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加拿大入籍记:彷徨又惊喜

2010-06-30 22:55 作者:夕子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很有趣,老爸老妈一直坚定地认为,我一个人孤身在外、孤苦伶仃;现在年轻还有一双手可以打拼,等到老态龙钟的时候,无人依靠,会比较凄凉。老爸老妈认为,如果我入了加籍,等到老的时候,会有比较好的保障,这样他们也就放心了。

于是乎,每次打电话给我,都会试探地问,怎么样啊,你申请入籍了么?现在是到哪一步了?

去年我写了一篇文章-《入加籍后,你是否依然爱我?》讨论的是双重国籍的问题,这篇文章没想到在大洋彼岸爸妈的饭桌上引起轩然大波,一个星期内接到老爸的几次电话,苦口婆心劝说我,放弃挣扎,要坚定入籍的信念。

其实入籍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和吃冰激凌或者说喝杯啤酒一样非常自然的事情。因为太自然了,所以居然马虎到错过第一次的入籍考试,然后等待了一年多后,直接见的移民官;胖胖的移民官对我说,今年是最后一年啦,他马上要退休了;与幻想中的严肃正式完全不同,与胖移民官东拉西扯地拉家常之后,口头上答了一张卷子,入籍面试就结束了。离开的时候,移民官拍拍我的肩,对我说:“我希望可以有一个像你一样的女儿。”看着这个和老爸差不多年纪的有着红脸蛋胖鼻头的移民官,忽然有些感动,希望他的晚年可以舒舒服服,开开心心的。

关于具体程序,有人比我写得仔细,我的好朋友ERIN在她的博客里写道:“进了移民部礼堂,先是查我的文件。移民卡收走了,移民纸上盖了大大的印,此人已经不再是永久居民。

按分配的座位坐好,家属可以坐在礼堂两侧的座位上。两个大屏幕在播放加拿大的风土人情。各行各业,各种笑靥。有人的风景果然最美。我看得有点眼湿湿。以人为本,真好。一点也没有对政府的丰功伟绩的吹捧。大家好,就是真的好了。何用画蛇添足?

典礼开始。主持人是一个年轻的姑娘,操英法双语让我欢迎法官大人进场。法官大人大约讲了一个小时的话。大部分说的是成为加拿大公民,要为社区作贡献云云。虽然有点重复,但实实在在,让人觉得成为这个社区的一份子,会被别人照顾,也会照顾别人。也许这才是中国正在追求和推广的“和谐”理念吧。参加仪式的人们共来自二十二个国家。看着一大屋子的不同肤色的人用不同的语言跟旁边的亲人说话,感觉像参加一个联合国的会议。

整个典礼,比想象的要好。不是单纯的走过场,而是学到了一些东西。身份的转换,变得没有那么重要。是哪个国家的公民,就首先要尊重哪个国家的国法家规,以及这个社会中的人,就好了。没必要把自己洗脑,把历史忘记。祖国永远是祖国,没有任何事物能改变你的血脉.”

和ERIN一样,整个程序里最让我感动的就是大屏幕放的加拿大的风土人情,忽然觉得非常感动,眼眶湿湿的,来到这片天空下5年的时间,真的非常热爱这里。

热爱这里的单纯、可爱,热爱这里的直率、热情,热爱这里的勤劳、乐观,热爱这里的善良、勇敢。最后法官大人讲到:“我希望你们可以热爱你们来自的国家,同时,也会热爱加拿大。”

这样的宽容才是好。

意外的惊喜是,主持200多人入籍仪式的法官大人居然是给我面试的移民官,他在给我公民卡的时候,俏皮地向我眨眨眼,“Welcome to the club, are you ready going to the party?”

Yes! I’m ready!!!!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