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美女救老汉

2010-06-07 23:08 作者:洪美麗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人说英雄救美女,而我想说的是美女救老汉。

那是20世纪80年代末的夏季,我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一天,阳光灿烂,心情爽朗,我实在无法闷在办公室里,便悄悄下楼准备用小吃犒劳一下自己,要知道我那时刚刚出校门,还改不掉一些孩子习惯呢,更何况今天发工资了,还有一张新出的百元大钞呢。

刚从六楼下到二楼就听到有吵闹声,于是循声过去,却远远看到一群壮汉在胡噜一位老汉,走近一看这些斯文的壮汉们似乎并不想伤害老汉,而老汉对这些斯文的壮汉们却绝不留情,抓住机会就狠狠的一拳,这样一来他们里可就有手重的了,眼看老汉要吃亏,我勇敢地走上前去大声喊道:喂,喂,都别动,人说英雄救美女,今天我可要美女救老汉了。我可是习武出身的,哪一个气大的先出来比试比试,单练!

所有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我这一边,当众人都放手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老汉还隔着办公桌揪着另一个老汉的脖领子呢,而这个被揪的老汉何等了得,他正是新上任的好几百人的院长,堂堂一个正厅级干部啊。

我感到事情不妙,要惹麻烦了,可事已至此,只好硬撑着救人救到底了,于是继续装腔作势大声地说:“你们都不出来呀?那老人家跟我出来,我请您老人家吃饭去!”院长这才缓过劲来,对壮汉们说:不会有事的,你们几个都先出去吧。

壮汉们退出来了,老汉却拉着我让我给评理。

原来,他是一个老右派,上了毛泽东引蛇出洞的当,那年月,哥几个凑在一起干点儿啥不好,可他们偏偏要心血来潮给党提甚么意见,这不提到监狱里去了,关了八年出来了,两个儿子,一个儿子自杀了,一个儿子神经了,老伴也改嫁了,这可如何是好?继续找上级落实政策,却被定为历史遗留问题,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无奈性急,揪起院长的脖领子来了,被办公室工作人员制止,恰巧被我看见了。幸亏这院长还够理性,知道老汉似乎有很多委屈,才没让这群壮汉们真的对老汉下手。

而我还以为是校园暴力呢,哪成想是科学院的暴力呀?这个理让我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毛孩子可咋评啊?可是不评也不行啊,没有第二个人哪!没办法,我只好当一回湖涂官了!

于是乎,我只能装模作样地开始问话:
新院长,你上任新月未满却带领办公室人员在院里打架玩,成何提筒(体统)?
老汉,您找院长解决问题,不但不好好说,反而揪起院长的脖领子来了,成何提筒(体统)?
办公室的斯文壮汉们,你们那么多人胡噜一位老人,成何提筒(体统)?(当然,他们没有人去打老汉,只能制止他对院长动粗,其中有人还着实挨了他一拳)。
新科研人员(我自己),你一个新职工,不在办公室好好工作,却溜出来买东西吃,买东西吃呢也就罢了,遇见问题不绕着走却跟着瞎掺和,成何提筒(体统)?
结论:各打50大板!

说来奇怪,我这湖涂官判的湖涂案却没有人鸣不平,也许是被我这个突如其来的小毛头的怪异行为吓到了,大家都默不作声。

后来老汉开始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向院长诉说起了他的苦楚:唯一的精神病儿子没有钱看病,家里不能有火,不能有水,以免他出意外,老汉只能夜晚趁儿子睡觉时做一份打更的工作以维持生活,苦不堪言呢,我一边为他擦泪,一边也不觉的落下泪来。就这样,堂堂一个院长办公室外,刚刚还是一个打架的屋,现在又变成了一个哭的屋,谁之过?是政策错了,可是那时候不敢说。还是院长有工作方法,让老汉先写一份材料交上来,开会时研究,为他解决困难。

而我这个工资最低的新职工的解决办法就是将自己的一张崭新的百元大钞送给了老汉,以暂时解决困难(当然是偷偷送的)。

就这样,我这个弱美女从壮汉手下救了一次老汉,救了一次坐了八年冤狱,无非诉讼、无法排遣的老汉。今天想起当年的事我仍然心痛、心动。老人家,您可安好!您可知道在今日历史真相一个一个揭晓的同时,有很多人仍愿意倾听您的故事、您的辛酸,为您讨回公道!

中国首发 转载请注明

来源:看中国来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洪美麗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