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杀不了贪官杀孩子 反社会心理酿校园凶案

2010-05-13 14:3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最近一个半月,中国大陆接连发生多起校园凶杀案,这么密集的以幼儿为伤害目标的暴力行为,在全世界非常少见,各界在关注大陆校园安全的同时,不禁要问:中国究竟怎么了?

的确,今天的中国大陆,已经与过去大不相同。改革开放之初,大陆经济社会发展尚在起步,民风相对保守素朴;但经过30年来的变化,如今已蜕变为手握逾兆美元外汇存底的经济大国,各项建设快速推进,连奥运、世博都举办了。

但是,在光鲜亮丽的经济表现下,由于民主法治的滞后,文化教育水准的不足,却也积累潜藏许多矛盾,民间不乏怨怼之气,在缺少宣泄管道的情况下,遂成为反社会行为的温床。

这种基层的不满心理,近几年早有反映,其中一个症兆就是:群众抗议事件此起彼落。这些事件的起因,通常是房子被拆迁,得不到公平的补偿;土地被征收,家庭生计无着;被贪官恶霸坑陷,没处申冤。然而,前仆后继的抗议,通常以被压抑而告终,中国政府至今没能建立足以弭平愤怒,纾压解怨的政经社会制度。于是铤而走险,刀起血溅的乱象,就此起彼落,纯真的幼儿,无辜成为泄愤对象。

回顾今年3月份以来,大陆校园层出不穷的血案:

3月23日,福建南平医生郑民生,在南平实验小学门外狂刺小学生,造成8死5伤。

4月12日,广西合浦县西镇小学门前,一名精神病患在小学生放学途中追砍,2死5伤。

4月28日,广东雷州一名农村教师,闯进小学乱砍滥杀,19人受伤。

4月29日,歹徒闯进江苏省泰兴镇中心幼儿园行凶,杀伤32人,其中5重伤2生命垂危。

4月30日,男子王永来闯入山东省潍坊市尚庄小学,用铁锤打伤5名学生后自焚。

5月12日,陕西省南郑县林场村幼儿园遭吴焕民持菜刀闯入,杀死7名学童和1名教师,还造成11名学生和1名成人受伤,其中2名学童重伤。

江苏泰兴凶案嫌犯徐玉元承认,是为了“向社会报复”而行凶;大陆一些社会学者也认为,“社会两极分化严重,凶徒不满社会,以小童作为报复对象”。充分显示此类案件背后,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因素。

这并非危言耸听,几位网民的看法说得明白:

“这世道太乱了,可悲可恨,还是贫富差距,社会矛盾的原因”。

“事情总是有原因的,我们的政策,制度的健全。弱势群体的现状,根本感受不到幸福。改革开放以来有的人上了天堂,有的人还在地狱,和谐从何谈起”。

“杀幼死罪,应当立即执行死刑。是什么原因导致杀幼?他为什么不想活了?有关部门就要考察了。老百姓为何‘找死’?若不能从源头上解决问题,恐怕更大的麻烦还在后边”。

“‘和谐’不能只是‘官样文章’。要为百姓办实事,必使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劳有所酬、有冤能申、有理得评...百姓安居乐业,才是太平盛世。如若百姓住不起、医不起、娶不起、嫁不起、讼不起,积滞久,则陈胜矣”。

“政府暴力拆迁无视老百姓实际困难,人民无处投诉。政府说一套好听来欺骗老百姓,结果怎么能这样悲剧出现。希望政府能够真正改善与百姓关系”。

还有一位网友谑称“有本事杀几个贪官看看”,但另一位网友指出“他要杀得倒贪官, 就不会杀小孩了。现在的社会都是欺善怕可的,想改实在太难了”。

至于中国当局推出的校园巡警保安措施,网友直指“警察不可能一直守在学校门口,当警察撤走了,如何确保校园安全?”

从这些网民留言不难看出,对凶徒固然应绳之以法,但化解积怨,杜绝后患,更不能忽视。很明显的,当前中国社会底层的确是在躁动着,当局在强调“和谐社会”之余,不能只是沿用“正确舆论导向”、“高唱主旋律”、“加强专项治理”的陈腔旧套,而必须思考如何加快创新可长可久的体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