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看着老妈的背影渐渐消失

2010-05-16 00:1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来澳洲8年了。今天第一次触碰到心底里的那种永远不敢面对的漂泊感觉。

老妈跟一大帮朋友来澳洲新西兰旅游,途径悉尼2天。这是她第三次来悉尼看我了。一年半没见,她又老了不少,行李严重超重,几乎全是给我买的冬衣西装衬衫领带袜子内裤,还乐呵呵的说这次这么多人一起来超重都没罚钱...这2天跟女朋友一起开开心心的带着一大帮中年妇女吃喝玩乐。

直到我把老妈送到机场的一路上,她坐在后座一路无语,
我说,妈,怎么了。
妈说,没什么,欣赏景色。
我说,别难受,这八年离离别别的你肯定都麻木了。
妈说,是的,我习惯了。
......

8年前爸妈把我送到香港机场,我直接就往禁区里面跑,爸在身后不停叫我名字我头都没回。我害怕如果看见他们哭的话,我会崩溃,我就走不了了。后来半年后第一次回国听爸说,整个五一长假期,妈难受得都没下过床...

当导游把他们集体check in完之后领到通往机场禁区的那扇万恶的自动门前,妈还是忍不住了。

我狠狠地抱着我妈,用拇指摸着她的眼泪,妈,我今年一定回来过年。

妈没说话,肩膀一直抖着,我看到其他阿姨们的眼睛都红了。

纠结,真纠结。

我不停咽着口水,把那一团堵在胸腔一直往上冒的东西吞下去。

因为2002年4月27日早10点50分,17岁的我第一次踏上这片世界尽头的土地时候,我对自己说过,我不会在这个岛上流一滴眼泪。

看到妈提着包包,一步三回头的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挥着手渐渐的离开我的视线,突然消失在那长长通道的尽头,该死的自动门砰地关闭,我的手心冒出了冷汗,一股强烈的漂泊感让我猝不及防,胸口堵着的那团东西换成了我大口大口喘的粗气。。。

呼吸过度脑子缺氧的时候,猛然醒悟到,或许我真的不属于这里。或许我在被得到的一点点成就所欺骗的同时,我正在不知不觉的失去更多无法弥补无法挽回的东西。。。
 

来源:网文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