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海外游子:美丽樱花撩起我的乡情(组图)

2010-05-05 15:0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多伦多市中心最大的公园High Park,占地约1.6平方公里,地位堪比英国伦敦的海德公园,或者美国纽约的中央公园。

不过与我所造访过的这两个公园不同的地方是,High Park不是平铺直叙,而是层次高低参差,丘陵、湖泊、花园、草坪、原始森木错落,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区域仍保持着原始的自然地貌,有山林幽幽的立体感。此外还间插着一些文化教育及体育设施、儿童乐园和微型动物园等,是市民们不用长途跋涉到荒郊野外便可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High Park一年之中最热闹的时候,当属樱花盛开的季节,每值春季,内中的樱花树花开如海,吸引着无数的游人前来观瞻。一般赏樱的时节是在四月底、五月初,今年由于加国的冬季气温偏暖,春天又相对地提前到来,樱花开放的时分自也欣然早至。于是我们不失时机地于周日前往,一睹公园灿烂樱花的绝佳风采。

车子行驶在Bloor街上,离着公园还挺远呢,就开始蹒跚爬行了,我意识到一定都是前去赏樱的车流致使了交通堵塞。只好跟着一点点地挪行,将近High Park了,发现确实不错,被我言中了,于是我们决定折进附近的小路,泊车在居民区,而不鱼贯入内园子中苦寻车位,因为这外围的阵势已经充分显示了园内将无处栖车。

果不然,当我们弃车步行进了公园之后,长蛇般的轿车列队蠕动着,许多“绕树三匝,无枝可倚”,停车场早已满满的了。很多部车子只好违规停在路边上,一辆接一辆的,但是旋即就被执法人员贴上罚款的黄条子,也是一张接一张的。路过的我们庆幸自己没有放车陷入这恼人“酱阵” (traffic jam),算是明智之举,此刻安步当车实在是省心。同时也告诫自个和各位看官,再来观樱的时候,要么起大早赶早”,要么骑着单车,要么乘坐地铁,最好不要凑开车入内的这种烦人的热闹。

High Park中的樱树林子,主要位于公园西侧的斜坡一带,这里有层峦叠嶂之势,下衔着湖水和小园林,上毗邻着原始的林灌,层次分明。此时樱花刚刚绽开,还有些含苞欲放的,满枝头白花花的一片,透着淡淡的粉红色,晶莹剔透,如雪似霜,有那么一点当年我在苏州看梅林“香雪海”的意味。

而脚下绿茵伸展,曲径盘绕,头顶蓝天覆盖,白云衬托,愈发显得好看。樱花树是先开花、后长叶,在万木尚未返青之际,它先一树银花,与此时仅有的初开的郁金香花、迎春花交相辉映,带来春天的盎然生机。待到山花烂漫时,它又绿意满枝,作为齐放百卉的绿叶铺衬,在郁郁葱葱之中迎风微笑,体现了“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的谦谦风骨。

如此多娇的美景宝地,自然是游人如织,特别是周末的缘故,可以说是人满为患了,这在国外的旅游景点实在是不多见的,可以想象此处景致风光的不一般。比比皆是阖家扶老携幼来的,让我想起了以前在国内赏樱时的拥挤情形。公园里处处荡漾着欢声笑言,不断听到国语的乡音,声声入耳,不觉亲切,华人队伍在景点也不失浩大,由此略见一斑。

平日里加拿大地广人稀,这时候却人气荟萃,人山人海,毕竟是大都会、人人都来争睹花容芳色。你瞧那急急抓拍,抢占佳境的阵势,男女老少个个忙得不亦乐乎,好像那花儿会转瞬即逝似的。当然也有不少人闹中取静,就地在树下横七竖八地坐、卧着,谈笑风生,细细品味着枝头花朵的万紫千红、身旁游客的千姿百态,悠然自得。

信游纵览之际,我的思绪也没闲着:樱花属于日本的国树或者国花了,高园的这□樱花树林,系51年前日本驻加拿大的大使,代表东京市民赠送给多伦多市民的两千株樱花树的一部分。后来的岁月中,日本人又不断地赠送樱树,使得加国别的地方也都多有栽植,如多伦多大学图书馆周遭的那些,衬托着鲲鹏展翅外形的馆楼,愈加雄伟壮丽。让大洋彼岸的美洲人能够足不出国,就能欣赏到亚洲岛国的象征树花,实在是不错。

我也许与樱花有些缘份吧:故乡青岛,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从德国人手中倒给了东洋人,在风景秀丽的汇泉公园一带,殖民者们引种了两万多株樱花树,以便“乐不思蜀”,据说是除了东瀛本土以外最多樱花的地方。少小时我们家每年都去公园踏青、观樱,众多的单樱花和双樱花的姿色各有不同,配着行行的桃李、海棠等花树,成为“东方瑞士”的另一道日式的靓丽风景线。

出了国以后,我又曾旅居工作在美国的新泽西,在该州最大的城市纽瓦克,有一个枝溪公园(Branch Brook Park),种有两千多株樱花树,比着名的华盛顿特区的樱花树数量还要多,我一家周末常去那儿消遣游玩,可惜花园没有“京畿重地”的打理得那么好。这是因为后来我们去过一趟首善之都,见识了杰佛逊总统纪念堂(Jefferson Memorial)周边的那些樱花初春的景色、所得出的大致印象结论。

如今定居多伦多,加拿大第一城竟也有这么一处洞天福地,可以每年前去尽赏樱花的倩影美姿,真是上帝的恩赐眷顾,教海外游子的我,因着这美丽的樱花常发思乡、怀旧之幽情。

蛮有趣的是,域外这些凡是有密集栽种樱花的都市,都会藉此举办个“樱花节”什么的,例如上述的三地,或叫本地人消受,或吸引外地人前来,不论是出于享受天赐的大自然美景的外延,还是“观光搭台、经济唱戏”的内涵。惟有咱们多伦多的这High Park是个例外,并没有官方举办的正式盛会节日。

不过,每当这个时节来临之际,电视报章等媒体也不缺造势,提醒民众这一盛时,照样引得无数市民趋之若□、前来High Park“竞折腰”,不啻是另类过节--不叫“樱花节”的樱花节了。

然而,就像在加国旻天赏枫一样,春季观樱也得抓住时机,在恰到好处之时翩翩而至,才能捕捉到唯美理想的境界而淋漓尽兴。好在樱花花期大约一周多点,不至于像“昙花一现”那么难以把握,而且High Park近在咫尺,去时交通方便,大多市的人们一般是不会错失花机的。

樱花,就跟日本的红枫差不多,作为一种植物“信使”,近代来渐渐地传遍了全世界,确为全球各国的人所喜欢。一看到璀璨的樱花、常红的袖珍枫树,人们情不自禁地就联想到日本国来,这也不失为大和民族“耀树扬花”以传递“国威”的另类精神手段吧。

来源:网文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