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艾约:儿嫌母丑

2010-06-05 06:33 作者:·艾 约·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三年前,我在一所美国小学做义工,在辅导一个十岁的孩子时,她好奇我的中式上衣,我趁机想给她灌输点中国文化。结果,还没有等我讲完,她急急地打断我:“你是从中国来的?”我说是。她又问:“听我爸妈说,中国是共产党政府,是真的吗?”我点点头,说是的。小女孩停了一会儿,接着又问:“那你真的是从中国来的吗?你那么好!”我有些哭笑不得,不明白为什么好人就不能从中国来。我很奇怪小女孩心目中的中国形象。小女孩说: “我以前不知道中国,是有一天我父母在饭桌上,谈论现在美国的大多数日常用品都是中国生产的,东西这么便宜是因为那儿人很多,人力很便宜。听说有些产品还是监狱的劳改犯做的。议论到这儿,我爸爸就说,那还是个共产党统治的国家,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我第一次知道中国还是个共产党国家。”她说,她以前只知道前苏联和越南是共产党国家,是从历史故事书知道的。她对共产党国家的全部印象是,很穷很落后,人们没有自由,最可怕的是随便抓人杀人,而且杀很多人。

面对一个眼睛里清澈如水的十岁的小女孩,那一刻,我无言。而且居然有一种从小被灌输的最不该有的很强感觉,嫌母丑了。更难让我释怀的是她从历史书中读到的不是谎言,而是事实。唯一的希望,是她不要把我也看成是随便抓人杀人的魔王就行。

“儿不嫌母丑”,不仅是从小被灌输的观念,也是一些网友对我的善意劝告。因为我的有些文章让他们读到了母丑,又因为我侨居海外,也让他们读出或推测出我有嫌母丑的意思。不幸的是,我确实经常“嫌母丑”了。

当看到那么多充满理想和浪漫情怀、其人生才刚刚开始的学子们;那么多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父母亲、或本该花前月下耳鬓厮磨的丈夫妻子们,因为为民请愿或为国请缨而死在自己国家的枪下或身陷囹圄时,我嫌母丑了。

当看到本该承欢父母膝下、本该坐在教室里诗词歌赋、或和同学们驰骋在足球场的学龄儿童,却满脸漆黑五官不分地从山西黑窑走出来时,我嫌母丑了。

因为救人而舍己的湖北大学生们,本来有机会重返校园,却因为等着尸体赚钱而被捞尸船见死不救而舍身。在谈定价钱后被捞尸者们像拖一条死鱼一样把学子们拖上岸时,我觉得丑陋极了。

四川地震中孩子们死于豆腐渣工程,强制拆迁,毒牛奶,注水肉,地沟油,华南虎,躲猫猫,俯卧撑,湖南小白宫,重庆黑社会,杭州欺实马,北京圈地运动,上海钓鱼执法,广州飞车抢劫,连环刀砍幼小的孩子们,等等,每件事都让我觉得其丑无比。

“家丑不外扬”、“儿不嫌母丑”一直是中国人的传统习俗或美德。其实,我一直反思自己为什么缺失这种美德,也在反省自己是不是不该丢掉这种传统。直到有一天的所见所闻,让我突然明白自己的这种“缺德”的从哪儿来的以致“缺德”得那么理直气壮。那是因为为数不少的滞留海外的中国公民,或要求延期中国护照在中国使馆遭到拒绝,或滞留机场不被允许入中国境,或即使是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因为曾经被打入“儿丑”的另册,也不得落故土为安…… 意思是,中国,不欢迎某些中国人!他们不受欢迎是因为他们不美,他们不美是因为他们老要说真话。对付这种不美的人,还有个好出处——号子或突然从地球上消失,永不得说话。说真话的人不美招人嫌弃,老实不说话的似乎也被打入丑的另册。一纸户籍纸上赫然写着三六九等人。几十年来农民不允许入城居住,只能面朝黄土背刻贱民;多少年后入城的农民工不仅没有同等的工作、子女受教育、居住、医疗、福利等的机会,而且还会像难民一样随时被遣送回农村原籍…… 我说我怎么这么嫌母丑来着,原来,我们的“母”不仅嫌我们有些人丑,而且有能力以丑相待。

同一天,我问美国小女孩,爱美国吗?她说很爱美国。她跟父母去过欧洲、南美及亚洲的日本、南韩、新加坡等国家,但还是觉得美国最好。爱美国什么呢?她说,美国有他父母家人,还有老师同学朋友,很爱他们。那美国有没有不好的地方呢?小女孩说,有啊!我父母经常说美国政府很坏,乱花钱,到处打仗。我爸很不喜欢总统布什,老骂他是个evil person,说下次选举一定不选他。他们还说,美国有些人是疯子,拿抢在学校乱打人。还有人很坏,偷别人的孩子去卖钱,他们让我在外面小心些,不要跟陌生人说话。

连一个小女孩都知道,爱一个国家是因为她所爱的人在那儿,她爱的人也爱她并且有能力爱她。某一天她长大了,她会明白,爱的能力是爱一个人包括爱自己的前提条件,这种能力包括能得到基本的温饱、安全和尊严。如果连这种能力都被剥夺了的话,爱这个国家还有理由吗?可是,中国有无数人被剥夺了这种能力,却还被 “儿不嫌母丑”的传统“美德”深深感染着。

其实,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有其丑陋的一面。一个小女孩都明白,爱一个国家不等于要掩盖丑陋而美化一切,或更可怕的,甚至美化丑陋。多少丑陋和罪恶就是在“家丑不外扬” 和“儿不嫌母丑”的“美德”下大行其道的。我们都明白,我们身上有的毒瘤是几千年前就种下了,缘何几千年来还留在身上?其实就是被我们的“儿不嫌母丑”包容百病了。

只有更多的人看到了丑明白是丑最后嫌丑了,社会或国家才有可能变得美好。可是,我们这个国家只有一只金喇叭,在政府手里,从金喇叭里吹出来的多是经过改写的美仑美奂的颂曲。我们需要点真实,哪怕是丑陋的甚至是残酷的。直面丑陋需要勇气,“知耻而后勇”就更加难能可贵。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