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官场笑话 官员媚功了得

2010-01-28 04:53 作者:周晓辉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十几年前,听朋友讲过不少中国官场上的笑话,让我首次领教了中共官员献媚的功夫是如何了得,其中有两则至今记忆犹新,

一则讲的是某日朱镕基到徐州视察,看淮海路夜景时,随口说了句霓虹灯被树遮挡住了。于是徐州当局一声令下,将淮海路两旁种植的梧桐树全部砍光。徐州市民怨声载道,一些市民联名向朱镕基上书。朱随即叫秘书致电徐州当局,称自己并没有让他们伐树。可惜,一切为时已晚。在许多中共官员们的眼中,揣摩好上级的心思是至关重要的,什么老百姓的利益,什么环境保护,根本是一钱不值。在乎老百姓的利益,能升官,能发财吗?

与之异曲同工的故事是时任山西省委书记的胡富国,某日去忻州地区考察。看到当地晚上一片漆黑,就说了句忻州应该亮起来之类的话。于是乎,忻州当局下令全市各单位晚上要亮起来。就在各单位抓紧买灯泡、在楼房上相继安装霓虹灯之际,突然传来了邓小平的死讯。忻州地区的"亮起来"计划就此泡汤,只是不知浪费了多少钱。据悉,忻州在山西还算是个比较贫穷的地区,就为了"胡书记"的一句话,忻州地区就随随便便花掉了不少银两。大概忻州地区的官员们想,花几个钱算什么,反正不是花自己的钱,只要"胡书记"高兴就好。

从这两则典型的事例可以看出,中共官员们之察言观色的能力、之媚功已经是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此类官员不是少数,而是遍及中国各级政府部门。为了头上那顶乌纱帽,为了官位能顺利升迁,全力逢迎上司是在所不惜。不仅招待上包括吃喝玩乐要尽善尽美,言语上善于恭维,而且还要能揣摩出、了解到上级领导的心思。喜欢古董的,送些名贵的古玩;喜欢土特产的,就送些虎骨、山参、雪莲;喜欢游玩的,就安排去大好河山尽情挥洒-------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对于领导随口的小意见,即便是不合理的,也要奉为"圣旨",宁可做过,也不要置之不理。如徐州当局以超快的速度砍了梧桐树,朱镕基知道了又能咋样?马屁虽然拍错了,但是追根溯源谁之过?

窃以为,中共官员的谄媚功夫主要体现在媚权方面。媚权,指的是"讨好有权力"的人。因为政治上握有权力的人,当然主要是指官员的直接领导者,可以切实地影响到他们的仕途。一言不慎,一行不慎,都会让官员们梦断仕途,因此只有那些具备相当谄媚功夫的人才会仕途平稳。当年江泽民手提蛋糕在中共元老李先念门前整整站了四个小时,可以说是将媚功发挥到了极致,从而也得到了巨大的"回报"。而那些不善于此道,或不屑于此道的官员,只好郁郁寡欢或者自我排解了。

算来媚功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听上级的话,自己往沟里跳,从而取悦领导;一种是用花言巧语把上级带进沟里去,还让他爬不出来,从而获得彻底的安全。前一种简单实用易学,后一种难度大时间长,能达到这种程度的"高手"并不多。

在中国这样一个缺乏有效制约机制、一党独裁的国家中,媚权早已成为官场上一种普遍的现象,人们早已见怪不怪。但是奇怪的是,就在以廉洁政府、良好治安、自由的经济体系以及完善的法制而闻名于世的香港,却在1997年回归中国后,频频传出官员违反香港法律法规而听从中共中央政府指示的丑闻。不久前,港府入境处更是以极为牵强的理由,拒绝颁发给美国神韵艺术团技术人员入境签证,使其被迫取消了在香港的七场演出。

想必这次港府相关官员一定又被中共中央政府提前"关照"了。这些由中央政府任命的官员们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亦如大陆那些官员一样,哪管什么法律,哪管什么百姓的利益,只要让自己的主子高兴就好。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大陆官场上的媚功已在香港生根发芽。当港府的官员都修习媚功时,香港的法制、自由、民主就危矣。香港还是曾经的香港了吗?由此可见,中共的破坏力有多么巨大。

事实证明,在专制制度下,谄媚已成为一些官员的理性选择,因为只有学会讨好上司才能自保和提拔。如何不让官员们修习媚功?就目前而言,似乎还找不到比民主政治更为理想的选择,只有当官员的前途命运由民众决定时,当官员谄媚的对象由上司变为民众时,才真的会让官员们有"临深履薄"之感。既如此,大陆和香港的民众为何不一起努力抛弃中共专制?当如是,国之幸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