日发表一份调查报告,报告收集了在骚乱发生之后逃离中国的维吾尔人提供的证词。国际特赦组织现在要求中国政府对去年75骚乱允许展开独立调查。

法新社从华盛顿报道,流亡的新疆维吾尔人大会主席热比亚指控中国继续逮捕维吾尔人,并以反恐或破获恐怖分裂主义组织的理由抓捕维吾尔人。热比亚表示,由于中共当局封锁消息,加上新疆居民生活在紧张和恐怖的气氛之中,目前很难准确提出被关押的维吾尔人数。

“7.5骚乱”之后,在严厉镇压的同时,北京也在内部检讨其少数民族政策,撤换了长期主持新疆政务的王乐泉,以张春贤代替。恩威并施,“硬的更硬,软的更软”。一方面与巴基斯坦联合进行军演展示武力打击疆独的决心,在乌鲁木齐安装4万个“鹰眼”监控市面治安,另一方面推出在新疆投入数十亿美元进行现代化建设计划,要“快速跳跃式”地发展新疆经济,承诺改善维吾尔居民生活条件,建设深入草根阶层的社会服务网络,为贫困维族家庭提供协助。政府宣称将对每一个新疆家庭进行分析,如果有任何家庭处于全家失业状况,当局将为其中一人安排工作,对维族大学生则提供就业帮助。中国主席胡锦涛表示,新疆的主要矛盾和中国其他地区一样,是经济发展愿望与现实发展不足混合引发的。实际上等于承认新疆的社会和经济问题才是骚乱的主因。

“7.5骚乱 ”一年后,乌鲁木齐市民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日常生活秩序已经恢复正常,但对今后的前景感到悲观。一些汉族居民说,还准备应付更为糟糕的情况。这些迹象凸显新疆的汉族和维族等少数民族的矛盾仍然严重,不论是被边缘化的维族人,还是经济实力雄厚的汉人都仍然感到不安全,因为新疆仍然是一个火药桶。

据英国卫报(Guardian)今天报道,他们采访了北京持温和立场的维族知识分子伊力哈姆.土赫提(Ilham Tohti),他表示:虽然在维族社区,谈论的主要话题就是一个:失业与贫穷。但他不认为金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信仰伊斯兰的维族有自己的历史、语言和文化。土赫提提认为,新疆的经济发展比中国很多的省都要好,新疆主要的问题是不平等,在新疆的汉族雇主对维族人存在歧视。在语言问题上,维族人处于尴尬不利地位,不学汉语就找不到工作,但在新疆完全说汉语,维族人又感到自己的民族文化语言受到歧视。不少人建议提出在新疆的汉人学习维族语言,实行两种官方语言。而中国内地资本向新疆大举投资后,新疆一些地区,已经出现地价飞涨的问题。这并不符合新疆人的长远利益。

总之,光靠简单的“恩威并施”,而不去解决新疆的深层次多重矛盾的话,新疆将仍然是中国最大的火药桶。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